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真香(1 / 2)

特别观星

第四章

第二天大早,盛夜行风尘仆仆地在七点起床铃声响起之前回了寝室。

“吱呀——”一声门开了。

他脱掉外套,甩干上边的雨露,把帽子取下来挂在床沿,最后才坐凳子上脱靴子。

飚一夜下来,他确实累了。

城南那帮人仗着车更好,飚起来无法无天,油门声音大得盛夜行险些动手打人。

飙车就飙车吧,飙车难免有噪音,但盛夜行就是要安消 ` 音 ` 器。

让他爽得头皮发麻的是不要命的速度,不是声音,他讨厌聒噪。

噪音一大,他便率先下了车,把车锁了站在旁边没说话。

之后路上就没有车的声儿敢比他响了。

盛夜行是没爹没妈的种,大家都知道。他在这一片混大不说,人狠脾气硬,光脚不怕穿鞋,前段时间还是未成年。

清晨,天蒙蒙亮,寝室里遮光帘不顶作用。

学校在市里三环边儿上,邻近郊区,后门翻出去就是条宽阔的马路,常有大货车经过。货车司机开夜路,晚上喇叭摁得响,经常半夜吵醒人。

盛夜行现在一听货车喇叭声就比听起床号还管用。

他薅一把头发上的水,正准备要换上校服,抬眼就看见路见星从上铺爬下来。

小自闭看起来脸色还可以,昨晚应该没被吵到。

路见星迷迷瞪瞪地差点踩滑,盛夜行居然在他险些失足的一瞬间伸出了双臂,不过幸好路见星没摔下来。

“下楼梯看着点,别梦游。”盛夜行伸回手。

这种保护欲到底哪儿来的?

路见星不见得是“弱者”,自己也没理由啊……

他走到阳台上去拉开窗帘,把窗台上积攒的烟头全倒进垃圾桶里,抬头望向屋内,才发现路见星没穿睡裤。

腿很长,比李定西以前贴墙上的画报女团还好看。

盛夜行愣了一下,迅速转头避开。

他很想问路见星为什么睡觉不穿裤子,但知道不会有回应,干脆懒得问了。

洗了把冷水脸回来,盛夜行发现路见星已经收拾完毕换好校服,蹲在自己座位上系鞋带。

他不是很会,来回绑了十多次,干脆直接把鞋带一股脑塞进鞋里。

盛夜行啧一声。

路见星扭头看他。

然后,盛夜行看见小自闭就着清晨的阳光,对自己说:“早。”

一句鼓起勇气的打招呼。

“……”

盛夜行没说话,他在纠结要不要给出回应。

当然,盛夜行也不知道路见星到这一句问好,是他今早五点醒来后在脑海里排练过无数遍的。

此时此刻,盛夜行还紧皱着眉头。

唐寒说配对治疗没错,但他和路见星之间就一死胡同,根本走不通。

更何况自个儿发病期不稳定,万一哪天不小心伤了身边的人呢?

路见星又不会哭又不爱说的,被揍了都不知道为什么。

很自觉的是,路见星也感觉到了盛夜行似乎刻意与自己保持距离的想法。

上学路上,两人一前一后,中间隔了十米远,却像有根无形的线在彼此之间连接。谁都不想搭理谁,又忍不住去看对方有没有还在。

市里三环外整治少,一到早晨,马路街道总被小摊贩挤得水泄不通,大多数人都赶这个点儿买早饭。

卖煎饼果子的、卖醪糟汤圆的,应有尽有,盛夜行看都没看几眼,不觉得多饿。

每走几步,在前边儿带路的盛夜行总会扭头看一眼路见星跟没跟上。

还好,小自闭虽然不说话,但还是乖——正背着书包哼哧哼哧地跑,跑得一脸冷漠。

偶尔盛夜行刹车停下,路见星总险些撞上来。

市二校门口鱼龙混杂,花样还是挺多。

经常教室上课铃响了,盛夜行还在校门口磨蹭着不想进去。

掏出纸币递给摊贩,盛夜行说:“可乐,谢谢您。”

路见星的眼神在可乐瓶子上停留了几秒。

盛夜行说:“哎,你喝么?”

他故意要了瓶可乐在路见星面前晃一下,有点儿希望路见星能说一句“想喝”。

路见星没有。

“算了,谁大早上喝可乐啊。”盛夜行把可乐瓶盖慢慢拧开,又慢慢拧上。

路见星心想:我啊。

抿了抿嘴,他没说出口。

因为迟到了,两个人刚进校园就被保安拦下来登记名字。

保安看见盛夜行倒是见怪不怪,直接把花名册递过去,“高二七班盛夜行又迟到了?来,走流程办事儿。”

盛夜行面色不善地接过花名册,从兜里掏了个印章,“啪”一声摁上去。

上边龙飞凤舞地一个“盛夜行”。

他高一的时候懒得签字,就直接花了十块钱刻章了。

因为这事儿,还在学校里“火”了一阵,所有人都把他当神人。

虽然盛夜行并不享受这种感觉,他知道自己很异类。

路见星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

这人确实是个特别怕麻烦的。

察觉到路见星好奇的眼神,盛夜行反手把可乐瓶盖子拧好放回连帽兜,空出手指了指花名册,说:“路见星,我们迟到了。”

“嗯。”路见星眨眨眼,装懵。

“在这儿签你的名字。签完跟我回教室上课,快点。”盛夜行说。

路见星听明白了,冷着脸。

然后,路见星弯下腰接过笔,一字一划地写了两个方块儿汉字:星星。

“操……”

盛夜行差点咬到舌头,居然有种被萌到的感觉,“路见星,签你大名。”

停顿了几秒,路见星耳朵一热,有些局促地划掉原本写的小名。

我是傻了吧。

一早晨饿肚子没吃饭把脑子饿坏了?他其实特别想吃,但陌生人太多,没盛夜行在他根本一个饼都买不到。

看路见星认认真真地一笔一画写完大名,盛夜行才领着他往校园内走。

走到教室门口,盛夜行看空荡荡的教室,一拍脑门。

是自己今早太走神了还是怎么的,居然忘了今天第一节是体育课。

“走,跟我去操场。”

他说完就走,也不等人。

路见星书包都没来得及放,又急匆匆地跟上去。

看路见星跑得小脸通红,盛夜行烦躁的感觉又上来了。

他放慢脚步,等路见星一节一节地下楼梯,随口聊开:“你以前的学校上体育课吗?”

路见星消化了一下这句话,摇摇头。

盛夜行说:“我们这不是一般的体育课,是练习身体协调的。应该对你有用。”

知道路见星不回应,盛夜行又说:“我们班有些同学得的病叫’统感失调’,会协调不良,吃饭做事儿只用一只手,常忘了另一边。还特别容易跌倒,分不清左右方向,动作很慢……”

路见星下完最后一节阶梯,停下来看盛夜行。

他指了指胸牌前写的“高功能”,再指指自己,说:“我。”

盛夜行不屑道:“小问题。”

他想想,说:“你不会伤害到别人,问题就不大。我这才是不治之症,我一激动就毁灭世界。”

路见星勾勾嘴唇,抿着没笑出来。

盛夜行不知道他明不明白“躁狂症”这个概念。

因为一般来说,自闭症患者很难对别人感兴趣,但是自闭症谱系障碍分许多种,其中最严重的才是典型自闭症,是较为严重的广泛性发展障碍疾病。

如果有谱系障碍中的特征之一,基本就能有定论,问题只在于损伤的深浅。外界最多的误解就是“自闭症小孩不讲话”、“不会关心别人”、“极端孤僻”。

并不是这样的。

“你还会偷笑?多笑几个看看。”盛夜行看他逐渐靠近自己的身体,不习惯地往旁边挪了挪。

最新小说: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 木叶之争权夺丽 无上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