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有话要说(1 / 2)

你又在乱来[电竞]

贺长空没有理会这条短信, 只是心里面隐隐有些不舒服。他有给每位联系人都做好备注的习惯,既然是陌生号码,肯定是不认识的人发来的, 也不知道是什么人。

如果只收到一条短信也就罢了, 次日训练间隙, 贺长空又收到一条一模一样的短信,还是同一个号码发过来的。

贺长空顺手把这个号码拉进了黑名单。

以前听人说过有些狂热的粉丝会找到选手的联系方式并锲而不舍地进行骚扰,贺长空猜自己有可能是撞上了这种情况。他想着如果真是这样, 有空要去换个号码。

拉黑之后消停了一两天, 他又收到了一条新的短信, 对方用的是另一个新号码。

这次贺长空知道了, 大约不是什么不理智的狂热粉丝发来的短信。

发信人在短信上直截了当地问:为什么不回复妈短信?过两周你有到云城的比赛, 到时候妈和你谈谈。

贺长空查了查号码归属地,这号码确实是他家乡云城的。

自然也有可能是那种自称妈粉的粉丝发来的, 但普通粉丝不可能说要谈谈。

而且看这语气……基本可以断定是许筠了。

贺长空当时和许筠闹崩,刚离开学校、离开家, 来到队里时,许筠也给他打过无数电话发过无数短信,甚至直接追到了基地。两人没法谈拢, 许筠又是个在外人面前必须保持体面的,倒是没在人前闹,只在急火攻心的时候留下一句“你出去就不要再回来了”。

贺长空确实没再回去, 倒是后来许筠后悔了,又企图让贺长空回来,每次贺长空都不为所动。

最后一次许筠给贺长空发了一段长篇大论,具体内容贺长空已经忘了,只记得有一句——你这个样子连你爸一丝一毫都比不上, 净做些丢人现眼的事,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把你生下来。

贺长空终于回复了她,他说:对不起,我不该出生。

之后贺长空将许筠的号码拉黑,除了每个月定时往许筠卡上打钱之外,没再和他这个妈有什么联系。

后来许筠再想找贺长空,都是辗转通过孟衍去联系。

贺长空又看了一遍那条短信。他和沈雁鸣在一起的事基本只有几个关系好的队友知道,许筠又是怎么知道的?难道她是看了网上的东西当了真?可是她真的会在网上关注贺长空的动态吗?

他不想继续猜测许筠是怎么想的,也觉得没有什么谈的必要。

他再次把短信删了,当作无事发生。

冬意渐浓的时候《重回王座》职业联赛的季后赛也拉开帷幕了,第一场在他们主场打,倒是没太惊险,第二第三场也是顺利拿下胜场取得积分。

之后去了云城。

以前也不是没回来这边打过比赛,甚至之前回来的时候,贺长空还受了某知名游戏主播的邀请,作为本地向导录过一期网络综艺。

或许是因为先前收到了许筠的那条短信,贺长空这次踏上云城的土地时,总有些心神不宁。

他又想没事的,他既然无视了那条短信,也就不会有和许筠见面的机会——就像上次许筠说自己生病,贺长空没回去,许筠那段时间也没再找他麻烦。

何况再怎么样,许筠都是个要面子的人,应该不会找到选手们住的酒店里来。

下了飞机之后贺长空和沈雁鸣没有跟着大部队一起回去。起因是在路上时沈雁鸣被一个拿着奶茶冒冒失失的女孩子撞上了,热奶茶洒到白羽绒服上洇开一大片咖啡色的污渍。

来这边只待两三天,沈雁鸣懒得带那么多行李,轻装上阵,除了这件羽绒服和队服之外也没带别的厚外套。倒也不是不能跟其他队友借来将就着穿,只是沈雁鸣正好也想去热闹点的区域逛逛,也看看贺长空从小到大生活的地方是什么样的,就说让贺长空带他去买件新的来穿。

逛完再加吃完东西,回去的时候其他人早就在酒店安顿好了。

他们进酒店的时候,大堂里也没什么人,沈雁鸣在贺长空身前,明明已经买了新的羽绒服,却硬要拉开贺长空外套的链子挤到里面去,两个大男孩把一件衣服撑得快变形。

沈雁鸣倒是也不怕别人看到了说什么,反正这种举动随便两个关系好的男的都有可能做。

两人以龟速往前走。贺长空无奈:“好玩吗?”

沈雁鸣玩得不亦乐乎:“好玩啊。”

贺长空一只手还提着给其他小伙伴带的吃的,他拎起来在沈雁鸣面前晃了晃:“先上去吧,孟衍他们等下又要……”

贺长空话说一半忽然停住,沈雁鸣疑惑地扭头看他,却见他的脸色骤然沉了下来。

顺着贺长空的视线,沈雁鸣转过头,看见一位穿着职业装、打扮知性得体的中年女性从大堂休息处沙发里站起身,慢慢往他们这个方向走来。

走到他们面前的时候,那女人笑着开口:“连妈都不叫了?”

沈雁鸣吓得一个激灵,立刻不玩贺长空的外套了,赶紧钻出来。然而当他打算站远一些的时候,手却被贺长空拉住了。

许筠望了一眼两人交握的手,面不改色道:“你就是chaos吧。”

其实平时几乎没人管沈雁鸣叫chaos,沈雁鸣差点没反应过来,愣了一瞬才应道:“是的……阿姨好。”

问好的时候沈雁鸣悄悄打量了下许筠,虽然人到中年,但她保养得当,看上去还是明艳动人,贺长空的脸有几分像她。

最新小说: 大夏文圣 剑神在星际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