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第 9 章(1 / 2)

我被反派学校录取了

第九章

林星河觉得有点奇怪。

失踪的人全是外乡人,可小雪姬的幻境里死的男尸却是这个镇子上的人。

她没有想通原因,拿手机把十六个人的档案都拍了一遍,以防自己错漏了什么信息。拍完后,她才离开了档案室。

唐心守在外面,见着林星河出来,松了口气,跟找着主心骨似的,立马就贴了上去,挽住了林星河的胳膊。

林星河问她:“小雪姬来了吗?”

唐心摇头。

林星河说:“这个小镇很奇怪,已经有十六起的失踪事件,全是男性。救援中心里的工作人员也很奇怪,不仅仅隐瞒了经常有人失踪的事实,而且镇上明明死了人,也不愿给我透露……”

唐心说:“可能是怕被游客知道了,不愿意过来旅游?”

林星河说:“是有这个可能,但是她在知道我是死者的情人后,也不愿告诉我死者已经被害,这就不一样了。而且这个镇子上,我就没见到任何男人。”

唐心听着,有点懵。

……林星河比她们在镇子上多待的时间也就五六个小时吧,这五六个小时里她干了什么?怎么还当上死者的情人了?哪儿来的死者?

林星河说:“这是个重要的线索,而且也不知道小雪姬制造出来的幻境里的男人是不是她杀的。”

唐心问:“什么男人?”

林星河说:“哦,你想知道啊,我有照片。”

林星河调出照片,唐心一看,腿差点软了。

手机屏幕里是一具穿着红衣的男尸,倒吊在天花板,周遭血淋淋湿漉漉阴森森。

本来唐心一个人会害怕的,但是看林星河一点儿也不害怕的模样,仿佛照片不过是哪个恐怖片的剧照,她顿时又没那么害怕了,说:“这是小镇上的男人吗?”

“对,我觉得不是小雪姬杀的。”

“为什么?”

“她有点弱,还有点呆,没吓着我居然还气得摔门而去,你不觉得能干出这种事情的人,不会把一个男人倒吊在天花板上吗?”

唐心心想,不,怪物明明很可怕!一点儿都不弱!一点儿都不呆!是欧皇你不走寻常路而已!

这个时候,林星河忽然说道:“我得想个办法知道这个小镇上发生了什么事。”

唐心有心贡献自己的一份力,绞尽脑汁地说:“等明天早上想方设法去问这儿的工作人员?威逼利诱?”

“有道理。”

唐心有点高兴,说道:“我们可以用钱收买人心,或者从拷问对象的弱点入手,我……我收集消息很有一套,明天我……”

林星河说:“不,工作人员说的话未必是真的。我们还不知道她们隐瞒了什么,主动问她们反而会打草惊蛇。”

“那……”

“能问的人除了小镇上的人之外还有其他人。”

“什……什么人?”

半个小时后,唐心躺在了自己的房间里。

泛黄的床铺上还遗留了她前不久刚刚失去的半截头发,散在了枕头上。刚刚五张嘴的小雪姬贴着她的脸的触感还历历在目。

一想到这儿,她就忍不住浑身打颤。

林星河跟她说:“你的害怕和恐惧也许可以吸引小雪姬过来,等她过来的时候,你拖住她,我来抓她,拷问镇子上的人,不如拷问小雪姬。”

唐心那一瞬间明白了一句老话——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林星河的胆子是金刚石做的吧!

然而,唐心下定决心上林星河的船,就没办法拒绝林星河这个提议。

不过林星河的最后一句话给她打了一针强心剂:“本来我也想我亲自上的,可是她没办法让我害怕,而且小雪姬好像有点怕我,我来当诱饵,她肯定不上当,只能让你上阵了……”

……小雪姬怕林星河,等于小雪姬有弱点,她还是有点保障的。

唐心不停地在脑子里想一些让自己害怕的事情,但很快的,她发现了一件事,她其实不用想,躺在这儿,就足以让她害怕又恐惧了。

她闭着眼睛都感觉到睫毛在打颤,呼吸逐渐急促。

冷不防的,她察觉到有一股凉飕飕的风,跟先前一模一样。

唐心知道小雪姬来了!

她本能地害怕,嘴唇紧紧地抿住,泛称一条发白的直线。

她牢记林星河的话,在小雪姬贴上来的时候,闭着眼扑了上去,然后大叫:“林星河!”

只听“砰”的一声,屋内的灯光被打开。

唐心牢牢地抱住怀里的一团,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她也不敢看怀里有什么,甚至不敢去想,因为她感觉到怀里的温度降到了起码零下,转瞬间又变成了滑腻腻的存在,像是爬行动物的触感。

就在这个时候,唐心听到林星河惊奇地“咦”了声,说了句:“小雪姬你挺厉害的啊,还能变蛇!很有前景啊。以后不组五嘴人乐队,你还能去动物园混吃混喝啊……”

唐心听到“蛇”字,登时吓得松了手。

这种爬行动物,恶心到了极致!

她一放手,就连滚带爬地缩到了角落里,缓过来了才悄咪咪地睁开一条眼缝,却见林星河一个明明长相是柔弱范的小姑娘,手里捏住了一条黑蛇,摁住了它的七寸。

黑蛇的尾巴疯狂地甩动,挣扎无效,它垂下了脑袋,恢复了原型,变成一个粉雕玉琢的糯米团子女娃,此时此刻正可怜兮兮地被林星河摁在了床铺上,一抬脑袋,黑眼珠子泪眼汪汪。

唐心瞬间就心软了。

林星河说:“绳子呢?你不是带了绳子进考场吗?把她绑起来。”

唐心回过神,连忙拿了绳子出来,协助林星河把小雪姬五花大绑地捆在了床脚。

唐心小声地问:“她不是人类,绳子有用吗?”

“不知道,绑了安心一点。”

唐心又问:“你不怕蛇吗?”

林星河说:“怕倒是不怕,就是觉得恶心,不过我就下意识地觉得自己运气好,它伤不到我,所以就抓住它了。”

唐心:……算了,她不懂欧皇的世界。

林星河蹲下来,和小雪姬的视线齐平,见她还扎着她昨天给她扎的两条蜈蚣辫,笑吟吟地说道:“你是不是喜欢我给你扎的小辫子呀?我们做个交易怎么样?你告诉我我想知道的事情,我再给你换个可爱的造型。”

小雪姬扁着一张嘴,气嘟嘟的,不说话。

林星河说:“你怎么不变蛇了?你要是现在变成一只蚊子,你就能摆脱这绳子了。唔,我知道了,你是不是不能变了?”

她摸摸她的脑袋:“你改变自己的形态和模样,不是随心所欲能变的,对吗?有时间限定?就像游戏里的蓝条一样,用了一次耗费所有蓝了,就只能等时间到了,蓝攒满了才能变。”

小雪姬朝林星河凶狠地哈气!

林星河对唐心说道:“你看,我猜对了,她恼羞成怒了,”说着,她又拍拍小雪姬的脑袋,说道:“好了,我们不浪费时间了。我知道你听得懂我说的话,我问你问题,你回答。你也知道,你伤不到我,我也不害怕你的任何幻境。你要是不好好配合我就天天逮着你来抓,让你没办法干其他事情,不仅如此,我还会告诉所有人你的弱点,只要不害怕你的幻境,你就没办法攻击人,甚至没办法造成大伤害。哦对,我还要把你五张嘴的照片贴满整个小镇,让大家熟悉你的套路!”

小雪姬原本凶狠的表情蔫了下来。

林星河说:“我问你问题,是的话,你就点头,不是的话,你就摇头。你给我看的幻境,里面的红衣男人是你杀的吗?”

小雪姬摇头。

“雪女只杀男人,是吗?”

小雪姬点头。

“你的幻境是你亲眼见到的吗?”

小雪姬点头。

林星河一拍大腿,灵机一动,说道:“哎,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一遭呢!你不是能制造幻境吗?给我看看当时的情况,就是红衣男人被杀的场景。”

小雪姬却没动。

林星河催促说:“乖,别墨迹,给姐姐看看。”

唐心目瞪口呆。

……怎么现在林星河更像考场里的大boss?

大抵是跟大boss站在同一条船上,唐心不害怕了,跟林星河一块站在了小雪姬的面前。

而此时,小雪姬才不情不愿地动了下。

转瞬间,林星河所在的房间立即变了个样,却也不是上次见到的梦姐的房子,而是一处雾气蒸腾的山洞。

最新小说: 直播修仙:请道友相信科学 芝加哥1990 赘婿 轮盘世界 邪王求宠:毒医召唤师 美女急急如律令,收 金妆郡主:相公关灯来耕田 腹黑boss伪女王 邪皇宠上瘾:爱妃,别闹 穿越之开棺见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