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买定离手(1 / 2)

你又在乱来[电竞]

贺长空眸色一沉, 往沈雁鸣还泛着水光的唇上又是一压,试探性地用牙齿咬了咬沈雁鸣的舌尖,结果听到对方嘴里漏出了轻轻的哼声。

先前贺长空把沈雁鸣视若珍宝, 无论是拉他的手或是亲吻他, 动作总是极尽轻柔, 小心翼翼。只有前日因为情绪有些许失控才粗暴了些,本来还感觉过意不去,没想到沈雁鸣好像打开了什么新世界的大门。

他说喜欢凶一点的。

贺长空扣住沈雁鸣的手, 动作比起之前少了些温柔, 仿佛一头狩猎的兽, 在沈雁鸣这儿猎取一份甜蜜。

如果说以前接吻之后沈雁鸣会变成软绵绵的棉花糖, 现在就直接化成了一滩糖浆。他整个身子几乎挂在贺长空身上, 攀着贺长空的肩,如同溺水者攀着浮木, 费了好大劲才没让自己站不稳。

沈雁鸣红着脸:“……腿有点软。”

贺长空扶住他的腰:“喜欢?”

沈雁鸣又扒着贺长空蹭了蹭:“……嗯,我是不是好变态。”

贺长空低笑, 故意应道:“嗯。”

沈雁鸣当即羞愧难当,恼羞成怒,抓起贺长空的手咬了一口。

两个人是贴着的, 自然很快就感受到了对方某些地方的变化。贺长空拍拍沈雁鸣的背,示意他松开:“我去洗个澡。”

沈雁鸣松了手,跟着贺长空, 看他在行李箱里拿了衣服准备进浴室,走到浴室门口,沈雁鸣像下了什么决心一样拉住贺长空的衣服下摆:“那个……要不,我……我帮你?”

……

好哥俩在浴室里互相帮助,一开始沈雁鸣还挺害羞, 甚至在看了第一眼之后就不敢再直视他的具体帮助对象,后来就开始抱怨手酸,全然不觉得一个电竞选手说手酸有多么不科学。

沈雁鸣话太多了,贺长空封住他的嘴,同时也对他进行了十分友好的帮助。

不过沈雁鸣别别扭扭地表示可以不用那么友好,贺长空为难地用不太礼貌的态度继续帮助了沈雁鸣,沈雁鸣反倒觉得快乐无边。

折腾了许久,达成互帮互助成就的两人终于回到床上关灯睡觉,次日又睡到日上三竿,因为起得太晚,再次遭受了队友们的眼神洗礼。

沈雁鸣倒是理直气壮,对着经常骂他们死基佬又总是忍不住八卦他们的孟衍一顿诛心:“看什么看,再看你也没对象。”

孟衍垂泪假哭:“难道单身直男不配做人吗?转会!我明天就转会!我要转到一个没有死基佬的世界!”

sunday给孟衍的假哭配上了音效:“呜呜。”

为期一周的训练营很快就结束了,除了前半截闹了点糟心事,后面几天基本还算顺利。最后一天一行人公费吃喝到处逛了一圈之后回了国。

虽然每年都是在这个时候换版本,但实际上常规赛和季后赛之间留给队伍和选手们调整和训练的时间并不多,回来之后是密集的训练和不久后即将拉开帷幕的季后赛。

季后赛是八进四,之前的积分清零,八支队伍重新比过,最终积分前四的队伍可以拿到去世界赛的门票。

且因为参加比赛的队伍比起常规赛来说少了很多,会采取到各个队伍主场所在城市进行比赛的模式。

不过不管是什么模式,他们都要赢。

最新小说: 大夏文圣 剑神在星际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