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初拥(1 / 2)

特别观星

第六章

配对治疗的事儿一天不取消,盛夜行就一天不安稳。

除此之外,盛夜行还意外地发现了一个事:

他总会在自己铁下心不搭理人之后,抬起头用他湿漉漉的眼神看自己,典型地吃准了自己吃软不吃硬。

大多数时候,路见星又是酷酷的。

每天早上起床洗漱完毕,他就坐在那儿掏画笔。他往往纠结很久选深蓝或是铁锈红色,选好后就对着镜子在眼尾点一个小圆点。

他已经连续好几天都点的铁锈红色,远远看去像眼尾长了颗朱砂痣。

十一月早晨的太阳出得晚,一到起床时间天空还是阴沉沉的。

冷得让人起不了床。

盛夜行怕冷,但还是得坚持着起来。他率先下床,再翻出靴子系好鞋带,半裸着上身咬着背心就去卫生间洗漱了。

常年运动的少年躯体难免泛古铜色,腹肌也是照着杂志上的男模练的。高一的那小三个月暑假结束之后,盛夜行再一对比,哎,自己的还比杂志上好看。

等等。

路见星走路没声,居然也学着他的样子端个盆在大冬天用冷水冲头发?

盛夜行擦干头上的水,皱眉,“你干什么?”

“……”路见星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你是冰块做的?”盛夜行伸手把盆子抢过来,看他红润的脸色,说:“有热水不用非要用冰水,生病了没人照顾你。”

过几秒,路见星看他给自己接了热水,所有不解化成一个字:“你。”

“我?你身体有我好?你让我一猛子扎长江里去游个花样都没问题。”盛夜行又洗了把脸,没耐心了,“你用热水洗。”

路见星终于感受到盛夜行好像不太“看得起”他,嘴唇咬得发白,也没吭声。

男生冬天用冷水洗不是很正常吗?以前从来没有人管过他这个。

老实说,自己也是个有身板儿的。

路见星还是固执地认为自己也可以用冷水洗,他倔着没接。

“我和你不一样。”盛夜行再次强调。

他看路见星就像看个小动物,不觉得他身体能有多好。

路见星冷着脸站在原地,表情就三个字:你放屁。

“我脾气不好,话只说一遍,”盛夜行看他死倔,懒得多说,直接把热水盆推过去,“必须。”

说完转身就走。

早上路见星洗头花了些时间,盛夜行系鞋带也系得异常地慢。

系完他就在门边倚着等路见星,表情还是很凶又不耐烦,活像初中那会儿打架要堵人。

路见星磨磨蹭蹭地穿好鞋,正要跟上,又发现盛夜行不见了,再下楼梯,又看到盛夜行在楼梯口等得一脸不悦。

“你好慢。”盛夜行扔下这句就走了。

两个人还是一如既往地一前一后,过了楼下卖鲜花的店子再过飘香四溢的早餐店,盛夜行故意只买了一份,问他:“想吃么?”

路见星握着书包带子看他,还是没憋出一个“想”字。

不吃算了。

盛夜行往路口走了没几步又折回来,暗骂一声,还是得给他买早餐吃。

接过盛夜行买的早餐,路见星从包里摸了五元出来递给他,抬起头,眼尾那颗红色小痣在晨间的阳光下晒得璀璨发亮。

他突然萌生出一种想摸一摸的想法。

要是换做李定西那个病,盛夜行觉得自己肯定会忍不住往路见星光洁的额头上来个响亮的脑崩儿。

然后,被路见星拎垃圾桶爆头,再一脸血地进校医院。

……他万幸自己没多动症。

“走,跟紧点。”

他往前走几步,又扭头划分界线,“路见星,跟丢了没人找你。”

他一个全校重点观察对象带了个小自闭,一过校门所有人都望他,盛夜行也不恼,停了步子往路见星身边儿挪个步,以自己的身高优势用眼神碾压一圈儿众人,再带着不发一言的路见星冲进教室。

帮室友“站个街”,在很多时候能隐去不必要的麻烦。

自从带了路见星,盛夜行早上都不踩点也不迟到了。唐寒那么照顾他,他不能带头耽误老师的重点栽培苗子。

上课上一半,盛夜行忘了吃早上那一道药,举手说去办公室兑药喝,顺便还有私事。

虽然他的私事一般除了请假就是翻墙,但唐寒看他情绪稳定,点头批准了。

盛夜行想请的是体育课的假,所以还要专门跑一趟体育办公室。

体育办公室在走廊尽头,盛夜行走得不紧不慢,好不容易边看风景边晃荡到门外,发现身边就是五层楼高的围栏。

他垂眼往下看,生出一种想往下跳的感觉……总以为自己长了一双翅膀。

他明白是自己又有点情绪上涌,赶紧清干净不该有的想法,想起来自己有一小段时间没发病了。上回被拉去禁闭室,就是因为差点儿徒手砸了学校医务室的窗户。

一拳头收回来,指腹上被玻璃渣割得全是血痕。

正准备敲门,他忽然听见门内隐隐约约有人提了句“路见星”。

他鬼使神差地停下了敲门的手,靠门边儿开始听。

“哎,那孩子是隔壁市来的,爸妈精疲力尽了就甩给学校。你看看,那么多特教学校,哪有把自闭症小孩儿往封闭式学校送却不送关爱中心的?”里边说。

又一个声音讲道:“可不是嘛!唐寒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班上有两个最让人头疼的小孩,那不得累死啊。哎,昨天我上课,喊那个自闭症小孩上来写题,他愣是没动。也不知道是听不见还是理解不了我的话。从外表根本看不出这孩子有问题,太可惜了。”

一位女老师担忧地说:“会不会是不想呢?我总感觉他特别好强,没有看起来那么乖顺。不过,他跟夜行住一块儿,两个人迟早得打起来。”

盛夜行听得眉头一跳。

他抽完一根烟,把烟头直接拿指头搓灭了扔垃圾桶边,再把领口重新扣好,伸手去敲门。

“咚咚。”

“是吧,我也觉得那个小孩……哎?请进!”女老师猛地住了嘴。

盛夜行面无表情地开门,靴子踏上门槛,整个人身子一晃一晃的。

他进了办公室,体育老师对着他喊:“夜行。”

“嗯,老师。我请假。”盛夜行掏袋子准备泡药。

仿佛他只是来通知,不是请求。

老师问:“请什么假?”

“修车,”盛夜行说,“我车坏了。”

“车坏了啊……车坏了就不骑了嘛……你天天出去玩儿,多危险啊?”

“锻炼身体啊老师。”盛夜行掏出冲剂泡药,头埋得低。

这倒不是什么控制药物,他只是感冒了。

老师见盛夜行眼眶泛红,有点担心他情绪不稳定,“可下一节体育课很重要……”

“我一直在用的修理厂只有那天下午有时间。”盛夜行说。

“最近心烦?”老师看了看监控摄像头,“出去抽根烟?”

“才抽了,”盛夜行笑了,“在外边儿。”

女老师有点尴尬,不好意思地也跟着笑:“听了好一会儿了?”

“嗯,”盛夜行用勺子搅拌热水,像作保证似的,“我不跟他打架。”

自己还没混蛋到欺负路见星的地步。

他才说完,身后办公室门又开了,进来的人是前几天帮忙搬宿舍的季川老师,“夜行?你怎么在办公室?没去上课?”

“请假。”盛夜行补充,“去修车。”

“见星这几天情绪挺好,你不继续看着点儿他?下个月要考核了。”季川一边咬笔一边往教材上画图,教学生需要的教案更为复杂,他几乎没有多少私人时间。

“我是我,他是他,”盛夜行皱眉,“别提他。”

现在人人都把他和路见星绑在一块儿。

他仰头一口把苦涩的药灌了,从兜里薅一颗糖剥开吃。

宿舍里那一大罐子糖还是小盛开给他的,说哥哥喝药吃这个就不苦了。

最新小说: 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 皓月当空 苟在仙界成大佬 玄尘道途 我有一座无敌城 猎命人 斗罗大陆外传斗罗世界 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 漫步在武侠世界 死亡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