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是零是一(1 / 2)

你又在乱来[电竞]

想到是什么坏事, 贺长空脸有些发烫。他刚靠在床边翻书,沈雁鸣就在一墙之隔的浴室里。

贺长空把手搭在沈雁鸣脑袋上,没接沈雁鸣那句话, 而是问:“不是说有事跟我说?”

沈雁鸣在洗澡时已经改变了主意, 决定过段时间再提, 这会儿便暂时没提起,改口道:“也没什么特别要说的,就是希望你比赛放松去打就行了……”

说到这他有点语塞, 本来他虽然是油嘴滑舌的, 但正经安慰人的时候倒是很容易词穷, 而且他该怎么说呢?

说输了也没关系?不不不, 输了太有关系了。不是他只顾比赛输赢不顾贺长空心情, 而是他知道贺长空自己也不会愿意甘于堕落,他要是这么说, 其实是对贺长空的看不起。

但是说什么“我相信你能打好”“我等着你带我飞”这种话又不知道会不会给贺长空增添压力。

沈雁鸣很是苦恼,安慰人真是一门学问。

还不如实际行动有用。

沈雁鸣干脆不说了, 推了推贺长空,做了个拿枪的手势,对着贺长空biu了一下:“你被我击中了。”

“嗯。”贺长空倒也十分配合地往下一倒, 身子陷进床里。

沈雁鸣爬到床上来,居高临下看着贺长空,兴奋地搓手手:“现在你被我绑票了……我要对你干坏事了!”

贺长空其实本来还想趁着两人聊天谈话的时机跟他说说自己当了几天名侦探的发现, 眼下这个时机显然不合适——沈雁鸣在这儿兴致勃勃的,他突然说些别的未免太不解风情。

贺长空:“那么请问绑匪先生,你要做什么?”

沈雁鸣伸长了手去把床头灯一关,回来跨坐在贺长空腿上,借着黑暗, 手在他的人质身上很不老实地摸索,摸到一块发硬的地方:“怀疑你身上藏了不该藏的东西,让我检查一下。”

沈雁鸣说的台词简直就是影视剧里要轻薄妙龄少女的猥琐山贼才会说的,然而他说的时候声音哼哼唧唧的,一点都不像个坏蛋,不知道的以为他才是被人轻薄的那一个。

说着沈雁鸣就开始卖力帮贺长空检查,检查到一半不知道怎么就变成了两人的小兄弟贴贴,沈雁鸣用小臂撑着床塌着腰蹭着,没一会儿就感觉没什么力气了。

这人质果然只是卧薪尝胆,先前只是假意顺从,等绑匪没力气了,他就反过来把对方压倒。

结果作为人质的贺长空先帮沈雁鸣弄出来了。

贺长空有些惊讶:“不是说洗澡的时候弄过了吗?怎么还这么多?”

沈雁鸣喘着气:“……因为我强。”

贺长空抽了张纸擦干净手,又听沈雁鸣说:“好吧,我刚才是骗你的,我没有在浴室里干坏事。”

说完沈雁鸣继续动手动脚,似是不甘示弱,最终也把人质先生弄得缴械投降了。

两人各自侧卧着,面对面抱在一起,沈雁鸣把脑袋搁在贺长空肩上,用如蚊哼一般的声音道:“继续吗哥哥?”

贺长空:“嗯?”

沈雁鸣也不知道贺长空是真没听懂他什么意思还是故意逗他,他深吸一口气,又说:“我其实……我偷偷买了润滑什么的,就放在你衣柜下面第三个格子。”

最新小说: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 木叶之争权夺丽 无上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