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不眠夜(1 / 2)

特别观星

第五章

盛夜行接过了路见星抄得工工整整的笔记,一时形容不出自己的心情。

路见星确实是抄笔记给他了,但从始至终都没有看过他一眼。

路见星像瞳孔无焦距,略显焦躁地坐在板凳上翘凳子腿,又不知道在草稿本上漫无目的地画什么,怎么喊他他都不应。

放学,路见星被唐寒叫去训练室进行干预治疗。

市二各方面硬件都非常到位,部分设施有些老旧。单独的训练室设在操场的另一头,隐藏在安静的树丛间,像误入校园的森林小屋。

为了后期治疗效果明显,唐寒还专门问了盛夜行有没有空去观摩。

毕竟是室友,已经相处了几天。

盛夜行把篮球袋一拴,打个哈欠:“没空。”

“夜行,”唐寒语气软下来:“最近你情绪好些吗?”

“嗯。”盛夜行闭闭眼,眼睛干涩,“吃药就没问题。”

上回自己因为发脾气砸了寝室几条凳子,又压不住说话的声音,他自己一怒之下把自个儿关进禁闭室待了好几天,出来人都变闷了。

他在禁闭室里也想砸东西发泄,找不到东西就拿拳头砸墙,砸得墙灰落一地,最后校医拎箱子飞奔过来给他包扎,还没来得及上绷带,盛夜行就说没事儿,就等它流血。

流血我舒服。

面对校医略为难言的表情,盛夜行在内心唾骂自己。

操,我他妈是变态吧?

“要先回寝室休息吗?”唐寒看他脸色不太好,语气软下来,“路见星的事儿……你不想帮就算了,老师不强求。你也没有义务说必须要帮他。”

“老师,我直说了,”盛夜行受了唐寒很多关照,也只好实话实说:“我治不了他。”

而且没精力管。

唐寒试图挽回:“但你可以……和他一起。”

“我忙。”盛夜行又拒绝了一次。

他明白,如果现在不快刀斩乱麻地拒绝掉,未来自己的不作为或许还会影响到路见星。

他不能做如此吃力不讨好、害人又害己的事。

唐寒轻轻叹气。

正要走,盛夜行忽然说:“对了,唐老师。他不是小绵羊。”

唐寒看一眼旁边沉默的路见星,“小绵羊?”

“有空您找季川老师教教他防身,少受点欺负。别一打架就想开瓢,得不偿失。”

“开瓢?”

“嗯,开瓢。”

撂完话,盛夜行扭头走了。

他低头,从兜里掏出褶皱的纸。

这张就是上课的时候路见星给自己抄的笔记。

才进治疗室没几分钟,唐寒快被路见星给整崩溃了。

她把一只篮球、三只毛绒小狗放在一处,再加了一只玩具猫,摆出一起打篮球的造型后说:“见星,你告诉我,你现在看到了什么?”

路见星瞟一眼,通过几十秒时间消化老师的问题,低头在纸上写:篮球(橘)1、猫(好看)1、狗(好看)2。

唐寒明白了,他感受不到“群体”,也不认为物与物之间会有交流共存关系。

她又把三张小男孩背书包上学的照片拿出来。三张图上分别是同一个小男孩背着书包路过了河边、花园、马路。

唐寒又说:“这三张图讲的什么?”

等了几分钟,只见路见星眼神酷酷的,说话语调毫无起伏:“a河边,b花园,c马路。”

唐寒努力解码:“abc是?”

路见星:“三个人。”

“他们三个人,路过不同的地方?”唐寒重复一遍,“他们是三个不同的人?”

路见星点点头。

他也不能把动作联系到同一个人身上,他看万事万物都是“个体”。

他们被称作“星星的孩子”。

初次听到路见星的名字时,唐寒还觉得巧,后来才知道是父母特意改的,说希望儿子能在别人眼里看见自己。

看见不再孤独的、能入他人眼的自己。

唐寒见他眉心紧拧,已经有些摆出抗拒姿态,拍拍他的肩膀,说:“见星,今天表现已经很不错了。下周我们继续单独训练,好吗?”

“嗯。”路见星低头喝饮料,把吸管咬扁了。

让他边说话边喝水已经是他的极限,单线程行为模式已经占据他的生活习惯。路见星就好比一台pc端电脑,只能打游戏不能连网,自己玩儿还好,碰上非人机就要出毛病。这台电脑也只能专心打游戏,听音乐也不能同时进行。

陌生的环境总是让路见星感到慌张,但他的所有情绪都如冰沉海底,藏得深不可测。

脑部发育出了问题不代表智力障碍。

他在做出努力。

回教室的路很长,他靠着走廊里边儿走,走得也慢。先天性障碍使他看路需要全神贯注,怕一个不小心就崴脚,会惹来同学笑话。

他的自尊心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路见星已经知道什么叫“被嘲笑”了,也知道什么叫异样的眼光。

他对此非常敏感。

回教室收好书包,路见星去门卫传达室拿了母亲寄来的包裹。

他冷着脸不讲话,门卫还以为这生面孔耍酷,直到看见他胸牌上的“高功能”才忍住少说几句话。

放学时间,校园内人挤人,路见星把连帽衫戴得紧紧的,几乎想只露出口鼻呼吸。

他不禁想起早上跟着“那个人”走时,“那个人”像自动分频出了一条宽敞的路——

自己只需要跟着走就成。

刚出校门,李定西老远看到路见星一个人走,扔下一帮哥们儿就冲过去揽他肩膀,振地一声吼:“我的小星星!”

路见星下意识躲开他的手,李定西很尴尬地捞了个空。

他搓搓手,局促道:“星星,哪有你这样儿对室友的?”

路见星睨他:“……”

其实更像在瞪。

但李定西看不出来,路见星是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去“接纳”他。

李定西惋惜地拍拍他肩膀,揽一下表示亲密:“哎,算了。你说不了话。对了,我今晚要回趟家,我……”

路见星第一次抢断别人的话:“我,说,得,了。”

“啊……你说!你多说几句?”李定西热心地鼓励他。

“……”

路见星又憋不出来了。

最新小说: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 木叶之争权夺丽 无上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