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番外四(2 / 2)

贺长空依言背过身去,没多久就听到沈雁鸣中气十足的叫唤:“我好了!”

眼前是穿着绿色小恐龙连体睡衣的小小乱,还像模像样地摆了摆缀在衣服后面的大尾巴。

贺长空:“啊。”

贺长空的眼里慢慢有光亮了起来,他没表达什么看法,只是蹲下去平视站在床上的小小乱,盯着看了好一会儿,等小小乱不好意思地抱起尾巴挡住自己脸时,贺长空才摸过一边的相机,问:“我可以拍照么?”

沈雁鸣咬了一口恐龙尾巴尖尖,又皱着眉头呸了出来,随后才道:“可以。”

贺长空拍了几张,看了看照片又看了看床上的小小人,露出几不可察的迷之微笑。他把手机放好,又抽出一件衣服递到沈雁鸣手边:“接着换这件?”

是件帽子上缝着猫耳朵的连帽衫,搭一件牛仔背带裤,不过裤子上一样缝着长长的猫尾巴。

沈雁鸣“啧啧”了几声,还是接过了衣服。

穿完之后沈雁鸣套上帽子,甚至做了个二次元猫耳娘标准动作——举起手握成拳放在脑袋旁边,歪了歪头:“可还行?”

贺长空抽了口气,继续沉默无声地拍着照。

这么换了一会儿,盒子里的衣服几乎都被换上了,甚至是女仆装小裙子,起初沈雁鸣还有点别扭,不过看见贺长空难得热切的眼神,还是认命都换上了。

没想到逃过了pudding的魔爪,却没能逃过贺长空……男人一生注定要穿一次女装……

不过好歹是变小了才穿的,如果现在他是正常状态,那定然抵死不从。

沈雁鸣这么安慰自己。

一件件换下来也花了不少时间,大约是看他俩一直没去训练室,pudding在途中还打了个电话过来。

贺长空本来正在兴致勃勃拍照,被这么个电话打断了,还颇有点不悦,不过他也没说什么,问pudding:“怎么了。”

pudding:“你们死哪去啦?在干嘛啊?不来训练了吗?”

贺长空开着外放,沈雁鸣也听到了对话内容,于是举起喇叭对着pudding喊:“在玩奇迹乱乱,勿扰!”

pudding:“……”

贺长空也愣了下,还真是奇迹乱乱呢。

把所有衣服换完,奇迹也没有发生,沈雁鸣还是保持着10cm的身长。两人都有些沮丧,最后还是沈雁鸣先戳了戳贺长空:“不行就不行吧,看我穿奇奇怪怪的衣服你那么开心,也不亏了,回去训练室呗。”

贺长空捧起换回了普通牛仔外套的沈雁鸣,重新去了训练室。

一天又这么过去,睡前沈雁鸣倒是不想什么变回来了。强求好像没有用,真变不回来要么就找个什么法师作法吧……哦,孟衍也算法师,孟衍会作法吗?他胡糟糟地想着,不觉沉入梦乡。

第二天起来习惯性一翻身,感觉不太对劲。

床变小了。

沈雁鸣睁开眼,抬起手看了看,又侧过身看如今不再是巨人的贺长空。

他在经历了最初的茫然之后,狂喜后知后觉涌上来。

他变回原样了!

沈雁鸣用力晃着身边还在睡梦中的贺长空:“哥!我变回来了!”

贺长空懵懵然醒过来,进入他视线的就是什么也没穿的沈雁鸣。

小衣服只适合10cm的小小乱穿,这个正常比例的沈雁鸣穿不了,这衣服自然在变化的过程中就不知道掉哪儿去了。

贺长空一个翻身把沈雁鸣压住。

新的一天从神清气爽的晨间运动开始。

运动完洗完澡去吃饭,碰上不知道哪根筋搭错突然早起的孟衍,孟衍向两人打了招呼:“早啊兄弟们,诶乱酱你变回来了啊……嗯?不对,我好像做了个梦,梦到你变小了,真是奇奇怪怪的。”

贺长空和沈雁鸣对视一眼,心照不宣笑了笑。

几日后沈雁鸣抱着个快递盒子做贼似的跑回他那已经空置很久却没有新人住进来的房间。他拆了快递,把新买来的衣服丢进自己房间的洗衣机里洗了,洗完出来又不太敢挂到阳台上晾,只好开了空调,把衣服挂在室内。

晚上又提早结束了训练跑回来,把已经干了的几件乱七八糟的衣物穿到自己身上。

穿的是浅粉白色的猫耳女仆装。

过程非常艰难。

不是说他穿衣这个动作艰难,而是克服羞耻心的过程很艰难。

但想到贺长空对这种奇怪装扮的热衷,沈雁鸣咬咬牙还是穿了。

毕竟都怨念得把他变成粘土手办人了。

……

贺长空看到沈雁鸣早退,当下没问为什么,又跟其他队友排了两把之后感觉坐不太住,也提前从训练室溜了出来。

回房间没找到人,却见隔壁的灯似乎亮着。

贺长空敲了敲那扇门。

原本里头还有些窸窸窣窣的声音,贺长空一敲门,里面的动静却停下了。

贺长空皱眉,刚要抬手再敲,门咔哒一声开了,开出一道小小的缝隙。

贺长空推门进去,就见到沈雁鸣红着脸站在门后。

头顶猫耳朵。

身穿粉色围裙。

贺长空屏住呼吸:“……!”

沈雁鸣伸长了手飞速关好门并反锁。他手上还拿着一条疑似奇怪道具的粉色毛绒绒猫尾巴,他把这尾巴甩了甩,对贺长空道:“……这个我自己搞不定,你帮帮我?”

贺长空:“!!!”

……

(番外四,完。)

最新小说: 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 皓月当空 苟在仙界成大佬 玄尘道途 我有一座无敌城 猎命人 斗罗大陆外传斗罗世界 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 漫步在武侠世界 死亡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