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是他爱人(2 / 2)

“阿西吧!”沈雁鸣骂了句跟sunday学来的韩文脏话,又解释道,“呃,我骂的是那个发帖的人。”

贺长空:“没事,你骂。”

沈雁鸣又说:“那个,我确实还是很同情你妈的遭遇,但是我警告你啊,你别因为觉得对你妈内疚然后把我甩了……也不要胡思乱想了,其实也真的不用内疚的,你真的没做错什么,我还是那个想法,你妈的确惨,可她也没道理这么对你,更没道理干涉你的人生。”

沈雁鸣其实不太会煲鸡汤说些安慰人的话,讲了几句之后觉得不太得劲,干脆用惯常用的安慰方式,主动凑过去咬贺长空的唇,和他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

晚些时候孟衍过来了,说许筠已经回去了,又说他已经跟教练经理他们报备过,希望能重点注意一下明天赛场的秩序。

还好他们的担心也没成真,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总之许筠是没有再来。

然而无论许筠本人是否到场,她那天的言行都在贺长空心里烙下了一块阴影。即便贺长空看上去似乎没什么问题,内里却是实实在在地在钻着牛角尖。

沈雁鸣也是到了赛场上才发现的。

贺长空本来是全队最不需要操心的人。一般情况下都是贺长空做指挥,策略出不了大问题,再加上他的操作稳准狠,能奶活队友于危难之中……不仅不需要操心,甚至可以说是全队的灵魂人物。

可是今天第一把一上来他就犯了个新人甚至不会犯的失误。

当时看比赛的观众就感觉挺不可思议的,贺长空在场上的失误率很低,尤其是一些低级错误。

不过第一次出差错,众人都觉得还能接受,毕竟kong神再厉害也不是真的神,只要是人,就有可能犯错。

结果后面贺长空又有一个配合没衔接上,tmm大失先机,后续节节败退。

季后赛队伍少,打的是bo5,输了一把之后大家也觉得还好。

第二把贺长空调整了状态,小的失误似乎是没有了,但在决策上却束手束脚了很多,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该冒进的时候没有冒进,连平时和他配合得最好的沈雁鸣都因为没喝上奶而在一次对线中暴毙。

看比赛的观众急了,队友也急了。

想着还有机会让二追三,可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连跪两把彻底拉胯,第三把不仅贺长空没打好,其他几个发挥得也不算特别行。

总之连输三把,这一场直接凉了。

胜败乃兵家常事,打比赛有输有赢很正常,可连续三把都像梦游一样就很不对劲了。

水友们真的很严格,大家只能接受两方竭力厮杀之后不敌对方的败局,绝对无法接受这种因为各种本可以避免的决策、操作失误而导致的失败。

几乎是立刻,网上就都是骂声一片了。

甚至还有人专门把之前那帖子拿出来,评论道:这人说不定是个带预言家,说有恋爱脑队员会打得很差,可不嘛?

随后又有人把赛后沈雁鸣直接在台上抱着贺长空的图发出来,把这当作佐证。

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网友只想找一个宣泄的出口,也不去求证是不是真的了,一开始是喷贺长空,后来连带着沈雁鸣也被喷。

还有一些网友保持着理智,说可能只是贺长空遇到了什么事,何况季后赛那么多场,输掉这一场后面还有很多机会,只要能拿到世界赛门票,其他都无所谓。

总之这两方又吵了起来。

赛后复盘,贺长空很诚恳地把锅都背到自己身上——事实上问题也的确在于他,他表示会好好调整,这件事也就这么过了。

只是回到自己基地继续下一场之前的训练时,每天陪在贺长空身边的沈雁鸣还是察觉到了不对劲。

要说练习,贺长空还是每天坚持练,甚至比之前花了更多时间,然而状态却一直跟不上,总会在一些细节的地方有微妙的卡顿。这对于普通玩家来说或许没什么,然而对于选手来说,每个操作的时间和范围精度都是卡得很死的,不能有丝毫差错。

沈雁鸣很容易就猜到了贺长空的想法。

估计最开始时贺长空还是在意许筠说的那事,毕竟是个人都很难接受这样的事实,再怎么冷静的人心也不是铁做的。也许他主观上也想要努力调整,可是连续的失误和网上的舆论会让一个人陷入更难以自拔的泥潭里,这有时候是很难控制的。

沈雁鸣知道这种感觉。

沈雁鸣也没再问贺长空什么,他知道现在压力最大的人就是贺长空,而且不知道前因后果的教练们还频频找贺长空谈话……沈雁鸣要再凑上去说些什么,无疑是给人雪上加霜。

而且不解决根本的问题,光靠几句开解,没有用。

离下一场比赛还有一段时间,沈雁鸣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

其实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解决问题之根本。思来想去之后他决定去找贺长空的爸爸。

那个据说离婚后就再也没有去看过贺长空的男人。

这个办法看起来莫名其妙,实际上之前沈雁鸣就隐隐觉得许筠说的话有些不合逻辑的地方,据他所知,许筠是照着前夫的样子去培养贺长空的,可是如果前夫真是个骗婚gay,按常理来说,许筠该对他恨之入骨才对,又怎么会照着前夫的样子去养孩子?甚至还屡屡说出贺长空比不上他爸这样的话……

真的很奇怪。

要说是爱恨交织,也很别扭。

沈雁鸣有种直觉,他得去找这位传说中的贺教授问问清楚。

贺教授的信息倒也不难打听,跟孟衍一打听就知道了,就在附近城市的大学里任教。不过更具体的信息就找不到了,学校官网只留了个邮箱和系办公室的电话。

沈雁鸣也不知道这个贺教授人怎么样,怕事先联系反而会遭到对方拒绝,因此也没先打个电话过去问问。

沈雁鸣给贺长空说自己有事出去,贺长空说要陪他,被他婉拒了。好在贺长空是个会给他留充分空间的男友,不然沈雁鸣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直说的话说不定会被拦着不让去。

他又跟队里请了假,找了课表上有贺教授课的日子,一大早买了动车票出发。

沈雁鸣是在系办门口蹲到贺教授的。此人看起来的确风度翩翩,上课而已,还穿着十分讲究的西装,长得也周正,是个沈雁鸣也必须承认的中年帅哥。

只是和贺长空并不很像,贺长空似乎长得更像他妈一点。

气场也和沈雁鸣想的颇有出入,他原本还以为应该会是一个严肃且不苟言笑的教授。

实际上不是的,他周围围了好几个学生,几个人在门口讲了一个课间,有说有笑。

沈雁鸣也不好去打扰,等铃声响了,其他学生散了,眼看这教授又要走,沈雁鸣急急小跑了过去。

沈雁鸣长这么大和谁都会打交道,就是有点怕那些教书的,何况这人还是贺长空的爹。但任务在身,沈雁鸣也顾不得心里那点扭捏了,他叫住要离开的贺教授:“老师您好——”

贺岳停了下来,笑了笑:“怎么了?……嗯?你挺面生,不是我带的学生吧?”

沈雁鸣点头:“我不是这个学校的学生。”

贺岳恍然:“哦,难道是想报我的研究生?”

沈雁鸣:“……”他连大学都不知道能不能上呢。

贺岳又说:“看起来年纪挺小的,读书比较早?”

沈雁鸣摇了摇头:“不是,我还在上高中。”

贺岳:“哈哈,我很少上本科的课。”

沈雁鸣:“……”天啊,这么健谈的吗?他是不是找错人了?不应该是贺长空plus高冷男神吗?

沈雁鸣解释道:“不是的,我来是有别的事想找您。”

贺岳看了一眼手表:“说吧,我正好还有点时间。”

“您还记得……贺长空吗?”沈雁鸣说完,小心翼翼地观察起了贺岳的反应。

只见贺岳的脸上的笑有一瞬间凝滞,不过他还是保持着得体:“记得。”

最新小说: 玄尘道途 我有一座无敌城 猎命人 斗罗大陆外传斗罗世界 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 漫步在武侠世界 死亡作业 生存作业 大海贼巴基 万界,无敌圣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