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奶茶(2 / 2)

“好甜。”

路见星还真没想到褪黑素是软糖样子的。

他说完,还挺能顾及李定西的感受,往旁边床上瞧一眼,那人正睡得好好的。

盛夜行光着胳膊转身爬梯上床,“嗯,吃了睡。”

在黑暗里,他光裸的脖颈连着肩后蝴蝶骨,因为使力的缘故凸显出了肌肉线条。

盛夜行从小在舅舅家院儿里摔大的,除了保姆没人管他,背上疤痕七七八八,更别说初高中生病打的架。

刀子也捅过,别人捅的他。

路见星看他一身伤,心里像被一只大手抓紧了,也不闹腾,翻身盖住被褥,睁大眼在黑夜里直喘气。

为什么会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他的背好好看,脖颈也好看,腰腹更好看。

路见星难得想别人,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腹肌,指尖在皮肤上一圈一圈地按压,觉得不够劲儿,下定决心要加强锻炼。

他缩在被窝里,双腿夹住被角,耳根子居然红红的。

新环境让他感到陌生,下意识会对所接触的事物进行排斥。不过这段时间相处下来,好像市二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刻板生硬——希望配对治疗能顺利。

好像,盛夜行也比最开始能够接受自己一点了。

一点点。

就这一点点,已经足够令自己鼓起勇气向前一大步。

第二天起床,宿舍楼里男生们又迎来了元气满满精力过剩的一天,盆子水桶在走廊里互相碰撞,吵得噼里啪啦,路见星没被起床号吵醒,倒被撞门的声音弄迷糊了。

李定西提着盆子冲回门口,把毛巾往床边儿一搭,朝他笑:“你醒啦。”

“嗯。”路见星揉揉眼坐直,光腿准备下床穿裤子。

一旁晨跑回来的盛夜行忽然开口:“在床上穿好裤子再下来。”

李定西咋咋唬唬的,说:“为什么啊?床上多不方便……”

“凉。”盛夜行把路见星搭在椅背上的裤子甩上去,抬下巴,“穿了再下来,听话。”

路见星一声不吭,抓过裤子开始在床上坐着穿。

傻了的是李定西,傻了半天没回过神来,我操,小自闭什么时候和老大关系好了……

穿好卫衣和校裤,路见星死活不愿意穿校服。

等他洗漱完毕,盛夜行已经抽完第二根烟提神,等得烦躁,略有些不耐烦地在楼梯间喊:“路见星!”

“啊。”路见星跑出来。

盛夜行往上走几阶,无奈道:“还没好?”

路见星只穿了一件连帽卫衣,衬得脸小小的,“你先走。”

“怎么了,你说。”盛夜行一时改变不了平时对顾群山他们那群“小跟班”说话的习惯,想想又补充道:“有困难我帮你解决。”

“校服,”路见星冷着脸,“拿错了。”

“就这个事儿?你穿我的,”盛夜行把滤嘴咬着,边说边脱衣服,“我今天就不穿校服了。”

路见星不接校服,认真道:“会被骂。”

“无所谓,大不了几千字检讨,眼睛一闭一睁的事儿,”他似笑非笑地说,“当然你给我写。”

小半天的课,盛夜行是睡过去的。

他几乎从早上八点半一通睡到十二点放学,醒的时候,自己的校服又回到了自己肩膀上。旁边的路见星已经被唐寒叫去进行单独训练了。

说是什么有新的题可以供他训练。

“哎哎哎哎哎,老大。”前座的顾群山又把凳子腿儿翘起来,摇摇晃晃地,“我路哥把龙袍脱给你当被子盖了。”

盛夜行瞥他,“这他妈是我的衣服。”

“哦,我是说这么大呢,他穿着漏风似的,锁骨都露出来了。”顾群山小声地说。

他老大的声音忽然变得阴沉沉:“是你该看的?”

“不是。”

顾群山委屈,内心很想问一句,那是你看的吗。

哎,老大估计对路见星的锁骨也不怎么感兴趣。

“哎,小顾,”盛夜行踹一下他凳子腿,“洗衣房开了没?”

“开了啊,昨天还有批校服没发,张妈说晚上给我送来呢。我觉得什么外套穿着都没校服舒服,夏天穿一件,一入冬我两件儿叠着穿的。”顾群山说。

“行,”盛夜行拍桌子站起来,“我去一趟洗衣房。”

“我也去我也去!”顾群山迅速转身。

“你坐着。”

盛夜行想了下,补充道:“我要去挺久。”

去找衣服能不久么,那么多件还不一定筛选得出来。

顾群山叹一口气,冷得发慌,快自己抱紧自己了,“老大你衣服也没发下来?”

“嗯。”盛夜行留下这句,从教室后门儿出去了。

晚上,502的寝室门又被张妈敲开。

“小盛!你下午来找的衣服,又洗了遍给烘干了。见星的呀?”张妈笑着,眼角的细纹弯弯的。

她这种上了年纪的妇女最见不得特殊小孩儿,看到路见星这种斯斯文文的类型也更加母爱泛滥,明里暗里都想着能多照顾就多照顾点。

盛夜行接过衣服,对张妈说了声“谢谢”,再把路见星搭在椅背上拿错的校服递给了张妈。关上门,盛夜行坐在凳子上,跟个大爷似的把手臂搭上椅背,盯着才洗了澡出来的路见星。

小自闭每次洗完澡,眼眶连着耳朵那一片儿都红红的,下巴线条又硬又好看,水珠顺着滴过去,能在锁骨下边儿汇一圈亮晶晶的泊,一看就特别好欺负。

但盛夜行太了解了,没人能欺负得了路见星。

除了自己。

“看看,是不是你的衣服?”盛夜行把校服扔他衣物框里,“张妈给送来了。”

路见星搭着浴巾还在擦水,愣了,走过来摸摸看看。

盛夜行强压着心中急于被认同的感觉,催促道:“是不是?”

“是,”路见星深吸一口气,面上没什么表情,“你找的?”

盛夜行摆摆手,逃避似的说:“张妈找的。”

路见星停顿一会儿,发出肯定句:“你找的。”

听他这么说,盛夜行也突然就懵了。

校服都长一样,自己进去的时候百来件摆在那儿,还都透着股洗衣粉洗过的清香味,怎么自己就百里挑一了?

怎么就在那百来件衣服面前挑了十来分钟,就把路见星这件小战袍给挑出来了?

也对。

路见星当时穿这件小战袍,一举夺进他的领域,长剑挥下。

把盛夜行的“我他妈谁也不在乎”斩了个人仰马翻,片甲不留。

最新小说: 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 皓月当空 苟在仙界成大佬 玄尘道途 我有一座无敌城 猎命人 斗罗大陆外传斗罗世界 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 漫步在武侠世界 死亡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