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小暴龙(2 / 2)

李定西是个雷声大雨点小的,正被忽然发作的路见星吓得够呛,站到一边儿躲战火。

他平复下心情,觉得是自己手贱,压根儿不该去惹一个要和自己相处一年的室友。

路见星这一凳子没能顺利抡下来,脸上隐约有怒色。

不过异于常人的是,他的怒色又全集中到台球杆上了。

不让打人,他潜意识又觉得“是球杆捅我”。

思维里,他对球杆只能由人动手拿起来攻击没有概念。

看路见星的眼神一动不动的,盛夜行也大概明白了他在想什么,把李定西的球杆一把夺过来摔到地上。

盛夜行说:“踩它。”

路见星这回听话,抬脚就往球杆上踹了一狠脚,力道极大。

球杆直接砸向床脚,发出“咣——”的一声巨响。

“我操!”

李定西明显被吓了一跳。

“你舒服没?”盛夜行拍拍手上的灰,对着路见星指了指李定西的头:“看,这儿不能随意砸,会砸死人。要砸砸这里,”他又指李定西的腿,“给他打断了之后,三个月就能康复。”

李定西继续傻了吧唧地发愣:“啊?”

盛夜行眼皮儿都懒得抬,“啊什么啊,认栽吧你。”

寝室内一阵沉默过后,路见星也还是没说话。

“救命!”李定西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儿之后,跳起来抱盛夜行的腰,“老大你不能这么卖我!我哪知道他特么的就一小炸 ` 药包!”

“响鼓不重锤,你记住了。”

盛夜行从兜里摸一根烟出来叼上,抹了指尖的灰,斜眼看李定西:“你还招惹他么?”

“不惹了……”李定西说。

盛夜行点头:“嗯,好好相处。我得出去了。”

“什么?你今晚不住宿舍?”

“嗯,有局。听说新修了小路,凌晨没什么人,我想去试试路。”

他说完,李定西在后边儿跳着喊:“老大你今晚还拿可乐洗你的车吗!”

“你不嫌黏糊啊?”盛夜行想伸腿踢他屁股,气乐了,“就洗过一次,你还惦记上了?”

而且那次还是自己喝多了,直接开几瓶就往坐垫儿上倒可乐,洗得整个坐骑一股子味道,跨上去都没有打火,空气都是甜腻甜腻的。

“再洗的话带上我啊!”李定西说完,伸手去拉他。

他一皱眉,吓得李定西又赶紧放开,问:“老大,带药没?”

“带了。”

盛夜行拂开他的手,抓桌上车钥匙甩进衣兜,开门要走。

他像想起什么,慢慢回头,从兜里拿了个手机扔给李定西:“拿着。”

李定西傻了,“啊?”

“你手机上周不是被寒老师收了?拿着我的。”

“我……我,拿着做什么?”李定西问。大哥你的手机我也不敢乱翻啊。

“被他打残了记得自己叫120。”

盛夜行说完去穿鞋,睨了一眼路见星,给李定西留了个潇洒背影,“走了。”

“咣。”一声。

门摔上了,摔得十分暴躁。

李定西的眼神瞬间落到路见星身上,只见这人还在玩地球仪。

他头发没染过,皮肤偏白净,脸又小又精致,除了眼神之外,真看不出来是个攻击性极强的人,仿佛刚才动手的不是他。

警惕性和求生欲迫使李定西住嘴,又忍不住想活动自己,干脆冲了澡去床上做仰卧起当作派遣。

以前盛夜行在寝室,总嫌他动静大了,太吵。

现在,路见星好像听不见他的“噪音”。

路见星安安静静地洗澡换衣,摸到床上去盖上被子,然后睡觉。

他怕黑,可一闭眼就真的像整夜没有动静。

“路见星,”李定西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敲敲床板:“路见星?哎,路见星!”

“……”

“你说几句话呗?我们商量商量,你以后别揍我了。我就是想戳你一下,没别的意思。打是亲骂是爱,我……”

“……”隔壁床还是没声儿。

“哎,你是真的不能讲话吗?”李定西把双手交叉起来不停地搅动,他压根睡不着也控制不住自己想乱动的欲望。

忽然,隔壁床传出一声:“困。”

路见星甚至感觉,要是李定西再多几句话,自己会忍不住拿被褥把自个儿捂死。

“啊哦哦哦!你睡,你慢慢睡……”李定西一下没控制住音量,感激涕零,简直快给路见星唱《摇篮曲》了。

他搓搓手,说:“晚安,小星星。”

路见星:“……”

连个鼻音都吝啬给他。

然后,寝室内呼吸声平缓、渐弱。

李定西吓得半夜爬起来看人还是不是活的。

明明睡相那么乖那么甜,不翻身也不打呼噜,连梦话都舍不得讲几句,怎么发起飙来跟暴王龙幼崽似的。

上一个让自己感到瑟瑟发抖的人还是盛夜行。

完了,两个让自己感到瑟瑟发抖的人即将和自己同住一个屋檐下,李定西感觉到了威胁。

继续瑟瑟发抖……

哎?抖着好爽。

有多动症的李定西如是想道。

于是,有惊无险的第一夜就这么过去了。

最新小说: 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 皓月当空 苟在仙界成大佬 玄尘道途 我有一座无敌城 猎命人 斗罗大陆外传斗罗世界 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 漫步在武侠世界 死亡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