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小暴龙(1 / 2)

特别观星

第三章

不?

盛夜行被逗笑了,摇摇头没说话。

意识到自个儿在自讨没趣后,他干脆回自己的床位边坐下,边拆药边看路见星折腾模型。

毫不夸张地说,他在市二待了那么多年,不管男的女的,他那机车后座没有人不想上的。倒不止是因为爱情,只是因为他们平时出校限制多,娱乐活动少,大都艳羡能在马路上风驰电掣的盛夜行。

路见星是个神人。

谁都靠不近,跟在寝室里养了只刺猬没什么区别。算了,没劲。

那时候盛夜行还没意识到,刺猬背上全扎手不错,但肚皮是软的啊……挠痒一摊开,小刺猬晾肚皮儿,又热又好捏。

“行,爱去不去。”盛夜行说。

拉倒,说什么这小自闭都听不进去。

他索性碎碎念似的多说了几句,又觉得自己这个大哥哥室友当得憋屈,气得差点一脚踹翻凳子。

自己一天天的已经够烦了。

一不留神瞟到路见星,却发现对方的眼神却像黏在了自己身上似的。

“你还看我?”他站起来,扯掉校服边粘上的棉絮,怒极反笑,“好看?”

原本他以为路见星还是不鸟人。

结果,路见星抿紧嘴唇,居然他妈的“嗯”了一声。

声音很小,却足以让盛夜行听见。

服了,还挺会。

表达能力不太好但是内心戏还挺丰富?

这种人像奶球似的,外表冰冰凉内心黏糊糊,跟自己安排到一块儿,这不是闹着玩儿吗?

自己基本一周没太多时间待在学校,大部分时候都骑机车进市里浪去了,山芋都没他烫手。

盛夜行紧绷的全身放松下来,正打算说句什么,寝室门口又“嘀”一声,他的小弟李定西回来了。

李定西就是个多巴胺分泌过剩的,拿大鱼叉子叉他都制不住,一回宿舍就上蹿下跳,逮住盛夜行就嚎:“我操!盛夜行!”

“别扯。”

盛夜行瞄一眼自己的衣服,“松手。”

李定西松开他,“老大,我有话对你说。”

“不听。”盛夜行头也不抬。

李定西:“真情告白。”

盛夜行正在系扣子的手顿了下,“嗯?”

“真的,老大,你居然回宿舍住了,尔等陋舍是蓬蓬生辉……”

“闭嘴,”盛夜行嫌他吵,“是蓬荜生辉。”

“行吧……哎不过你真挺久没回来住了!我靠,这小漂亮谁啊?”

注意到宿舍有陌生面孔后,李定西放下拴手腕的绷带条,把随身携带的台球杆子立到床边。

盛夜行低头拴鞋带,语气冷冷的:“新室友。”

李定西:“往我们宿舍塞人?老师疯了?”

盛夜行点头:“嗯,疯了。”

转过脸,李定西笑嘻嘻地朝路见星构建友谊的桥梁:“嗨?”

“……”路见星还在搞模型。

“喂,新室友?我叫李定西。”

李定西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耐心也快没了。

“……”没反应。

“你好?”友谊的桥梁塌了。

“……”继续玩模型。

盛夜行被李定西的哈喽三克油式打招呼烦得脑仁儿疼,抬脚抵在李定西凳子上,警告道:“你别他妈打招呼了,他自闭症,挺严重的。”

根本不理人。

盛夜行没有注意到的是,当他说出“自闭症”三个字时,路见星的后背轻轻地颤了一下。

李定西问:“自闭?”

“嗯,交流不了。”

盛夜行知道他可能对这方面认知匮乏,补充道:“也感受不了。”

“不至于吧,有那么严重?”

没想到今天李定西像磕了药,手脚上发条,直接抓过拿回来的台球杆子就往路见星后背戳了一下,力度并不大。

但就在他戳完收杆子的那一瞬间,路见星几乎是同时拎着一秒前还在自己屁股下面的板凳就站起来,满脸阴郁地盯着李定西。

说是在盯人,倒不如说在盯李定西的台球杆。

这个,敢,戳,他,的,东,西。

东西。

他的目光紧盯着台球杆,再看看李定西,花了好一会儿功夫才把这两件“事物”联系到一起,得出结论:这人戳我。

结论一成立,路见星迅速转移目标,单手用力挥臂,直接把板凳抡起来,紧接着李定西一声惊呼,根本都来不及躲!

他要砸李定西的头。

盛夜行见事态不对劲,向前一步,立刻抓住即将砸下来的板凳腿,“别乱动!”

厉害,直接开瓢?

盛夜行把板凳腿往地上扯,用力钳制住他,“先放下来。”

路见星:“……”

看见他眼里的乖戾情绪,盛夜行总算明白了——路见星还真不是什么普通意义上的难相处。

“这儿没人惯着你,把凳子放下来,”盛夜行努力回想着平时寒老师怎么对自己进行干预式注意力转移的,“去玩你的模型车。”

他的语气已经压到最大限度。

最新小说: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 木叶之争权夺丽 无上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