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黑白配(1 / 2)

特别观星

第十七章

那天,顾群山和一众同学,陪着路见星在教室看了好一会儿的彩虹。

路见星平时从来没注意过“彩虹”这种存在,现在却被震撼了。

发了会儿呆,他才反应过来顾群山说的“招待”是给自己“礼物”,并不是说要打架,也不是要伤害他。

而顾群山还不知道自己刚刚正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接下来的两天,唐寒日常除了给路见星进行干预辅导治疗之外,就是去禁闭室看盛夜行的情况,不过盛夜行倔得很,说什么也要三天待满了再出来。

盛夜行还说,处分该给就给。

除此之外,盛夜行还明确表示,除了老师,自己不接受任何人的探视。

——但是他不知道路见星多少次借着要去上厕所的借口,在上课期间跑来过禁闭室的门口。

盛夜行偶尔瞟到门上小窗口边有一闪而过的身影,也没多在意。

浑浑噩噩的,没有盛夜行的一天就这么过去了,路见星还有点儿不习惯。

“你没事儿了吧路见星?”

带路见星回宿舍的任务交给李定西,李定西倒是特别上心,边走边跳,在街上蹦迪似的,“还疼吗?哥哥给你吹吹!”

路见星在出校前就去厕所换了校裤穿上,现在挽起的裤腿儿都是拿女生头上的夹子卡着的,他这一装扮在街上吸引不少目光,还以为市二哪个学生把腿给摔折了。

“不疼了。”路见星揉了揉干涩的眼。

“你走慢点儿啊,别摔他妈……”

李定西一句话没说完,路见星路感差没看到坎儿,一趔趄下去,半条腿磕在井盖儿上,李定西吓得脸都白了,赶紧过去扶人:“路见星!哎我说你怎么说什么就来什么呢!”

“没事,”路见星拨开他的手,又开始倔:“我能站。”

“行行行,你自己站,站好了啊,”李定西松开他,“不知道哪儿那么犟,牛脾气!”

又走了一半的路,李定西围着路见星蹦q个不停,路见星终于忍不住了:“你,好好走路。”

“不成,我一停下来我浑身不舒服,”李定西又从左边换到右边,“我有多动症,你没有?我听说有些自闭症小孩儿也会得这个病的。”

路见星横眉冷对的:“我不是小孩儿。”

“哎呀,太较真。”

李定西笑死了,“你是天生的吧,阿姨生你的时候把你捂着了?我看好多都是在妈妈身体里就受挤压了怎么地怎么地怎么地……”

听他这么说,路见星总算对李定西的叽叽喳喳有了那么点点可怜的兴趣,“不知道。”

李定西思维过于跳跃,迅速转换话题:“星星,你今天的痣好红。”

摸了摸眼下,路见星抿抿嘴:“嗯。”

“为什么有时候我看着是蓝色的?”李定西瞪大了眼,“我的天,我是不是色盲啊?”

路见星笑起来:“嗯!”

“……”

李定西头又痛了,怀疑自己又得了一种病。

他这不说还好,一说路见星就觉得自己还“挺贱”的,被揍了还一大早起来点个大红色的。

哦对了,盛夜行要是一生病,还得在本子上标记。

刚过了小吃摊儿,路见星就蹲下来把书包打开,在大街上就开始在笔记本上打叉,李定西在旁边看得目瞪口呆,学霸都是在路边儿说学就学的?

然后,他看到路见星收了笔和本子,再继续昂首挺胸地往前走。

李定西又“啊啊啊”地喊着追上去。

回寝室,李定西万幸自己和路见星度过了没有盛夜行的平安一夜。

早上起床,路见星在床边磨蹭了许久。

慢慢回忆起相处的这些天,他发现盛夜行喜欢穿深色的鞋。

大概是黑色耐脏好搭配,盛夜行有黑靴、黑篮球鞋、灰篮球鞋,连跑鞋都是深色的,白的也有几双,但很少穿。

大清早的,路见星坐在凳子上想了一会儿,把自己那几双白鞋摆出来,挑了双纯白的篮球鞋套上,再弯腰把鞋带儿系紧。

他潜意识就是觉得:黑白挺搭的。

接下来,盛夜行待满三天,自己把自己放出来了。

他先是回了趟寝室换衣服洗澡,再调闹钟睡了半把个小时,决定下午去上课。禁闭室的洗漱间太小了,根本洗不了澡。

除了关禁闭冥想,他还趴在窗边写了份检讨,是教务处主任布置的,说要他拿回来到班上念。

下午午休结束,上课铃一响,路见星看盛夜行把书包拎成单肩包似的进了教室,再把书包往讲台上一放,震得粉笔都往地上洒了几支。

然后,盛夜行掏出自己在兜里都快揣热乎的检讨,展开。

全班同学熟练地鼓掌。

顾群山带头开始吹口哨,李定西大喊“好!”,其他同学也跟着喊:“好!”

跟着盛夜行进屋的教务处主任被气得快背过去,拿教鞭往黑板上狂敲几下,怒道:“犯错了念检讨这是光彩的事儿吗!还鼓掌!我进屋你们怎么不鼓掌呢!”

“同学们,大家好。我是高二七班的盛夜行。”

抖了抖落粉笔灰的检讨,盛夜行表情特别严肃,“第一,我不该在校不好好吃药,以至于伤害了我的同学。第二,我不该在校医室不配合治疗,危害大家安全。第三,我不该翻墙,还把墙翻塌了。”

教务处主任又怒道:“这不是重点!”

“嗯,”盛夜行咳嗽一声,继续朗声道:“第四,我对我的同学,未来应该加倍爱护,绝对不让他再受我的欺负。”

教务处主任严厉道:“那你说说,你接下来该做什么?”

“按时吃药,配合治疗。”

“那你翻墙呢?”

盛夜行:“少吃点儿。”

教务处主任要抓狂了,拎起教鞭就跳起来,“盛夜行,这跟你吃东西又有什么关系?!”

盛夜行从容应对:“不能翻塌了。”

“难道不应该是走正门儿吗!”主任一教鞭敲到讲台上,瞪圆了眼睛,“你还没意识到你自己的错误!学校修个大门儿你不走偏要走墙!”

“……”盛夜行没说话。

那还不是因为大门儿走不通。

全班都在憋笑。

就是这么一份简单的检讨,硬是被盛夜行念出了“誓言”的感觉。

林听小声对顾群山说:“男人的话都不可信。”

“就是。”

顾群山看热闹不怕事儿大,带头又开始疯狂鼓掌。

在主任的骂声和兄弟们的鼓掌声中,盛夜行目光锐利,顺利地穿过人群又落到路见星头上,小自闭正安安静静地望着自己这边儿,嘴唇抿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盛夜行表面佯装淡定,其实手心都汗湿了。

检讨念完,盛夜行回座位第一件事儿:擦三八线。

他简直觉得当时的自己就一只小学鸡,屁大点儿事都要跟路见星计较。

盛夜行倒不是多顾面子的人,看路见星手一抖把可乐弄到桌子上了,赶紧找顾群山他们借了湿纸巾,往课桌上先扔了个十多张,擦餐桌似的乱擦一通,确定三八线被自己擦没了,才把脏的纸巾全扔进了垃圾桶。

路见星:“……”

他不是没看出来盛夜行的“掩耳盗铃”,有点儿想笑。

哼。

“看什么,”盛夜行表情挺不自然的,搓了搓冻得发红的手背,“好好儿上你的课。”

路见星还是愣着不动。

盛夜行先是一巴掌拍到前座顾群山的凳子上,吓唬了句“别他妈抖”,又瞬间压下火气,瞪着路见星:“路见星你上不上课?不上课出来,我给你道歉。”

我真的想给你道歉。

但是盛夜行没说出这一句。

“要。”路见星抿抿嘴,眼神还是不停往盛夜行身上瞟。

道歉就算了……怎么还这么凶。

他很想问一句“你是不是还没好”,但是怕伤到盛夜行,又给憋回去了。

路见星很少有这种特别想讲话的时候,太少见了。

盛夜行极其讨厌被注视,但面对路见星,这条容忍线往后一挪再挪,深吸一口气,一句厉害话还没说出口,只见路见星突然凑上来,伸手把他凌乱的衣领给捏住。

一只属于少年人的手在自己颈项边将衣领整理好,又拍了拍,再点了点。

那一瞬间,呼吸近在咫尺。

路见星退开,有些难开口,“我……不舒服。”

最新小说: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 木叶之争权夺丽 无上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