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番外二(2 / 2)

[我又在乱来]:是啊。

那人道:你神经病啊,你一个职业选手tm跟网友计较什么,那么多骂你的你一个个去揍?你也不嫌跌份

[我又在乱来]:啊……你也知道别人跟你玩会跌份啊

那人:……

[我又在乱来]:我屈尊降贵来跟你solo,你还这样说我,我好伤心啊,你知道多少人约我solo吗?我日程都排到三个月后了

对方没动静了。

[我又在乱来]:你到底打还是不打了,我家的猫都热好身了*的加减法…嘎嘎嘎…&&……%¥……

像是配合沈雁鸣发过去的那行话,天天酱踩着优雅的小碎步在键盘上巡视了一圈,并为对面那人送上一行乱码以示友好。

对面那人:有病,煞笔

说着他骂骂咧咧地退出了游戏房间。

“真是没劲啊……话说我是职业选手怎么了吗,我国哪条法律规定职业选手不能跟骂人的网友计较?合着我们就活该被骂呢,”沈雁鸣rua了一下猫猫脑袋,“不过我也不是这个意思,大家骂我我还是无所谓的,我有时候做得不好,网友们骂我我清醒点,可是空哥做了啥啊,奶得太好也是错?我不许别人说他。”

-嗯嗯嗯知道你爱你老婆了

-玩竞技游戏的脾气都炸,但是动不动骂骂咧咧其实真的不太好,希望大家少点戾气多点和平与爱

-也没有脾气都炸啦,人家是电竞软妹鸭,啾咪

-所以今天直播是为了跟我们晒一下恩爱?给爷爪巴,浪费爷流量

-哦豁,乱嫂来了

沈雁鸣转过头,见贺长空来了,换上满脸笑容:“老婆~~”

尾音九曲十八弯的,把整个直播间的人都要整吐了。

沈雁鸣是试图出柜过的,当时他们整队应邀去参加直播平台一个在线快问快答的活动,有个被抽取到的观众直接就问沈雁鸣是不是在和贺长空恋爱。

沈雁鸣一愣,看了一眼贺长空,承认道:“是啊。”

他们没有刻意提过这件事,就觉得目前还不算完全站稳脚跟,没必要刻意地大肆跟别人宣扬感情上的事,不过如果有人问了,瞒着也没意思。说是如果有合适的时机还是可以公开的。

都被人怼脸上问了,沈雁鸣就想,前几天他们刚拿了个挑战赛的奖杯,这会儿说说也没关系吧。

于是他说了“是”之后,又揉了揉脸,颇为不好意思地补充了一句:“我们在很认真地交往,空哥是我恋人。”

说着沈雁鸣有些紧张地握住贺长空的手。

当时负责主持的女解说吓坏了,不知道该切掉直播还是如何是好,脑子一抽竟然问贺长空:“chaos说的是真的吗?”

贺长空回握住沈雁鸣的手:“他说的是真的。”

女解说倒吸一口凉气,结果一看弹幕,全是哈哈大笑的。她后知后觉回过神,抽了几条弹幕念:“我们看看网友是怎么说的……‘这装得跟真的似的,这支相声队也太搞笑了’‘空哥这段时间变化好大,以前像块木头,现在还会配合乱酱开玩笑了’‘装gay是不是tmm的传统,自从坛花掉码之后我想到他在论坛说自己和梦魇在一起我就觉得好好笑’……”

沈雁鸣&贺长空:“……”

沈雁鸣不信邪,后来在别的场合继续cue贺长空,但他不管怎么努力,大家都觉得他只是在搞笑,哪怕他们在公众场合手牵手,所有人都只会说“好甜好真”实际上却不觉得真的是真的。

甚至发展到后来,大家都很默契地称贺长空为乱嫂。

能怎么办?!他总不能在人前和贺长空这样那样以示他们关系真的很不一般吧!

不过后来他们也想通了,大家喜欢误会就误会着吧,总比正儿八经澄清了之后有些人接受不了发疯要好一些吧。

话说回来,贺长空来了这间没人的备用训练室,表情不太赞同地站到沈雁鸣后面:“你还真直播和别人打架了啊。”

“是啊,但是那人怂死了,咱们的猫还什么也没干,他就跑了,”沈雁鸣抬起猫猫的爪子,“没能让你大显身手了。”

贺长空:“下次别这样了。”

沈雁鸣瘪了瘪嘴:“哦。”

弹幕里有人用了特效字企图引起贺长空注意:kong酱!乱乱子是为了你才和别人约架的啦!你别批评他啊!

贺长空确实看见了这条,不过他没回应,只是对着直播镜头说了句:“各位抱歉,我们先下播了。”

随后关掉直播摄像头,又退了直播平台,连电脑也一起关了。

贺长空揉了揉沈雁鸣的脑袋:“会不会不高兴?”

沈雁鸣:“不会啊。”

贺长空解释道:“就像你不喜欢看到我被骂一样,我也不希望你因为我而被一些奇怪的人说三道四。”

沈雁鸣一边逗猫,一边道:“我知道。”

贺长空:“那回去训练了?”

沈雁鸣依依不舍抽开正在和猫猫拳作斗争的手:“好吧,那我们先把猫抱到外面去。”

“嗯,”贺长空也rua了一把猫脑袋,“你总是被猫打,还那么喜欢和它玩。”

沈雁鸣顿了顿,忽然脸上泛起一层薄红:“我总是被你打,不也那么喜欢和你玩。”

贺长空一时没反应过来:“最近solo也不是我单方面打你吧?”

“谁说这个了!”沈雁鸣垂着眼睫,似乎有些难为情。

贺长空终于明白沈雁鸣说的是什么了:“……”

倒也不是什么夸张的play,就是用了小夹子,还打了屁屁而已。

本来像贺长空这么正直的人,应该是不会搞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他们会搞这种play,追溯起来还要到高考之前。有天沈雁鸣犯懒不想写完作业,被贺长空拍了一下,贺长空满心以为能起到威慑作用,结果沈雁鸣竟然问他能不能再来一下。

真是太那个了。

后来沈雁鸣考完试报完道办了休学,没有什么写作业的借口了,但这个play还是被保留了下来。

贺长空低头在沈雁鸣那张没把门的嘴上轻轻啃了一下。

蓝猫天天睁着一双圆眼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俩看:“喵~”

(番外二,完。)

最新小说: 玄尘道途 我有一座无敌城 猎命人 斗罗大陆外传斗罗世界 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 漫步在武侠世界 死亡作业 生存作业 大海贼巴基 万界,无敌圣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