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果然如此(1 / 2)

你又在乱来[电竞]

另一边。

午间去食堂吃饭的时候, 贺长空一反常态等到人多的时候去。这和他平日行事风格大相径庭,不过一同前去的孟衍并没有多想,只是在排队打饭的时候感叹了句:“今天人还蛮多的。”

基地里除了玩他们这个游戏的, 还有主攻其他大大小小十来个游戏的选手, 以及其他各类工作人员, 虽然分有不同的就餐区域,但排普通饭菜是要一起排的。用餐高峰期食堂里人的确不算少。

贺长空“嗯”了一声,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周围, 又对孟衍道:“你不是想知道我和小乱怎么了吗?”

他似乎做了个压低了声音的手势, 但实际并不小声, 在旁人看来, 就是贺长空既想说些不好直说的, 又因为食堂环境有些嘈杂,不得不说得大声了些。

总之周围的人都听到了, 贺长空和沈雁鸣似乎有点什么事。

孟衍本来探着脖子往前看今天的菜,听到贺长空这问话一下缩回脑袋, 给了贺长空一个迷茫的眼神:“啥???”他什么时候想知道了?不对,这两人发生了什么吗?

孟衍飞速回想了下,虽然今天沈雁鸣似乎是外出了, 但昨晚临离开训练室前,沈雁鸣那几声对着贺长空说的“葛格贴贴”还在他的耳边萦绕,让他差点恐同。就这, 还能怎么了吗?难道就一个晚上,这两人就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难不成是因为闹了矛盾,所以今天沈雁鸣怒回娘家了?

被自己的脑洞惊到,孟衍看贺长空的表情由迷茫变得惊恐:“你们怎么了?”

贺长空指了指食堂角落一个可以自助打饮料的地方:“晚点,这里人太多了。”

孟衍:“行……吧。”怎么还学会吊人胃口了呢?

直到打完饭, 孟衍还是觉得奇怪,今天的贺长空整个人都很奇怪,甚至还主动想跟他倾诉感情上的事了——要知道,平日里的贺长空就是闷葫芦一个,轻易别想撬开他的嘴。

两人拿着餐具到角落,隔着一个架子就是饮料自取处,孟衍腹诽一句这里人难道就少了吗?时不时就有人来倒可乐!

不过孟衍也没多嘴,坐下来之后扒了两口饭:“说啊,你不是要说吗?”

贺长空:“等等。”

孟衍:“?”

等了有一会儿,贺长空看见二队新来的小辅助拿着五六个杯子过来了,看起来像是顺带帮其他人打水的。

这时候贺长空才开口:“吵架了。”

远在另一个城市正跟贺教授相谈甚欢的沈雁鸣突然打了个喷嚏。

孟衍:“啊???”

孟衍在惊过最初的惊吓之后,逼迫自己冷静下来,他小声道:“你们这如胶似漆的,还能吵架呢?”

贺长空:“嗯,我有点难受,比赛都不想打了。”

孟衍眼珠差点弹出来:“what!!!你他妈振作啊兄弟!吵个架而已!等等,你是这样的人设吗?你这样也太像当初我们班那个跟男朋友分手就不去上课的语文科代表了吧!”

贺长空叹了口气。

孟衍绞尽脑汁又说了些鸡汤,本来这几天训练贺长空整个人就不太对劲,今天竟然还这么说,他都觉得贺长空是不是被人夺舍了。然而他长篇大论了一通,却见贺长空根本没在听他讲,注意力不知道放到哪里去了。

孟衍有点来气,正要继续说什么,贺长空开口了:“可以了,谢谢兄弟,吃饭吧。”

贺长空看见那个拿着很多杯子倒了很久水的小辅助走了。

孟衍:“不是,我刚才跟你说的都是认真的,你再这样下去真的不行……”

贺长空笑了笑:“我骗你的,没吵架,也没有难受,没有不想打比赛。”

孟衍整个人茫然了:“啊?不是,这种事也不用不好意思,有问题咱们就解决,别憋在心里……”

贺长空:“回去再和你解释,我刚才只是在确认一件事情而已。”

贺长空是从收到许筠短信那天开始觉得不对劲的。

虽然后来许筠自己说是因为时不时会上网搜他名字所以发现了他和沈雁鸣的事,可这时间是不是太凑巧了点?前脚刚有人在网上爆料他俩的事,许筠立刻就给他发短信过来了。

特别是连他比赛的场次和酒店都一清二楚……当然酒店订在哪里也不是打听不到,但就算连资深粉丝都得花点功夫才能打探到的事,他妈一个对圈子完全不了解的中年妇女就能这么懂?哪怕她是本地人,也有点说不过去。

而且还刻意在比赛前一晚来酒店找他,搞他心态。

贺长空又想到那个帖子里,楼主信誓旦旦地说他和沈雁鸣一定会受影响打不好。当时觉得像在随口瞎说点大话,现在回想起来,好像这发帖人事先已经知道贺长空一定会被什么事搞心态而打崩似的——比如说会被他那个上门来闹的妈影响。

探求欲十分强的贺长空又去那个帖子里看了看。

论坛有匿名模式,不过贺长空有认识的朋友是论坛管理员,可以调出来同个账号的发帖记录。

现在各个论坛注册都需要实名登记,但除非起诉对方,不然就算是管理员朋友也没办法给到具体的实名信息,而且实名信息也可能是拿他人的身份证来验证,因此想直接问是谁发的帖是行不通的。倒是也可以查ip,但ip这种东西普通用户只能定位到城市,没有什么大用,何况对方要是用了代理ip,查出来的城市也不一定就是真实的。

因此想要知道是谁发帖,只能从发帖中去找蛛丝马迹。

对方显然还挺小心的,即便开了匿名,用的还是小号。不过这个论坛为了防止别人没事乱发贴带节奏或是发广告,会按账号的活跃程度给权重,因此小号也必须经常发帖保持活跃。

所以近一个月内这小号在很多帖子里回了些无关紧要的水帖。

贺长空不太抱希望地一条一条翻,翻了挺久,久到当时躺他身边玩手机的沈雁鸣都疑惑地问他今天怎么刷那么久论坛。

很可惜,贺长空当晚没能翻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那晚上他几乎想了一夜。发这种帖子搞事情,肯定不是闲得慌。甚至联系那帖子的语气和后来来找他麻烦的许筠来看,发帖人或许还有接下来的计划,也许是想一步步搞臭他的名声、搞坏他的心态……

他当然可以选择无视。

实话说,他难受是真的难受,这么说或许有些不孝,但许筠这个人出现在他面前,他就会想起自己暗无天日的童年和少年时期,只要想到许筠,他就很难开心起来。再加之那天许筠来还带来了一个他从不知道的真相——他爸是个骗婚gay。

接着许筠又毫不留情地数落了他一通,还勒令他必须和沈雁鸣分手。

最新小说: 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 皓月当空 苟在仙界成大佬 玄尘道途 我有一座无敌城 猎命人 斗罗大陆外传斗罗世界 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 漫步在武侠世界 死亡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