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乖(1 / 2)

特别观星

第十五章

就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一瞬间,盛夜行一脚踹到寝室的另一根空凳子上。

凳子落地发出一声巨响,桌上所有书都被盛夜行扫到了地面。

“你……”路见星哽住说不出话。

片刻过后,他直接放弃了让自己说话这个选项,转身反手把门关上,并且锁了。

紧接着,他背靠在门后,眼睁睁地看盛夜行把寝室里一直养着的一盆小草摔进了全封闭阳台,泥土飞溅到墙壁上,红陶花盆的碎片也碎了满地。

看路见星不要命地往前跨一步,盛夜行眼神变了。

他稍微有了点儿神智,用后背紧靠着墙壁,指甲抠进掌心肉里,呼吸越来越快:“你别过来。”

路见星听话,真的没再继续往前走。

盛夜行又指挥他:“拿手机给季川打电话。我要去禁闭室。”

他感觉头痛欲裂,眼前所有事物在他的意识里都是新奇的,他从来没有精力如此充沛过,脊梁骨那一块儿像被烙铁疯狂燃烧,如兽钳卡住脖颈,以痛觉逼迫着他在屋内四处逃窜。

路见星咀嚼着那两个字:“禁闭。”

“药……”

盛夜行喘着气,鬓间滴坠的汗钻入胸前,“桌子上有药,给我。”

路见星把药一拿到手,盛夜行又说:“扔给我。”

对口令接收较慢,路见星迟了几分钟没动作。

盛夜行着急,转过身面对着墙壁,每个拳头都往墙上招呼,一双手的用力处砸得血肉模糊。

自己的发病通常是急骤起病,时间短,基本都能恢复到原先的正常状态,但是这次的感觉太不同了,像压抑了非常之久……

而且在一般情况下,他是意识不到自己正处于发病期的。

他不敢过去。

一靠得近了,他无法保证路见星不会受伤。

等路见星把药扔给自己后,盛夜行又看路见星拿了纸巾大胆子靠过来,抓住自己的手怎么都挣脱不开。

路见星完全未意识到自己的危险处境。

在某些时候,他理解不了双向的攻击性是怎样的,甚至无法解读自己“为什么被攻击”,只知道盛夜行在生病。

“……”

好一会儿,他才把盛夜行和躁狂症联系起来。

再过了会儿,他也把厕所白墙壁上那些早就存在的血色手印和盛夜行现在联系在了一起。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忽然变得好生气。

又好不能明白。

学着盛夜行的样子,路见星的手伸到身后四处摸索,在接触到李定西一直立在床边防身的台球杆后,握住杆身,抓起来就举过了头顶——

盛夜行一拳头砸向冰冷坚硬的上下床支架,磕得手背上皮都破了。

看见盛夜行手上的伤,路见星第一反应就是:床。

下一秒,他的台球杆猛地挥向空中。

盛夜行根本躲闪不及,剧烈的“内心膨胀”感和兴奋让他也不屑于躲。他正挺了身子要去抓住这一杆,没想到路见星手肘一转弯,台球杆直接撞击上了床杆。

“咣!”一声巨响过后,路见星丢掉台球杆。

盛夜行抢先一步抓起台球杆,将这长条状的武器直接甩上床,再抓住路见星的手腕子,完全没注意到自己的力度。

他的思路又绕回原点:“路见星,我问你,你怕我么?”

“……”

路见星有点理解不了他的举动,挣扎着要甩开盛夜行的手,“放开……”

“你怕我吗?为什么你不怕我?所有人都怕我,为什么你不怕我?”

一进入状态的盛夜行难掩躁动,手中力道已掐得路见星手腕有了明显的红痕。

“你拿药干什么,想要我吃药?为什么吃药?”

盛夜行说完,又急躁地甩开他,“你们全部他妈的都只会让我吃药!”

不是你让我拿药的吗?

路见星瞪着眼看他。

下一句几乎是被盛夜行嘶吼着问出来的——“你说话!”

“不怕……”

路见星剧烈咳嗽起来,眼神丝毫不曾示弱,“没。”

盛夜行眼神阴鸷:“没什么?你说没什么?”

路见星拽着药不放,动动嘴唇:“没怕过谁。”

完全等不及,盛夜行这会儿病况已经到了极限。

他直接抓过药,掰两颗干吞下肚,浑身的力气被药性逐渐抽空,瘫软似的半跪下来,手脚止不住地发抖。

他的手被路见星牵着,头却痛得要命,感觉天灵盖扯着两边儿快要裂开了。

“放开……”

盛夜行伸手要去拽开路见星的手,发怒的神情十分可怖,“我他妈让你放开我!”

路见星也被他扯得跌倒在地,手掌撑着地面坐不起来。

他看到盛夜行在推自己,但全身力量都压在了自己身上。

盛夜行满手猩红的血,把路见星的校服领子抓得活像凶杀现场。

不找老师。

路见星现在满脑子就这四个字。

不然会关禁闭。

市二的禁闭室他是听说过的……暗无天日、全是虫子、没有水喝,连坐的位置都是硬的。

——这些都是自己在普通学校上学的时候同学告诉他的。

他们说,路见星,你去市二吧,那儿禁闭室有意思得很,特别适合你待。

谁都打扰不了你,你也没武器可以拎。

路见星打了个寒颤。

吃了这种新药的盛夜行浑身瘫软,一点儿力气都使不出来,搂着路见星摇摇晃晃地站起来,紧攥住路见星的校服衣角,使劲把人往门口拽。

他必须得让路见星先离开这里。

路见星力气再小,在这种时候也能对付药性起来的盛夜行,扒着床杆就是不撒手,脸颊都憋红了:“盛夜行……”

天知道盛夜行多么想听自己的名字从路见星嘴里讲出来。

但真正到了讲出来的时候,盛夜行意识混沌,压根儿谁的话都听不进去。

盛夜行拼了命地推搡路见星,咬牙道:“你出去!”

“不出去。”路见星又固执起来。

“滚,”盛夜行快要蹲下来抱头了,“别逼我再对你说这个字第二次……”

“不滚。”

路见星咬字清晰,“我不滚……”

话还没说完,脚边“咣”地一声。

他的脚踹上门口拦着路的一根凳子。

凳子倒地,翘翻了路见星打水的桶,里边儿的开水倾涌而出,在桶底挑高的一瞬间,一大半水泼上了在路见星裸露在外的脚踝。

他穿的长睡裤,也跟着被开水浸在了自己的小腿上。

最新小说: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 木叶之争权夺丽 无上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