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番外四(1 / 2)

你又在乱来[电竞]

挎包里的沈雁鸣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挤眉弄眼的。贺长空也察觉自己一时着急失言了,莫名其妙去接别人的话,在那俩小姑娘看来指不定就是有病。

贺长空对两人露出一个歉意的笑, 走出店门。

说好是带沈雁鸣出来吃吃喝喝的, 不过沈雁鸣考虑到了实际的难处以及那实在很小的胃口, 最后也没有非要贺长空点什么吃的,就让他买了杯奶茶,回到车上的时候扒拉在吸管上喝了一小口。

贺长空问:“珍珠不吃吗?”

沈雁鸣耷拉着一张脸:“感觉会被撑死, 不吃了。”

有生之年还能听到有人说奶茶里的一颗珍珠能撑死人, 也是一大奇闻。

喝了奶茶, 满足了舌头, 沈雁鸣攀到车前放摆件的地方, 自己也杵成一个摆件。不过站了一会儿军姿他就累了,盘腿坐下来, 靠在边上的肥狗摆件上。

贺长空:“回去了?”

沈雁鸣举起喇叭:“回吧。”

贺长空正要发动车子,沈雁鸣忽然又道:“说实话, 你是不是确实对我有什么怨念。”

刚才那俩小姑娘的话当然只是随口一提,然而怪力乱神的事情经历多了,再加上久不能恢复原状的烦闷盘桓在他心头, 是以哪怕是听到别人瞎扯淡,他也留了个心眼。

贺长空无奈道:“真的没有。”

沈雁鸣瘪嘴:“要真有还好,真有的话, 按我的理解,解除了你的怨念我就能变大了……你再想想嘛,你对我有没有什么……嗯,不说怨念了,你对我有没有什么执念?”

执念这词听着也怪别扭的, 不过沈雁鸣一时也找不到替换的词语,就这么说了。

贺长空缄默不语。沈雁鸣本想说算了,逼着自己对象给自己挑错算怎么一回事?出乎意料的是,片刻后贺长空开口了:“可能有吧。”

沈雁鸣:“!”

沈雁鸣本来懒懒散散地靠着边上的肥狗摆件,听到这话一下坐直了身子:“是什么啊,难道我平时没能满足你吗?”

贺长空无奈道:“……别乱说话。”

沈雁鸣嘻嘻笑了:“你脸皮怎么还是那么薄。”

沈雁鸣还在调侃着,贺长空却来了一个急转弯:“嗯,对。”

沈雁鸣懵了:“啊?对什么?”

贺长空看了沈雁鸣一眼,嘴边挂了点似有若无的笑:“没满足我。”

刚才还说别人脸皮薄的沈雁鸣这回自己脸红得冒烟,手上的喇叭也差点拿不稳掉下去。堪堪把东西拿好,沈雁鸣深吸一口气:“不是吧……让我来理一下这个逻辑,因为我……呃,没满足你,你就把我变小了?卧槽,意思就是变小了就能满足你了,你到底想对我干嘛……”

贺长空扶额,打断了沈雁鸣的话:“不是这样。你这个逻辑完全不对,首先不是我把你变小的,其次我也没有想对你……”

说到这,贺长空却忽然卡了一下。

他刚才就说了自己确实没能满足,非要说的话,他也是真想过要对沈雁鸣做点什么的……当然也不是什么不道德的变态想法。

起因是某次比赛前,他俩在后台遇到了一个工作人员,工作人员拿着他们tmm的应援物——就是那个猫耳头箍。碰见他俩的时候,工作人员不分青红皂白就把猫耳塞到沈雁鸣手里了:“刚才你们粉丝给我的,这儿好多支队伍呢,我一个工作人员搞得像专门给你们加油的那也不合适,还是你们自己戴吧。”

沈雁鸣不是很喜欢这种和猛男完全不搭边的小饰品,虽然收下了,但也没戴上,就一直拿在手里把玩。

贺长空的思绪却飘远了,遥想当初第一次在开幕赛时见到沈雁鸣,当时沈雁鸣脑袋上就顶着俩猫耳朵,随着他走动,猫耳朵也跟着一抖一抖的。

要是沈雁鸣能再戴一下这个就好了。

那次打完比赛回去以后,贺长空独处时偷偷搜了一波某宝上的毛茸茸配饰,除了猫耳,还有其他动物的耳朵尾巴……当然用途比较微妙。也有正常一点的,像一些小熊小狗连体睡衣之类,可爱度也是满分。

贺长空是真的很想让沈雁鸣穿,可按沈雁鸣的性子,如果没有什么必要的原因,是绝不可能穿这种很不酷的服饰的。

当时贺长空的的确确想过,要是沈雁鸣变成娃娃的话,他就能给沈雁鸣玩换装游戏,想让他穿什么穿什么。

可他也就是随便这么一想,甚至后来自己都忘了自己曾经有过这样的想法。

谁知道还真发生了这么邪门的事?!

想到这里,贺长空的脸色由晴转阴,愈发沉了。

沈雁鸣看贺长空的反应,大惊失色:“不是吧,你真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啊。”

贺长空想到可能真是自己的锅,一时间无言以对:“……对不起。”

沈雁鸣被这突如其来的道歉弄得有点慌:“你想干嘛?”

贺长空把食指抵在小小乱脑袋上,轻轻碰了碰:“没想干嘛。我们先回去吧,回去我再跟你解释。”

“就是这样。”

回到基地,还是过午时分,其他网瘾少年刚刚起床不久的时候。贺长空没回训练室,而是直接把沈雁鸣带回了小别墅,把自己的推测大致说了。

沈雁鸣嘴巴张成一个o的形状。

“我想起来了,你是个毛绒绒控!”这大概是沈雁鸣很久以前发现的,然而因为贺长空也不常表现出来,哪怕是对着可爱的猫猫也表现得比较克制,因此沈雁鸣平时也鲜少想起这一茬。

贺长空:“……可能吧。”

也不止是毛绒绒控……

贺长空难得有些心虚,低头摸了摸鼻子,又把他买的那一盒子衣服都搬出来,打开放到沈雁鸣面前。

买娃娃穿的小衣服时,一次性全买下了自然也不是单纯因为豪气冲天,也有想过如果小小乱可以把这些衣服都试一下的话应该会很可爱。可是临到了要给小小乱换衣服时,又还是顾虑着对方的喜好,最终也没提出来让他穿上。

不过此刻……

虽然很扯,但想到有所谓执念作祟的可能,贺长空还是轻咳了一声,从盒子里拎出几件小衣服来:“要不你穿穿看?”

以为沈雁鸣会很抗拒,结果他也只是扭捏了一下就接过了衣服:“你转过去。”

贺长空:“不用我帮你穿?”

沈雁鸣顿了顿:“这也是你想对我做却没做成的事之一?”

贺长空:“……不是。”

“那你转过去。”沈雁鸣伸手去推贺长空,当然以他现在的身量,做这个动作就像普通人推一堵高墙。

最新小说: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 木叶之争权夺丽 无上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