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想奔向他(1 / 2)

你又在乱来[电竞]

沈雁鸣看完信抬眼, 远处贺长空已经和教练一起回来了,两人还在说着什么。

沈雁鸣却顾不上那么多了,他小跑过去, 样子有些莽撞, 差点撞到饭厅里其他住客的桌子, 他飞快说了声“抱歉”又往前跑,甚至带起一阵细小的微风。

他只想奔向贺长空,就像飞鸟要回到属于自己的无垠蓝天。

沈雁鸣扑到贺长空背上, 太突然了, 以至于贺长空稍稍趔趄了下。不过沈雁鸣很快就从后面抱紧了贺长空, 他手上还拿着没来得及叠好的信纸, 两颊还带着急急跑来而染上的一层薄红。

周围的人都转过来看他, 孟衍惊恐地问了句:“干嘛呢??”

沈雁鸣却像没听见似的,还是扒着贺长空不放, 一句话也没说。

贺长空转过来轻声问他:“怎么了?”

沈雁鸣依旧没有答话,只是拿脸蹭了蹭贺长空的背, 队服外套的衣料轻轻摩挲着他的脸。

倒也不是故意沉默或是词穷。

心里有一千一万句“喜欢你”喷薄而出,被他的理智强行压在喉间。

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爱你。

沈雁鸣深吸一口气, 终于松开手,对上其他队友们探寻的眼神,他明明没底气, 却硬是作出了十分理直气壮的模样,道:“马上要比赛了,我紧张了不行吗!”

孟衍一副见了鬼的样子:“你会紧张?!我听错了吧?你要是会紧张,等下出门就必有老奶奶来扶我过马路!”

教练也知道沈雁鸣平时做事很不按道理来,但既然在赛前说了自己紧张, 教练还是尽职尽责地准备开始煲鸡汤,然而他话刚开口,就被pudding打断了。

“紧张就紧张呗,干嘛搂搂抱抱的,不成体统,”pudding已经完全忘记了表情管理,整个脸拧得呲牙咧嘴的,嫌弃之情溢于言表,“还有你手上的这是啥东西?”

sunday:“情书吼。”

沈雁鸣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还拿着那封信,在好奇的众人即将探头过来看个究竟之前,沈雁鸣赶紧把信纸叠好,藏到自己的手机壳里。

沈雁鸣:“问那么多干嘛!”

pudding:“……上面是空酱的字吧。”

pudding的表情越来越丑,要不是顾忌着教练在这,其他无关的路人也有可能听到他们的谈话,他都想骂一句妈的死gay搞那么多有的没的。

贺长空拍了拍沈雁鸣的脑袋,对一脸疑惑的教练阿风解释道:“他不是紧张吗,只是写了点鼓励的话。”

阿风恍然大悟。

sunday起哄道:“不是情书吼,那窝们其他人也要鼓励捏。”

阿风:“那你也给其他人写几句。”

pudding&孟衍:“根本不想要!!!”

沈雁鸣怒道:“不许给这两个人写!”

sunday:“哈哈哈哈哈。”

最终贺长空还是拿了酒店的便签给其他几位队友写了鼓励和祝福,连依旧不上场的pudding也收到了。

巴掌大的便签纸,上面就写了俩字:加油。

众人:“……”区别对待未免太过明显。

唯有沈雁鸣看完其他人拿到的小纸条,得意地扬了扬下巴。

下午持续到晚上的比赛结束,没有什么意外又积了一分。下来后台的时候,沈雁鸣看到了自家爸妈在底下等着他。

两个中年人,跟着那些小年轻一起戴着猫耳应援物,样子有些滑稽。

起先沈雁鸣有些惊讶,不过回想了下,印象中他上一世刚去打职业的时候他爸妈也是到过现场的。后来他比赛打得多了,两位家长感觉对这东西又实在不感兴趣,每次还得请假,太过麻烦,才慢慢没再去看比赛。

沈雁鸣向他爸妈招手,其他队友也纷纷问好。

沈雁鸣摇着实际上并不存在的尾巴:“怎么样,我刚才打得厉害吧?”

林清月想了想,十分坦诚道:“闪来闪去的一下子这个死了一下子那个又死了,根本看不懂在那打什么,光听小姑娘小伙子尖叫了。”

沈雁鸣:“……”

沈竹补充道:“赢了就是厉害的,我儿子哪能不厉害呢?”

沈竹也是大出血了,在市内一家有名且贵的私房菜馆定了包间,请远道而来打比赛的孩子们和其他几个随行人员一起搓了一顿。

一开始大家还有点拘谨,不过无论是沈竹还是林清月都是很能唠且没什么长辈架子的人,到一顿饭结束,一行人也算是相谈甚欢其乐融融。

吃完按道理他们今晚应该都是要统一回到酒店去,明天晚上一起飞回海城。

不过也不知道沈雁鸣是不是回到自己的城市,猛男形象就崩坏了,忽然变得有些恋家,打了个申请说要回家睡一晚上。

这倒也不是什么无理的请求,离开饭店的时候其他人去了酒店,沈雁鸣跟着自己爸妈回去了。

刚回去的时候还没什么异常,陪爸妈聊了会儿,看了半集电视,看时间不早了,又回房间赶作业,打算赶完睡觉。

作业写完洗漱完,倒在睡了十几年的床上,沈雁鸣却难得失眠了。

其实身体已经很疲倦,毕竟累了一天,是很需要休息了,然而大脑却清醒异常。

……总觉得哪里不对。

最新小说: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 木叶之争权夺丽 无上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