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第 97 章(2 / 2)

记录了一个凄美的故事。

几百年前,富锦花园自然还不是富锦花园,那儿是鬼王慕容天的地盘。慕容天法力无边,以鬼魂之身修炼成鬼王,名震四方,连酆都大帝都对他颇为忌惮。而这样的一个鬼王,后来遇到了一个温柔的凡人女子南宫葵,开启了一段轰轰烈烈的恋情,然而因为人鬼殊途,这个世界的观念是种族不同无法相爱相守,相爱就是破坏了天道规则,最后慕容天与南宫葵惨死。

不过南宫葵临死前已有了身孕,慕容天为了让他的后代延续,拼尽全身修为保住了南宫葵的腹中胎儿,硬生生地将胎儿的魂魄抽出,注入到一颗蛋里,托付给了土地神晚景。

他担心胎儿诞生后,无所依靠,又走了歪门邪道,为自己的后代留下了一块地,就是富锦花园那一块地。

等蛋吸收了三百六十年的天地日月精华,就会破壳而出,继承那一片土地,成为那一片土地的主人。

而那一片土地的所有生物,不管是活的还是死的,但凡住在里面,都将会是土地主人的奴仆。

林星河一看这个设定,不由啧了声。

这妥妥是主角的设定,金手指也太大了。

不过她想得多,也想得仔细谨慎,也不一定是主角,这设定从土地主人的奴仆看来,也是有可能是反派boss,正道主角很有可能比反派boss还有更大的金手指,但不管从哪个层面来说,慕容天和南宫葵的孩子,是主要角色之一了。

林星河拿手机把上面的记载拍了一遍,放了回去,毕竟这是小说世界里的重要剧情之一,酆都大帝回来了,发现不见了,说不定会给他们使绊子。

林星河又算了算时间,从记载上看来蛋吸收三百六十年的天地日月精华,就会破壳而出,虽然不知道三百六十年这个设定怎么来的,但是按照这样的设定和现在的时间,距离主要角色之一破壳而出,还有十年。

林星河倒没有很意外,学校这样的安排也是她之前的推测之一。

既然知道主要角色之一在哪儿,这就好办了。

林星河扭头看向谢无安。

谢无安打从进来藏书阁后一直很安静,不是指表面的安静,而是内心的安静,竟然一句心声都没发出,安静得她都以为阿芙洛狄忒的眼泪失效了。

她走到谢无安面前,扬了扬手机,说道:“我找到线索了!”

谢无安:“哦?”

林星河把看到的记载和谢无安说了。

谢无安反应很冷淡:“哦。”

内心也很安静。

林星河有些不习惯,多打量了他几眼,却见他面无表情地侧过身,淡道:“找到就回去吧。”

林星河说道:“接下来要去找富锦花园的土地神晚景。”

谢无安:“哦。”

林星河伸出手。

谢无安目光复杂地看了一眼,也没任何心声,直接牵着她,略施仙术,离开了藏书阁。一出藏书阁就松开了林星河的手,旋即两人又离开了地府,回到了富锦花园的门口。

林星河见状,便以为谢无安不大乐意和她一起找线索了,便道:“仙君,我一个人也可以找土地神,我知道她在哪儿。”

谢无安淡淡地“嗯”了声,也没离开,继续跟在了林星河的身侧。

林星河根据酆都大帝藏书阁里记载的土地神位置,将她敲了出来。

林星河面不改色地对晚景道:“我是受鬼王和鬼王夫人之托,来取蛋的。”

晚景狐疑地看着林星河,问:“你有何证据?”

林星河道:“鬼王临终前交待于我,在他的后代诞生前十年,命中注定有一劫,特地让我来保护……”她微微让了让,露出了半个工具人谢无安。

晚景一见谢无安身上的仙气,顿时不疑有他,将保存了三百五十年的蛋交给了林星河。

蛋非常巨大,不是鸡蛋大小,也不是鹅蛋,更不是鸵鸟蛋大小,它足足五个骆驼蛋那么大,抱在怀里像是在抱一个五六个月大的婴儿。

蛋的颜色是雪白雪白的,上面没有任何一丝纹路,还十分光滑细腻。

林星河谢过土地神,又回了富锦花园的大平层公寓。

九哥符周他们也不知道去哪儿了,屋里就只有她和谢无安。

小雪姬在她的随身空间里待着。

谢无安依旧很安静。

林星河想着,也许该认真地跟他解释一下,真的是误会,她当时就是脑抽了,才会在孟婆桥上说那样的话。

林星河思来想去,最终还是决定解释了。

未料她正要扭头看谢无安时,却听见他的心声响起——

“十指尖如笋,腕似白莲藕。”

“一双十指玉纤纤,不是风流物不拈。”

“腕白肤红玉笋芽,调琴抽线露尖斜百。”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

“纤纤软玉削春葱,长在香罗翠袖中。”

林星河:什么?

最新小说: 猎魔手记 我有一剑 国民法医 逍遥小书生 直播修仙:请道友相信科学 芝加哥1990 赘婿 轮盘世界 邪王求宠:毒医召唤师 美女急急如律令,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