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打脸(2 / 2)

现在才十点半,盛夜行准备在市区里兜一圈儿风再回寝室。

市里的路大多宽敞,盛夜行压低限速慢慢地开,才跨区从市中心骑回学校那边三环外,就发现这边的地界正在下雨。

机车轮胎从地面碾过,积水飞溅,把他一双黑靴皮头浸得湿润。

学校修在三环外的小山附近,算是城乡结合部,除了盛夜行和学校里家庭条件好的同学,其他都极少踏出这个片区。如今入冬,市里多阴雨,街道上更是寥寥无人。

市里是环形规划,三环开外就属于新城区与郊区,学生想入城往往得坐半个多小时的地铁。盛夜行的舅妈家在城中心,表妹也在那边儿念书。仅仅是一个区的距离,就把他们的生活分割成了两半。

但盛夜行挺无所谓的,有机车骑,多远对他来说都不是事儿。

盛夜行性子好强好自由,加上自身病症的原因,常常做事考虑后果又控制不住。他享受骑机车时那种身临其境的震撼,不被条框所控制的不羁与野性。

对盛夜行来说,骑上摩托车,他就变英雄。

等到了宿舍楼下,盛夜行把头盔和雨衣取下来脱掉,晾在宿舍楼的院子里,敲了敲门卫的铁链,“明叔,我回了。”

正在打瞌睡的门卫明叔忽然惊醒,见是盛夜行,愣道:“你室友没跟你一起回来?”

“李定西请假,路见星在寝室,”盛夜行站在屋檐下躲雨,“查寝了?”

明叔摆了摆手:“哎哟,今儿个你张妈早就开始查寝了,你寝室里灯都没开,一个人都没有。”

“一个人都没有?”盛夜行重复一遍,“张妈呢?”

“楼上,你快去看看。”明叔给他按开门锁。

学校宿舍一到了十一点有门禁,不能进不能出,盛夜行以前是个行走□□包,学校为他开了些例外。一来二去,盛夜行和宿管关系还可以,偶尔不愿意打扰他们作息,会选择翻墙出入。

盛夜行进了宿舍楼,三步并作两步飞奔上去,才跑到三楼就撞见生活阿姨张妈急红了脸。

“张妈。”

“小盛!你可算回来了,你室友呢?就新登记的那个,白白净净的那孩子,特别俊,跟团奶糕似的。人呢?”张妈说。

“路见星么,”盛夜行停在楼梯口,“没跟我一起。”

“对对对,”张妈掏出查寝本子记来记去的,“他去哪儿了?没跟你一块儿呐?”

“不熟。”盛夜行说。

他低头掏手机,给路见星的微信打了几个电话也没人接。

——在哪?

等了一分钟,没人回。

外面雨势越来越大,漆黑一片。在他们沉默的一瞬间,远处炸开声声惊雷,闪电亮透了半边天。

“我去找,”盛夜行擦了一把下巴颏儿滴过的雨水,“张妈您先别通知我们老师。”

张妈看他急匆匆地上楼进宿舍,跟在后边儿不放心极了,“你一个人?”

“嗯。”

处事难得沉着的少年低头去咬衣服下摆,将打湿的卫衣脱了下来。

盛夜行从衣架上套了件防水的冲锋衣,再在李定西位置边转了圈儿,扯了件保暖的羽绒服下来抓在手里,直接去开门就要走。

张妈拦住他给他塞伞,“小盛你带把伞啊!”

“不了,”盛夜行关门,“影响我跑步速度。”

张妈在后面边追边喊:“你不骑摩托去?”

“不。”

张妈看他情绪不太稳定,小心试探道:“不带药?”

“不带。”

“记得看路啊!别你小子也走丢喽!”

“方圆十里就没我找不到的人。”

盛夜行扔下这么一句,也没走正门,直接从宿舍楼下的砖头边踩着墙就翻出了校外。

他动作利索,臂力惊人,再加上腰腹有力量,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越过了插满玻璃片的墙面,只剩张妈和明叔两位中年人在后面看得目瞪口呆,彻底见识了这浑小子平时是怎么出去的。

学校地方偏僻,一到夜里,街上铺面开着的也少,盛夜行一路顶着雨跑过紧闭的店门,心中的不安感越来越重。他喘着气,总感觉路见星就在某个地方,甚至自信到手机都没看。

他以为他是能找到路见星……

却不知道是自己犯病了。

从张妈说路见星不见了的那一刻起。

最新小说: 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 皓月当空 苟在仙界成大佬 玄尘道途 我有一座无敌城 猎命人 斗罗大陆外传斗罗世界 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 漫步在武侠世界 死亡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