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黑白配(2 / 2)

“什么?你哪儿不舒服了?”盛夜行瞬间紧张。

他指了指盛夜行的衣领,解释道:“看着乱,不舒服。”

“……”盛夜行愣了会儿。

还好他们坐的最后一排,不然路见星这一在老虎屁股上薅毛的行为一定会引起全班的注意,然后一群屁大点的小孩儿又开始七嘴八舌地议论,盛夜行得听得烦死。

“路见星,我看看你的腿。”盛夜行撑着下巴,朝他勾手指,“来,腿伸过来。”

路见星没动,盛夜行直接单臂伸过去把他凳子扯着往自己跟前一带——

“呲——”凳子脚磨过地板砖,发出极大一声响。

不少同学转头往这边儿看。

同学们目光一过来,路见星浑身不自在,刚想挪回去,椅背又被盛夜行以“我就靠靠不干嘛”的姿势给牢牢固定住。

路见星觉得自己小腿烫伤了特别难看,未结痂的地方又肿又红的,不太愿意展示给别人。

他把球裤往上拉一点儿,语气不情不愿的:“那,就看一下。”

“就看一下,你配合点儿,”盛夜行一脚踩住的凳子下面放脚的地方,根本不让人动,“你一动伤着会疼,知道吗?”

说完,他直接钻到课桌底下,先是抓住路见星乱动的膝盖,再拽着球裤边儿把人扯过来。

他说的“看一下”不是真就看看,而是要近距离观察一下伤口,以至于他炙热的呼吸拍上路见星的膝盖,路见星惊得猛地想收腿。

盛夜行看过伤口,心里疼得一抽一抽的,堵得慌。

路见星听他说“会疼”,这两个字久久盘旋在脑海里甩不开,惊得膝盖都抖了几下。

盛夜行又说:“说了让你别动。”

随后,盛夜行的目光瞟向了球裤的裤腿边,上边儿的“syx”三个字母有一点脱线,但还是很清楚。

他心里突然涌上一种奇异的满足感,就像这个人已经被自己打上了tag。

从桌子下出来,盛夜行脸有点儿红,路见星也有点儿。

“看完了,我,我……”

盛夜行想解释点儿什么,又觉得没什么屁用。

他喉咙哽着难受,手臂搭在桌面儿上无处可藏似的乱放,自己被包扎着的拳头简直成了呈堂证供。

他的手臂不小心碰到路见星的胳膊肘,路见星像被刺激到了似的,猛地抽回手,攥紧袖子,呼吸都快了一点儿。

盛夜行以为是怕他,没说话了。

路见星看盛夜行没说话,以为盛夜行生气了,也没说话了。

两个人各自朝另一个方向扭了头。

一个假装看窗户,一个假装看门外,谁也没说话。

“哎,路哥,给你看个好东西……”

下课铃响,顾群山一边笑着一边把手机递过去。

路见星迟钝了几秒,才抬头去看,顾群山在他面孔入镜的一瞬间摁下了前置摄像头的拍照按钮,大笑起来:“我靠!终于有我路哥照片了!”

被整蛊了的路见星还一脸懵逼。

他选择特高冷地不吭声。

顾群山这才反应过来路见星好像……不太明白?

他咳嗽一声,觉得自己有点手贱,小声央求:“路哥,总的来说就是我偷拍了你……我可以把照片留下来吗?”

送给低年级的学妹们还不错,嘿嘿嘿,让她们知道我们高二七班除了盛夜行还有一个帅哥!

特殊,不代表不会动心。

谁都不例外。

“嗯。”路见星点点头。

旁边正在转笔的盛夜行踹了一脚顾群山的凳子腿儿。

顾群山迅速回头:“老大?”

“咳。”盛夜行捂着嘴咳嗽一声。

“干哈呢!”顾群山粗声粗气的。

盛夜行的脚尖又点了点顾群山的凳子,瞥了一眼认真看书的路见星,摸摸自己鼻子,又咳嗽一声。

“……”顾群山感觉自己捏不准老大的意思,有点紧张,“怎么了……”

老大喉咙不舒服踹我凳子能缓解吗?

盛夜行缓缓立起课本,遮住半张脸,压低声音对着顾群山说了三个字。

“发给我。”

“我操……”顾群山倒吸一口凉气,“老大,你也做这生意?”

盛夜行迅速恢复原状,挑眉道:“嗯?”

顾群山也学着他把书本立起来,神神秘秘地:“学姐学妹们花钱买我路哥照片儿呢。”

盛夜行冷笑:“你卖?”

“我没有!”顾群山赶紧解释,“我不跟您抢生意。”

“……”

盛夜行掰他的脑袋,“转过去。”

才转过去没一会儿,顾群山又把脑袋转过来,故作老成地说:“嗳,老大,要我说,我路哥这长相,这两个眼睛一个嘴,搭配在一块儿比咱学校那些这样花那样花的漂亮多了!哎,男的能用漂亮形容吗?”

“应该……”盛夜行看了一眼路见星,得出结论,“能吧。”

“你真不觉得他比庄柔都好看?”顾群山遮掩住嘴,手上握着笔,假装在写字儿。

盛夜行也去捏笔,假装写着,“谁?”

操了,路见星比谁都好看好吗?

“就上学期老拐弯儿来咱们班看你那学妹啊,你忘啦?空气刘海,扎马尾的。”

“忘了,”盛夜行不爱听这些,拿笔杆子屁股戳他后脖颈,“行了,转过去。你笔尖儿都上了,演技拙劣。”

顾群山说了句“男人真无情”就转过去了。

手机一藏进抽屉,顾群山就把路见星那张照片儿通过微信传给了盛夜行。

——[图片]

——老大,别让我路哥知道了![蛋花哭/]

盛夜行看了看旁边认真填资料的路见星,赶紧把手机藏到课桌的另一边,假装睡觉的样子趴下来回消息:

——谢了兄弟。

打字的动作过快,撕扯着了他还没好的手部伤口,盛夜行倒抽一口气,继续趴桌子上不动。

路见星瞟他一眼。

睡着了?

这会儿,盛夜行内心在琢磨顾群山发的那张照片。

小自闭明明性格挺孤僻的,为什么还长了一微笑唇?没表情的时候,嘴角稍稍勾起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情绪。

见盛夜行趴着不动,跟昏迷了似的,路见星拿笔杆尾巴戳戳他,“救助卡。”

抬起头,盛夜行才知道是这个季度的“救助卡”又下来了。

这是高二七班的特色,每个学生都有一张,能粘在校服内揣里,上边儿会印学生的照片、名字、班级、老师电话,以及学生选填家属的电话,就是担心学生走失或者在校外遇到状况。

盛夜行接过顾群山传下来的救助卡,看看自己手上的伤,犯难了。

他自己的救助卡从来没写过舅舅舅妈的电话。

哪怕是自己死在外边儿了,也不想他们被打扰。

盛夜行自暴自弃地想。

他烦躁地摔了一根签字笔,再拎了另一支笔递给路见星。自己手伤不方便写字,只能让他代劳了。

“我的救助卡,”盛夜行还挺拽,“你能帮我写上我的电话号么?电话是186……”

他还没说完话,路见星就把救助卡递了回来。

白底卡片上一排清楚的阿拉伯数字,但不是盛夜行的。

盛夜行皱起眉头,一时没反应过来:“谁的?”

“我的。”路见星说。

“那你卡上的电话……”盛夜行看了眼路见星的救助卡,看那“186”打头,愣了几秒。

路见星抿住嘴角,表情特自然。

然后,他眼睛一弯:“你的。”

最新小说: 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 皓月当空 苟在仙界成大佬 玄尘道途 我有一座无敌城 猎命人 斗罗大陆外传斗罗世界 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 漫步在武侠世界 死亡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