20、抓重点(1 / 2)

特别观星

第二十章

上课铃响起,盛夜行回教室就把篮球扔进袋子里,再把篮球袋挂在板凳后边儿。

接着他开始翘凳子腿。

盛夜行扯开了凌乱的领口,换下汗湿的衣服,把校服揉成一团塞脏衣袋里放进抽屉,准备下课拿去洗衣房洗。

他偶尔控制不住力气,搞东搞西的声音太响了,难免有几个女孩儿会转头多看他几眼。

眼神中多少带一些倾慕。

路见星不太能理解这种眼神,便跟着那几个女孩儿扭头去盯盛夜行,往往盯得盛夜行差点儿呛着,特不自然地咳嗽一声,“看什么呢?”

“看什么呢。”

路见星重复一句,像在问自己似的,说完又转回去。

“……”

又卖萌?

盛夜行想捏他脸的手停在半空,决定还是少给路见星招点儿关注。

大家都是青春期了,谁没个喜欢的人?

盛夜行属于“帅且自知”的类型,明白为什么每次自己打球总有女孩儿送水,也明白为什么经常夜里有女孩儿给自己发微信问一句“睡了没”。

除去躁狂症这一栏,盛夜行在校园里就属于“全能男神”,武力值和双商都在线,少不了去吸引各种各样的目光。

自从路见星的到来,已经有不少人悄悄在学生之间打听路见星了。

盛夜行不知道为什么,自个儿有点不爽那些人交头接耳的样子,更不想路见星被不同的人接触——虽然唐寒说这样有利于加强路见星的交际能力。

也不知道路见星愿不愿意和陌生人多多接触。

盛夜行叹一口气。

思考这些事儿后,盛夜行用手指在桌上点了几下,看一眼正趴在桌上不知道偷画什么的路见星,扯了扯他的衣角,抬起下巴。

盛夜行问:“在写什么?”

“作业。”路见星回一句,全程没看他,甚至甩开盛夜行的手继续写。

他完全不觉得这些动作有什么不妥。

隔壁班女孩子送的平安夜礼物也正被红绿包装纸包着放在桌面儿上,路见星连藏一下都不知道。盛夜行越看越牙痒痒,还是没话找话说:“路见星,你收什么礼物了?”

“没看。”

“你都不好奇?”盛夜行看路见星摇摇头,接着说:“我好奇,我来帮你看。”

他正要坐直了去拆包装,路见星挡住他的手,力气很大,直接把盛夜行两只手都扒下来了。

他下意识认为:这是来自其他女生的。

盛夜行不能碰。

他不明白“吃醋”的含义,更有点儿搞不清楚自己在不爽盛夜行还是不爽那个女孩儿。

盛夜行一下起了火,眼神危险起来,“什么东西不能看?我们校队儿刚看你收的,还说你要有对象了?”

“我不知道。”路见星瞥他,“没对象。”

我能不能有对象你还不知道?

但路见星没这么说。

他有点郁闷,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真的没这功能?

盛夜行看他全程情绪毫无波澜的,也不知道自己该高兴还是郁闷,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的异常,只是甩甩手,说:“行,你写你的作业。我听课了。”

他咳嗽一声,抓过路见星放在右上角的英语课本,开始睁眼说瞎话了:“我来看看这本书。”

看眼讲台上站的季川老师,路见星提醒他:“数学课。”

盛夜行没搭理他,眼睛瞅着英语书上一排排不太看得懂的文字,感觉满眼都是“他即将要有第一个喜欢的女孩”。

侧过脸,路见星看了眼盛夜行一脸“别烦我”的表情,觉得莫名其妙。

行,谁还不会发脾气了?

我也有脾气。

路见星把铅笔盒里的笔和橡皮拿出来往以前三八线的位置搭了个小墙。

哪怕盛夜行别着脸,目光还是从指缝偷看着。他故意点了点路见星的桌脚,率先打破小冷战:“修什么呢。”

路见星脾气一上来就有点儿说不出话,他把抽屉里的便签本抽出来往桌上一拍,用水油笔写了仨大字儿:柏林墙。

接下来一节课,路见星真的做笔记没理人。

盛夜行脸皮厚,打脸更是啪啪地家常便饭,把自己凳子挪过去哪儿,声音特别诚恳:“哎,你还生气?”

我没生气。路见星想。

没一过几分钟,好像“柏林墙”被推塌了。

他看见自己砌墙的笔被当作两个蟹钳被盛夜行夹在指缝里,手背上画着一只超级大的乌龟,还比较诚恳地涂了绿色。盛夜行的手正在往自己这边伸过来,还假装翻了一下柏林墙,再凑到自己眼前缓缓摊开了手心。

手心里有一条吐着信子的小蛇,跟自己会画的一模一样。

路见星瞬间瞪大眼。

盛夜行怎么知道?

自己从小到大,不管如何,写作业或者考试,永远都要在纸的右下角画一只吐信子的小蛇,不画不成,浑身难受。为了这个事儿他还被记过好几次零分,当年班主任还担心他高考都改不过来。

盯了那条蛇一会儿,路见星又看看那个“柏林墙”,觉得自己幼稚,伸手把文具全收回来,表情不太自然,“我看书了。”

“看什么?”盛夜行现在特想烦他,“一起看。”

路见星侧过身子,躲了一下:“……”

“看什么?黄色小说?”盛夜行压低了嗓音,故意逗他,“来来来,我看看。”

黄色小说?

看盛夜行越凑越近,路见星的脸红了又红,大概能理解到这个意思,瞥他一眼,强硬起来了:“我没看。”

“没看你脸红什么?”

“我……”他想了想,没想出为什么。

为什么?

他还没出声,讲台上的季川老师突然拿教鞭在讲台上使劲敲了一下,全班安静。

季川的眼神往最后一排瞟了又瞟,又迷惑性地看了几眼班上其他同学,清了清嗓子,心中暗骂盛夜行这臭小子又不好好儿听讲。

最新小说: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 木叶之争权夺丽 无上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