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彩虹(2 / 2)

完他妈蛋,新官上任三把火的教务处主任今儿要被我路哥开瓢了。

开门红啊!

路见星昨晚受了伤,有唐寒季川两位老师轮流照看着伤势,校服也被张妈热心肠地全洗了一遍,洗的时候没注意,校服没一件干了的。

路见星今天没穿校服,也就没戴胸牌,还穿了球裤。

平时本来就不好惹的他,现在看着更不好惹了,眼神冷冷的,下巴尖尖小小的,“目中无人”似的扬起来,特别像刺儿头。

还是才从街道上混了一个通宵翻墙回来的那种。

“这位同学,你站过来。”

顾群山还没来得及站起来解释,教务处主任就把路见星叫到了讲桌前。

他先是打量一番路见星,“你校服呢?”

全班陷入沉默。

“我靠,这是不是新来的那个大叔啊。屁都不懂。”顾群山小声对着林听说。

林听听不太清楚悄悄话,点点头又摇摇头。

他们没有人知道,现在教务处主任讲话的分贝和同学们呼吸的分贝在路见星耳朵里听着都差不多。

路见星皱了皱眉,想说“洗了”,没说出来。

“报告!”李定西知道怎么回事儿,仰头就喊:“洗了!”

全班同学开始笑。

教务处主任怒道:“闭嘴!你是他新闻发言人?”

“还真是。”李定西抠抠手。

教务处主任继续开炮:“你们班,高二七班,大名鼎鼎!上周才打架,这周又打架,还是打室友!像不像话?”

“主任,”李定西又举手了,指指路见星,“他就是那个室友。”

“啊?”

“被打的。”

全班又爆发出一阵狂笑。

路见星面无表情地斜了教务处主任一眼,全程没吭声,态度还挺恶劣。

结果他听完李定西的话,嘴角没忍住翘了翘。

教务处主任连忙说:“你就是那个……路……路……”

“见星。”

说完,路见星的身子才微微开始颤抖,他全靠单腿站了太久。

顾群山一拍桌子,有点儿不爽了,“主任,路见星受着伤呢,能先让他坐下吗?”

教务处主任是听说过路见星的,潜意识觉得自己压不住这孩子,赶紧给自己找台阶下,“腿还疼吗?昨晚在你们男生寝室……”

“摔的,”路见星不太想在全班众目睽睽之下被问寝室的事儿,“谢谢。”

李定西没忍住笑出来。

怎么我家星星讲话跟那种态度特不好的新闻发言人一样?

“呃,”教务处主任被堵一句,挠挠头,“那,那你们继续等你们老师来上课!”

说完,李定西蹿到门口给他开门,教务处主任前脚刚走,教英语的老师就进了教室。

新一天的学习生活循环往复,可盛夜行不在教室里,路见星浑身难受,总感觉哪里不舒服……就像寝室里的什么摆件儿变了位置,他都能难受上一整天。

偶尔控制不住的焦虑。

英语老师翻开书本,开始点名,朝第一位同学问好:“早上好,李定西。”

“老师早上好!”李定西原地一鞠躬,完全不管主任的罚站口令,然后特顺其自然地回到位置上,班上又一阵大笑。

“早上好,林听。”

林听回答得中气十足:“早上好!”

英语老师面带微笑地把前排的同学都点了一遍,继续给后排点名问好:“早上好,顾群山。”

“早上好,老师!”顾群山笑嘻嘻的。

英语老师又点了点班上一个女孩儿:“早上好,柳若童。”

柳若童在班上就是一个人活成了一支队伍,同桌都是自己想象出来的,永远觉得自己身边有人。

得到柳若童的回应之后,英语老师又朝她身边的空位打招呼:“早上好。”

柳若童笑得眉眼弯弯,“谢谢老师。”

接着,英语老师的眼神瞟向路见星旁边的空位,愣了几秒,笑道:“早上好,路见星。”

“早上好,”路见星慢慢地答,“老师。”

划好点名册,英语老师的声音温温柔柔的:“那个,你们班盛夜行……”

“他不舒服,老师。”路见星突然出声。

前座的顾群山愣在那儿,自己还没来得及说盛夜行在禁闭室呢,没想到路哥倒先抢了一嘴。路见星不知道其实昨晚男生寝室的事儿早就传遍了。

他喉咙不舒服,头也疼,呼吸略有些急促。

他好想说,盛夜行没那么吓人。

你们,不要用,这种带有距离感的眼神——

看着我旁边的桌椅。

似乎是看出了路见星的抗拒,英语老师也没再多问,掏出手机给唐寒发了个短信询问情况,再打开书本,“来,我们继续上一讲的内容……”

路见星头一次趴着上课,感觉心肺都要被课桌挤压得喘不过气。

他的胳膊下压着上次在图书馆借阅出来的那一本书,下边儿还有个小笔记本,能随身携带的大小。

路见星翻开本子拿笔勾勾画画,看得云里雾里的。

书上说——躁狂症病人兴趣广,喜热闹、交往多,主动与人亲近,与不相识的人也一见如故;与人逗乐,爱管闲事,打抱不平。

也没有吧,他明明不太喜欢和人走太近,管闲事儿还是量力而行的。

握紧拳头之后,路见星又继续忍住眼部不适往下看——

凡事缺乏深思熟虑,兴之所致狂购乱买,每月工资几天一扫而光。

呃,这不是现代大部分年轻人都有的问题?

不靠谱,再往下看看。

精力充沛、不感疲乏,活动增多,难以安静,或不断改变计划和活动。

这倒是真的。

虽然盛夜行自己话并不多,但他很享受周围的吵闹与噪音。甚至会因为一些尖锐、冗杂的声音而感到兴奋。

路见星拿便签把这几条重要的摘抄下来,又接着往下看——“睡眠减少,即使几天不睡觉仍有很大的精力。对性的要求比平常显著亢进。”

睡眠?晚上不怎么动,好像确实睡得晚起得早。

书上还说这样容易得肝病。

最后一个“性”相关……

看得路见星耳根子发烫起来,开始深呼吸。

算了,也不关我事儿。

又翻了一页,路见星终于找到自己想看的“如何缓解症状”,抓过便签本开始抄,把上边儿什么“食用碳水化合物”、“维生素b6及钙”等等记下来,再抄了五份贴在自己课本的最后一页。

两节课上完后有一个大课间,本来是用来跑步的。

但是今天早晨下了暴雨,刚刚才停,操场跑道湿滑得厉害,大课间的跑圈儿活动就暂时取消,走廊操场又成了不少学生撒欢儿的地方。

“哎!路哥!”

顾群山从禁闭室回来后,一嗓子喊得教室里所有同学都扭头往这边看。

路见星望过去,看顾群山表情还挺不好意思的,扯着他校服往窗边走,“老大关禁闭了,是因为老大欺负你,我也给你赔不是……但是呢,你是我同学,老大叫我得招待招待你。”

说这些的时候,顾群山心里还纳闷呢,老大和小自闭不是不熟吗?

路见星听他这么较真的一段话,没忍住有点紧张,浑身紧绷起来。

在以前学校,“招待”就是要打架了。

路见星又确定一次:“招待我?”

“嗯,老大叫我招待你……”顾群山捏住教室窗帘的一角,表情神秘得不得了,赶紧挥手招呼几个在窗边傻站着的哥几个闪开。

话音一落,穿着蓝色校服的小男生猛地掀开遮掩住阳光的窗帘,“哗啦——”一声,透明干净的窗户玻璃展现在众人眼前。

顾群山凑到路见星耳畔,悄悄地说:“看今天的彩虹!”

红,橙,黄,绿,青,蓝,紫——

路见星小声地一个个数完,眼里亮亮的。

远处,城市的三环边界线上,正为他搭着一道彩虹。

最新小说: 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 皓月当空 苟在仙界成大佬 玄尘道途 我有一座无敌城 猎命人 斗罗大陆外传斗罗世界 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 漫步在武侠世界 死亡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