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奶茶(1 / 2)

特别观星

第十二章

少年正处变声期的嗓音略微发哑,语气却淡淡的,像不是在陈述自己的事情。

唐春寒本来就疼他,更别说鲜少听见路见星愿意提自己的往事,眼眶一下就红了。

当事人表面不痛不痒,旁观者反而哭了。

路见星心里莫名堵堵的,千言万语说不出口,只得小声地“哎”了一声。

他这一声又把唐寒给听得想笑,又故意一脸严肃地“安排”了盛夜行一顿,把两个孩子送出图书馆,说吃了饭赶紧回宿舍好好复习期末考试。

转校快半把个月,别的没怎么变,路见星的“地位”倒是从小跟班变成了能和盛夜行并排走的人。从表情上看来,盛夜行还更像给路见星保驾护航的。

只是他不愿意承认。

六点钟正是校门口小摊贩活跃之时,卖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有,香味儿和油烟占满半个街道的空气,路见星再不关心外界,注意力也被吸引了不少过去。

烧烤老板在摊位上猛挥扇子:“烤玉米粒儿——”

路见星闻着味儿,刹住脚步。

天知道他有多想吃!

但是不能说。

他在盛夜行面前还有些拉不下面子。

而且他无法去跟陌生人说“我要买这个”。递钱可以,找零可以,但是要他直接地去向陌生人表达诉求,目前来说还有一些障碍。

盛夜行装作没看见,双手插兜在前边儿走,路见星只得小跑跟上去。

路过羊肉米线小摊,老板倒是不喊,只是空气中都弥漫着羊肉煮烂的臊香味。

老板看路见星两眼冒光似的,趁热打铁道:“放学啦,买碗米线吸溜呗?”

“不吸溜了。”盛夜行抬手制止。

他朝路见星一勾手:“路见星,走了。”

路见星埋头跟上。

又过一个饮料摊儿,老板拿着喇叭一直循环播放:“燕麦热奶茶!银耳炖椰奶!香香甜甜的冬日热饮喔!”

几乎是可预见的:路见星吞了口唾沫。

盛夜行停下来,从兜里掏手机出来扫码,问老板:“椰奶多少钱?”

在一边儿不说话的路见星冷不丁来一句:“奶茶。”

盛夜行皱眉道:“奶茶喝了睡不着。”

再说了,这玩意又涩又腻,到底有什么好喝的。以前他们初中班门口有什么避风塘,一放学那些小丫头跟一天没喝水似的凑过去,捧杯奶茶能高兴好半天。

路见星又固执起来:“奶茶。”

“听话。”

“奶茶。”

“……”盛夜行想了想,对老板比了个“2”手势,“各一杯。”

回寝室的路本来就不长,硬是给两个人走出了几公里的架势。

等终于从垃圾食品市场中脱身而出,路见星已经一手握了杯热奶,手腕上挂俩杂粮煎饼,兜里还揣了袋炸土豆。

盛夜行看他喝得眼睛都笑弯了,心里也跟着乐,“知道为什么不让你吃烧烤和米线么?”

还不等路见星回答,盛夜行踢开挡路的一块小石头,继续说:“因为对身体不好。”

“应该好吃。”路见星说完,抬眼看他。

小自闭双眼皮薄薄的两层挤在一块儿,却组成宽宽的一条,看起来还挺深。

盛夜行诧异道:“应该?没吃过?”

路见星:“没。”

“……以后哥给你买,”盛夜行又觉得他有点儿招人疼了,心中暗骂自己同情心泛滥,又说,“那你知道为什么奶茶不能喝吗?”

路见星照葫芦画瓢:“对身体不好。”

盛夜行看他一口气说完话还特得意的模样,快要乐死,佯装冷酷地说:“最大的原因是怕你晚上睡不着觉,知道么?”

路见星舔了舔嘴角的奶渍,“嗯。”

一路到寝室楼下,盛夜行魔怔了似的,脑子里不断地闪现刚刚路见星舔唇角的样子。

他又想起今天下午在图书馆的那个小歌词本儿。

他记得还有一句——

你嘴角的奶油看得我好心动。

盛夜行心里咯噔一声,总感觉大事不妙。

我好心动。

一回寝室,路见星敏锐地感觉到有凳子和饮水机移了位,改变了放置的位置,让他很不舒服。

他所接受的事物一向“刻板”,变化会让他感到不安。

不光是这个,连张妈送上来的衣服也出了点问题。

二中住宿生的校服一直是自己拿去洗衣房,然后每周有固定的时间会被送回来。他们都养得粗糙,没那么多讲究,偶尔有一两件拿错了的,都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

但路见星不一样。

他对衣物的熟悉度以及舒适感及其敏感,是不是他的衣服一穿就感觉到了。

把衣服穿上再脱下的行为重复近十次后,他终于停止了动作。

这种不安一直持续到夜里十二点,路见星在翻身几次后,决定爬梯下床去喝点水。

“还不睡?”盛夜行坐起来看他。

路见星找借口:“奶茶喝多了。”

“……”盛夜行按开床头小灯,热得把衣服脱了打赤膊,“跟你说过要少喝。”

路见星听懂他有些责备的意思,低头开始后悔。

茶好喝,奶也好喝,茶跟奶混在一起那就更好喝了!

谁不爱喝。

饮水机和凳子的事儿就不说了吧……太矫情。

其实路见星非常介意自己的“特殊”。

“褪黑素要吃吗?”盛夜行说着准备下床给他拿药,想想又皱眉道,“算了,不能给你乱吃药。”

“要吃。”路见星伸手比划,“一颗。”

他说着还舔舔嘴唇,嘴角带点儿笑,也不知道是使坏还是无意的,眼神总有那么点别的意味……要不是路见星有病,盛夜行一定觉得自己没有自作多情。

盛夜行下床拿了颗褪黑素要给他,路见星坐床上迷迷瞪瞪的,盛夜行只得说:“张嘴。”

路见星一口含上去,唇瓣干涩柔软,碰到了盛夜行的指腹。

长期练球骑机车翻墙打架的手难免有茧,这一磨磨得盛夜行眼皮都跳了一下。

这世上本没有脏话,路见星一乖宝宝起来就他妈有了。

最新小说: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 木叶之争权夺丽 无上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