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你吃醋啊(1 / 2)

你又在乱来[电竞]

沈雁鸣余光瞥到了贺长空倏然沉下来的脸色, 也意识到自己一时嘴快,不过此时也不好收场,他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装一个拽哥。

只见eyes一开始露出了些许慌乱的神情, 不过片刻之后他又将这些情绪收拢, 至少从他脸上看不太出了。他睁着一双还算无辜的眼道:“乱哥你说什么?我做错什么了吗?”

沈雁鸣拿着信封在eyes脸上打出了轻微的啪啪响声, eyes别过脸:“你不要这样,有监控的。”

沈雁鸣乐了:“哇哦,威胁老子?”

实在很有恶霸的feel了。

eyes梗着脖子不说话, 沈雁鸣继续道:“你才来基地多久, 我又来了多久?基地每条路铺了几块砖我都知道。告诉你, 这里没监控, 你等死吧。”

贺长空:“……”你也没来多久。

eyes听到那句“你等死吧”, 很是吃了一惊,下意识以为自己要在这个监控死角挨一顿揍了:“你要做什么?!打人要禁赛的!”

沈雁鸣:“我就打了怎么着?我怕什么禁赛, 我先把你手指一根根掰了,你以后都别想打游戏了。”

eyes:“……!!!”

沈雁鸣的语气听起来漫不经心, 然而他边说边活动起筋骨,eyes以前听人说过乱子哥做事不能用常理揣测,他毕竟年纪小, 被这么一吓心底也发起虚来了。

结果沈雁鸣活动完筋骨,只是抖了抖手上那信封,把里面的几张纸抽出来, 摁到eyes面前让他看:“傻逼,打你老子还嫌累……自己看看你在网上都说了些什么。”

纸上打印了论坛里的发言,有匿名楼主那个号的,也有eyes自己的号反串黑时说过的话。

eyes粗略扫了几眼,不再不动如山, 脸色稍微有些难看,不过他还是嘴硬道:“这又不是我说的……”

沈雁鸣提高了音量:“你再说一句不是?”

eyes被吓了一跳:“……不是。”

“我早就找管理员拿了你的实名资料了,就是你发的,还他妈嘴硬,”沈雁鸣转过去看了一眼贺长空,扬了扬下巴,“翠嘴,掌他的果。”

贺长空:“……”

沈雁鸣见贺长空没接他的茬,嘀咕了一句“怎么不配合呢”,又自己转回去对着eyes继续他的表演:“你认不认?”

其实拿实名资料这事是诓eyes的,就算是论坛管理员也没权限直接给外人调取用户实名信息。不过eyes本身也不是太懂,再加上先前一连串恐吓已经逐渐击破他的心理防线,他此刻还想嘴硬的,但是支支吾吾了半天没说出什么来。

“好怂啊弟弟,网络上重拳出击,现实中唯唯诺诺说的就是你吧,”沈雁鸣乘胜追击,“你现在交代一下你为什么搞这些,我可以考虑不把你做的这些上报上去。”

eyes:“……”

沈雁鸣继续恐吓:“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吗,不仅我们这个队不会要你,别的队也不会要你,你只能回去上学,但是你做的事会被挂到公开的平台上,去到哪都会有人继续骂你。”

eyes有点崩溃了:“我错了哥,我说……东西是我发的,但不是我自己要这么发的。”

本来沈雁鸣和贺长空交往的事只有几个亲近的队友知道,这几个队友是他们绝对信得过的,也都不是什么大嘴巴的人,所以从一开始那个匿名楼主信誓旦旦说他们两人在交往的时候,大家就觉得蹊跷了。

毕竟除了cp粉,一般人就算看到两个男的亲亲密密哥俩好也很难联想到恋爱上面去。

这么一问,eyes倒是都招了。

不是他自己瞎猜猜中的,是lan告诉他的。

lan当初离开tmm之后去了海外的战队,本来是坐冷板凳的,后来队内人员调整,他似乎是说了自己以前在tmm待了那么久,熟悉tmm的战术和行动套路,因此给自己争得了一个机会。原本这也无可厚非,到了世界赛场上公平决战就是了。

偏偏他还心有不甘。

andrew从当初那个训练营回去以后大概是在队内说了什么,此人是真目睹了沈雁鸣和贺长空牵手的,只是牵个手不足以说明什么,也许其他人听了不当一回事,lan却不一样,他立刻就知道有问题了。

不过他还挺鸡贼,以自己在海外上不了国内论坛为由,让eyes帮忙发帖,后续的那些基本也是lan说eyes照着做的。

沈雁鸣听得一愣一愣:“他给你下降头了?你就那么听他的?他怎么跟你说的,难道他是说把空哥搞走了你就能上位了?”

“也不是……我以前和lan哥一起玩过,他在队里没奶妈,我私底下一直是他的绑定奶吧,”eyes说着小心翼翼看了贺长空一眼,“他之前还说等我年龄够了可以到队里面来,但是我来之前他就出事走了。”

沈雁鸣扶额:“你都知道他出事走了……你知道他出了什么事吧??”诚然如果一个人做了错事应当有改正的机会,也不能够阻止这样的人交朋友,可眼下看来lan并没有改过自新。且eyes这不仅仅是与对方继续保持来往,还为虎作伥,跟他一起做了不好的事。

“知道……可他其实不是完全那么坏的人,”eyes低头,“之前我奶奶生病,lan哥知道之后帮了挺多忙,也出了不少钱。其实我知道这是不对的事,我一开始也拒绝过的,但是lan哥说他好不容易在海外找到支队伍收他,要是这次失败了他很可能没以后了,而且我也觉得我不能太……忘恩负义。”

沈雁鸣有点不知道怎么评价了,怎么说呢,难道这时候应该夸一句lan还算有良心?

可是这不是能将功抵过的,大多数人都不是穷凶极恶之徒,总不能做过点好事就拿来当挡箭牌。一码要归一码。

沈雁鸣拎起eyes的衣领,道:“他失败了没以后,那你想过空哥的以后吗?这一行有多残忍你自己不知道?输了一次大赛可能就没下一次了,他要是真的一蹶不振你负得起这个责?”

最新小说: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 木叶之争权夺丽 无上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