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彩虹(1 / 2)

特别观星

第十六章

路见星一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所以他在看校医给自己处理伤口时也坦然。

“相互治愈”这种事,本来就充满了未知数。

他只是……有点儿没缓过来。

而且,通过这次他知道了盛夜行的发病几乎无预兆,说上头就上头,比喝了酒的劲儿还来得快。就他自己这个反应速度,互相打一架都来不及,更别说躲开了。

也不想躲。

他忍不住又想起寝室卫生间白墙上干涸的血迹,像是用好几层白漆都遮掩不住的绝望。

校医给他包扎完伤口,说烫伤一定不能捂着,还别沾水,不然留疤就完蛋。

留疤,他倒是不在乎。

思维模式所限制,路见星也没太往那方面想。

等医生说可以了,路见星才挽着裤腿儿在诊室站了一会儿,拒绝了明叔的搀扶。

他管校医要了把剪刀,正要剪小腿那一截裤管儿,唐寒在旁边忽然说:“先别剪!”

“夜行有挺多打球穿的篮球裤,我让他给你一条,你这校裤剪了可惜,一条一百来块钱呢,”唐寒比划一下他的腰身,“我去给你找条小的。”

掏出手机打完电话,没多久盛夜行就回寝室去拿了套球衣过来。

本来季川说自己去拿,结果盛夜行脑子里跟断了片儿似的,突然觉得高一有一套红色的校队球衣特别适合路见星穿,怕季川找不到,说什么也要自己去。

他那会儿高一身高一米八,现在高二蹿到了一米八六,高一的球衣穿着短了,但路见星穿着肯定刚好。

小自闭腿白手白的,大红色更衬得白……

况且,盛夜行隐约知道“红色”对路见星的特殊含义。

我希望你,天天开心。

球衣背后的数字就不说了,球裤裤管侧边还用白色的线特别精致地缝了个“1”,往下是盛夜行的名字缩写。

就这么一套定制的球衣,他要送人了。

回到诊室,盛夜行不好意思进去,把装球衣的塑料袋递给季川。

季川“哎呀”一声,对路见星特愧疚,手背都搓热了在兜里掐得发红,问盛夜行,“你吃的什么药?那个药你自己出去买的?”

“嗯,”盛夜行点头,“说是药效更强更快。”

“治大脑的药能随便吃吗?你这小子真是……太胡来了。吃一颗你浑身都没力气!好在你是在寝室里边儿,如果在外面出事怎么办?”

盛夜行沉默一阵,很想说一句“死外边儿”,又怕刺激着一直以来对自己挺有信心的老师,闭嘴了。

见盛夜行紧绷着情绪,季川也心疼。他手指拎着袋子,朝里边儿一间诊室瞟眼:“路见星在里面还没走。你不亲自进去道个歉?”

盛夜行摇摇头。

季川也头痛,“哎。”

“您知道的,道歉没用。”盛夜行拧着眉心,“下次再说吧,我先去禁闭室待着。”

季川再叹一声,把腰间的禁闭室钥匙给他,“去吧,禁闭申请我来写。这几天吃点儿什么?面条?炒饭?别又发疯不吃饭,你还得长身体!”

“……”盛夜行沉默会儿,“面条。”

临走前,他又补充一句:“清汤豆汤面。”

市二的禁闭室设在操场附近的主教学楼里,就在二楼某个不起眼的拐角处,一到夜里,校园里夜灯亮了,还能有一些光线洒进来。夏天有虫鸣,冬天有风声,一个人靠在窗边发一晚上的呆,效果堪比被关在寝室里抄心经。

对于盛夜行来说,这里除了冷点儿、床铺硬点儿,别的倒和宿舍区别不大。

这里也快他妈被自己睡成第二个宿舍了。

刚才回寝室一趟他顺便洗了个澡,把睡前清洁都做好了,再自觉地把禁闭室门反锁掉。

盛夜行站在木凳子上,往窗外看了看。

这里以前窗边都上了铁栏杆的,后来好几年,进这里的学生少了,学校就把铁杆也拆了。市二并不是胡来的学校,学生进禁闭室一般都属于自己要求,因为家里不管、自己也控制不住,盛夜行就是个典型。

他明白,唐寒把自己和路见星安排在一起本意是好的。

结果自己还是被高估了。

一觉睡到清晨,盛夜行把盖身的外套扯下来,浑身冰凉。

他听见外边儿楼道上传来一阵激烈的脚步声,心想着又是哪几个兔崽子迟了到。紧接着,上课铃响起,又传来了晨间的朗朗读书声。

“咚咚。”有人敲门。

盛夜行把门上递餐食的卡口打开,朝外问了句:“老师?”

“老大,是我,我昨晚不是没回寝室么,群山跟我说你又特么被关了……哎,你打路见星了?”李定西特别惋惜,“你是不是要被处分了?”

“我……”盛夜行难受了。

他很想说,我没打。

但是这样的话他都说不出口。

“寒老师还打了食堂的粥和鸡蛋拜托我送过来,”李定西献宝似的把早餐从卡口递过去,“喏,还有咱哥几个凑钱给你买的,你最喜欢吃的!煎!饼!果!子!加里脊肉火腿肠蟹黄肉松的呢,最豪华的了。”

“加这么多料夹得住?”盛夜行接过来。

李定西:“我给你捧着拿进校园的!”

“……”盛夜行敲了三下禁闭室的门。

李定西精神抖擞,也敲了三下。

在他们班,往墙上、窗户上敲三下的意思是“谢谢你”。

最开始是因为像林听那样的小孩儿太多,所以学校有了这么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后来,精神方向的学生多了,这个举动被很多人所遗忘,但由于班上有林听,高二七班的同学们还是记得特别清楚。

“老大。”李定西看看空无一人的走廊,“那你好好儿改造啊,我就先回教室了。”

“路……”

盛夜行开口想问,又觉得实在是没资格。

李定西听出来了异样,赶紧说:“路见星没事儿了!他在教室早读,穿着你那条球裤呢。你别说,看着还他妈挺和谐。哎,他会打篮球吗?要不要问问他加不加入我们球队?”

“再说。”盛夜行回应。

李定西临走前特别认真地说,“七班微风起,等爱也等你!”

盛夜行被他给逗乐了,“快滚。”

他说完,把目光瞟向禁闭室里唯一的小窗户。

雨滴砸在窗檐边,青苔的面积比上次来又大了不少,也不知道会不会长出蘑菇啊。

雨该停了,盛夜行想。

为了防止自己睡着,李定西躲过了念经一样的早读,又去了一趟办公室给唐寒汇报“探监”情况。

一番折腾完毕,他才抱着三角板冲进教室,看一眼走廊,再回头朝教室大喊一声:“扫黄!通通抱头蹲下!”

教室里,顾群山几个臭小子率先笑得东倒西歪。

林听扶了扶助听器,依稀辨别了“暗号”,赶紧转头拍路见星的手,说话声音大得整个教室都听得到,“见星!教务处主任来了!”

“嗯。”路见星点头,手机屏幕还亮着。

他想了想,慢吞吞地添一句:“谢谢林听。”

“不客气!”林听又震地一声吼,转过头去。

教务处主任杀进来就抓李定西,教鞭在黑板上敲得哐哐作响:“高二七班!又是高二七班!有打室友的,还有打什么的!拿个三角板耀武扬威呢?打我吗!”

李定西看看他的啤酒肚,没忍住心里话:“我他妈也打不过啊……”

“你说什么?”主任跳起来,惊了,“太没管教了!站墙角根儿去!”

李定西站过去,最开始还有模有样地罚站,没两秒就开始乱动。

多动症是慢性过程,症状持续多年甚至终身,大部分人的多动症会从幼年时期一直到青春期,少部分会终身难以治愈。

李定西得这个病少说也有十来年,也有老师强迫他罚站、自缚的,但在市二还是头一回。

教务处主任厉色道:“站好!”

“主任——他多动症啦——”

班上有人吆喝起来。

“废话!你们哪个学生什么病我不知道?!”教务处主任说完,觉得自己有点丢面儿,目光跟机关枪似地在教室里扫射一圈,寻找攻击目标。

最后锁定了路见星。

他看路见星握着手机,又怒了,“我来了还玩手机?啊?目中无人不尊敬老师是谁教你的?唐寒吗!”

“不是。”

路见星麻溜地把手机揣进兜里,“噌”地一声站好,腰板挺特直。

他坐久了,衣角卷起起来特不舒服,于是拿手去抚平。

手势特别像找武器。

旁边几个同学倒吸一口冷气。

最新小说: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 木叶之争权夺丽 无上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