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乖(2 / 2)

路见星一声闷哼,没喊疼,只是跪坐下来,手还是死死拽着盛夜行不放。

“疼。”路见星一张脸煞白,牙床发颤。

他的手背弓起来,护在小腿旁边,连碰都不敢碰。

盛夜行背靠在床边,大口呼吸着,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抓住路见星另一只没被开水烫的脚踝,把他睡裤脚挽起来。

路见星的小腿红得像被烤过。

正在盛夜行愣神的阶段,路见星感觉他稍微清醒点儿了,一把抱住盛夜行的头。

他把盛夜行抱着往门边的桌脚拖,再靠上去,死死把人钳制住。

盛夜行听不清楚路见星嘴里念叨的话,心中烦闷,使劲挣扎几下,路见星力气出奇地大,边抱他边咳嗽,断断续续地说:“没事儿了……没事儿了。”

翻来覆去就这四个字。

盛夜行的脸正埋在路见星的颈窝,鼻尖闻到一股淡淡的香皂味道。

他还在发抖,几拳头全砸到地面,路见星就伸手过去包住他的拳头。

盛夜行最先没意识到,照样往地上砸,所幸他吃了药力气小,只砸得路见星哼哼几声,没喊疼。

盛夜行感觉砸下去是软的,发现路见星的手帮他挡着,才努力控制住了冲动没再继续。

他想打自己,又被路见星用尽全力地制住手腕。

别发疯了。

盛夜行脑子里开始回放夜店dj打碟的场景、自己凌晨在高架桥下飞速飙车的场景、曾在地下拳场戴面具与人肉搏的场景……

速度与力量带来的快感,瞬间让他头脑发胀到快要爆炸。

见盛夜行消停了几秒,路见星又吃力地说:“没……事儿了。”

“你让……”盛夜行粗气直喘,被药性刺激得想撞桌角。

路见星使劲禁锢住他,一句“没事儿了”也讲不出来。

只是很笨拙地哄。

小时候自己也没这么发泄过,路见星有点儿手足无措,几乎完全忘了疼。

他们这一战还正在休息阶段,隔壁寝室早就听到了这边扔重物的声音,赶紧动作娴熟地给宿管打了电话,连着楼下保卫室的一块儿上来抓人。

寝室门被钥匙打开,张妈首先扑进来,后面跟着唐寒和季川两位管高二的老师。

路见星没放开盛夜行,只是叫了声:“他好了。”

确实,盛夜行已经安静下来了。

季川是男老师,率先冲进来先把盛夜行按住,再拿软绳把他手捆了。

唐寒确认过盛夜行除了手伤就没别的伤口之后,叹了口气,赶紧指挥季川把没力气的盛夜行抱起来。

她一扭头,看路见星正在扯外套遮腿伤,惊呼一声:“张妈!”

“哎哟,我的天,红成这样,烫伤了吧?”张妈也帮着力去扶路见星,催促唐寒,“赶紧,赶紧把小孩儿往校医那儿送,留疤了就不好了!”

“我……”路见星确实被烫得站不起来。

见他的眼睛还是往盛夜行身上瞟,张妈不得不说:“夜行这样儿我们都知道!但我们都以为稳定下来了……结果,哎!你还知道关心人呢!看看自己腿!”

路见星咬着嘴唇把头别到一边儿。

好痛。

张妈又喊:“唐寒!去楼下叫明叔上来扶路见星!”

“我可以。”

路见星扶着床架子,站稳了,又眼睁睁看着季川费劲儿地把盛夜行弄起来,没说话。

他好想问一句要送盛夜行去哪里,但他本能地有些难应付这样的场面。

临走的时候,唐寒没忍住抹了把泪。

这样的场面是她没想到的。

明明盛夜行的病情已经稳定了一段时间……大概是最近情绪波动过大,引起了一些不稳定因素的爆发。

两个人是分两拨送走的。

季川带盛夜行去校医室把手上的灰和砖粒全挑出来。

盛夜行已经清醒,整个人病恹恹的,双手被包成了白粽子,坐在木凳上一言不发。

现在手上伤口的疼一点都不及心理上的折磨。

他对路见星被泼了一腿开水的样子只有零碎的片段记忆……

自己最后还被路见星抱在怀里。

平时的“老子罩着你”全反了过来,变成了“我也能照顾你”。

在脆弱的时候,路见星义无反顾地抱住了自己。

最后,两个人一起被病痛折磨得遍体鳞伤。

“自己发病了知道吗?”

现在是凌晨一点,校医室没什么人,季川摸了根烟给盛夜行,没点燃。

盛夜行把烟叼在嘴角,点了点头,“知道。”

“我和唐寒商量了很久……还是不放心你一个人住,”季川说,“但是,我们也没想到你还会伤人。上一次是多久了?”

“高一进校。”盛夜行苦笑,“还打了镇定剂。”

季川拍拍他的肩头,“对。这次要不是路见星安抚你,你小子还得挨一针。”

盛夜行现在都记得那针头有多粗。

他当年被猛地扎入液体的一瞬间,觉得自己不是人,是一头畜生。

“他怎么样了?”盛夜行问。

季川说:“烫伤,估计还在敷药。他就在隔壁诊室,去看看?”

“不了。”

盛夜行狠狠吸了几口烟草味,把烟杆子对折起来扔进垃圾桶,“送我去禁闭室吧。”

“真要去?”季川跟着站起来,“等你手好了再去吧。”

“打室友、校外斗殴,再加上夜不归宿,够我关三五天了。”盛夜行声音哑哑的,喉咙里像烧着碳,疼得发紧。

季川摆摆手,“手好了再去。”

盛夜行开始倔:“立即执行。”

“为什么非要现在?”季川又试图琢磨这小子的意思,“觉得没脸见路见星了?”

“……”

盛夜行沉默一会儿,像不愿意承认似的,点了点头。

“你俩啊……哎。”

季川叹一声,开始唠叨:“我侄儿比你小几岁,打了架总是认为自己牛逼,别人全错,根本不会从自己身上找问题。他能学学你多好。”

“我们没打架。”盛夜行动了动喉结,“是我欺负他。”

“我以为你俩是干架了,”季川惊讶了,“你都泼他开水了,他没开你瓢?”

“没,”盛夜行垂眼,“压根儿没反抗。”

季川不信,盛夜行扯了扯嘴角:“季老师,我吃了药没什么力气,你觉得路见星要是一凳子下来,我还能坐这儿跟你讲话?”

“也对,”季川摸了摸他后脑勺,“你骑摩托那个头盔最好随身带着,扛砸。”

盛夜行扶着桌子站了会儿。

半晌,他也不知道是对季川还是对着自己,说了句:“他其实很乖。”

“嗯?”季川转头给他收拾跌打损伤药去了,没听清,“你说什么?”

“……”

盛夜行沉默片刻,“没什么。”

最新小说: 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 皓月当空 苟在仙界成大佬 玄尘道途 我有一座无敌城 猎命人 斗罗大陆外传斗罗世界 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 漫步在武侠世界 死亡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