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图他什么(2 / 2)

孟衍又说:“有的,我们教练刚才跟他们争得面红耳赤,说一定要一个公告和公开道歉,对方同意了。”

沈雁鸣托腮:“教练是个好教练啊,我要请他吃雪糕。”

贺长空还是不悦,作势要再去找那边的人谈,不过被沈雁鸣拦住了。

沈雁鸣道:“等着明天吧,他不是说想好好打比赛吗?话说你们谁做过这andrew的功课吗?他还是挺在意输赢的吧?明天他还待在这营里吗?明天好像也有直播吧,貌似可以指定队伍打对局?”

沈雁鸣话未说尽,不过意思却是很明显了,与其在这些人面前像受害者似的哭爹喊娘,还不如在andrew最在意的事上面狠狠踩他一脚。

何况他们手上还有孟衍录的视频,想让对方社会性死亡那不是分分钟的事?

说完沈雁鸣对贺长空眨了眨眼。

贺长空看见沈雁鸣自信满满的样子,状态似乎丝毫不受刚才那件事影响,心上一颗石头也放了下来。纵使他自己还是对这个处理结果不甚满意,但还是顺着沈雁鸣的话,没有再要去讨个说法的意思。他冲沈雁鸣笑笑,表示自己明白了。

“可以,又到了我表演的时候了……”孟衍竖了个拇指,话说一半又受到了冲击,“卧槽,你们这对死基佬又在眉来眼去了,救命啊啊啊!”

沈雁鸣“啧”了一声,不耐烦地下起逐客令:“和gay一起玩也会变gay,你赶紧走。”

孟衍带着sunday马不停蹄地离开这间gay之屋。

次日andrew所在的sot俱乐部确实发了公告,只是发的公告语焉不详,只说andrew在参加训练营期间对其他选手出言不逊云云,具体怎么出言不逊的也没说。

推特下的评论很多都还以为andrew只是打到激动之处爆了几句粗口,根本没有太多人在意。

孟衍看到这处分公告发出来的时候差点没气得去手撕了对方俱乐部的负责人。

随队过来的教练阿风在本日行程正式开始之前,临时召集队里哥几个到他房间里开了个小会。

阿风看这公告看得眉头拧成结,之前说的时候是要对方解释清楚前因后果的,还要andrew公开道歉,结果俱乐部处理得如此敷衍,阿风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满意的。

倒是沈雁鸣这个当事人显得很佛,反过来劝其他义愤填膺的伙伴:“既然他们不想好好处理这个andrew,我们现在在人家地盘上也很难用常规的方式去要个说法,搞不好还会被反咬一口……”

这个俱乐部的态度给人一看就显得很虚,正常情况下真出了什么违反纪律的事,选手都要被严肃处理的,然而sot俱乐部那么护着这人,只能说明他们怕这人走了队伍实力就一落千丈。

还有一个可能,就是他们认为tmm这边可能不愿意把事情闹大,又或者认为tmm的人也没有闹大的能力。

毕竟不是同个赛区,tmm再怎么样也没法操控推特那边的舆论吧?

再加上从以往的经验来看,很多华人区的选手都是吃闷亏类型,哪怕倒点霉,最后都会选择息事宁人。

阿风道:“那我也不能让你吃亏。”

沈雁鸣玩着酒店配的抱枕,眉一挑:“谁说我要吃亏啊?”

几人又随意讲了几句,一同回到了训练室。

沈雁鸣一改昨天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拽样,等今天过来搞直播的解说一来,他就去主动霸占人家的镜头。

为防万一,他偷偷用自己手机也开了个直播,手机摆在桌上,视角成谜。

对于不明情况的吃瓜群众来说,就是沈雁鸣无端端搞了个双机位直播。

沈雁鸣对着镜头招手,露出一个招牌笑容:“昨天sot的andrew选手热情邀约我一起打游戏,可惜双排是不行了,不过切磋一下还是可以的,不知道andrew意下如何?”

沈雁鸣这个问句更像是自顾自地说,他根本没给andrew回应的机会,又道:“你肯定不会拒绝的对吧?不过光打游戏多没意思啊,要是你输了,你就好好履行你昨天答应我们的事怎么样?”

说实在的,正常人要是骚扰人被抓包,但凡有点羞耻心,今天都不会恬不知耻再出现在这儿了,这andrew脸皮倒是厚,还在位置上坐着,云淡风轻,仿佛无事发生。

连沈雁鸣这么问了,他还装不知道:“我答应了什么?今天我也有安排,不方便跟你们玩。”

andrew本来还是担心遭到处罚的,然而事情结束得超乎他的想象,俱乐部给他的处理根本不痛不痒,甚至昨天教练还对他保证,说什么禁赛也是先说一下,反正也没报到联赛组委会上面,等过阵子再把处分撤销了就行了。

他现在更是有恃无恐。在他看来,沈雁鸣现在不过就是不服气逞逞嘴上的能罢了,哪怕沈雁鸣把音频发出来,他也能反过来泼脏水。他具体记不清他当时都说了些什么了,总之能说服来处理他的工作人员,再用同套说辞甚至再添油加醋对外说一下也是一样的吧。

沈雁鸣弯了弯眼睛:“你不记得的话我帮你回忆一下。”

工作人员是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的,怕事情闹大在外面造成不好的影响,紧急让解说转移了话题,甚至要暂停直播。

沈雁鸣不疾不徐拿起自己的手机:“我也在直播哦。大家早上看到sot发的公告了吗?知道他怎么出言不逊吗?他性骚扰老子,具体怎么个骚扰法就不说了,免得大家不适。这人吧被抓包了答应好公开道歉,连个屁都没放一个,现在还在这装死。人品不行就算了,还怂,怕输给我们,不敢跟我们打。英语好的朋友帮忙把我这段搞点字幕到处发一下哈,在下先谢过各位铁子了。唉我真是服了,你们说这sot图啥啊?图他咸猪手?还图他打不过我们?我看也别叫电子竞技俱乐部了,叫电竞垃圾回收站吧。”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听说lan之前也是进了这个队,只不过坐了几个月冷板凳,估计之后还要继续坐冷板凳。

沈雁鸣说完又故作紧张:“哎呀,我这样算不算出言不逊?我说点实话应该没关系吧。何况我是受害者诶,总要有点特权的,再说了人家安德鲁哥‘出言不逊’也几乎没受太大影响啊,铁子萌你们说我说得对吗?”

在场讲外文的选手仍是一脸懵逼,听得懂中文的几乎都笑趴在桌上了。

对面不知道事情经过的xxl几个脸色更是精彩,从一开始的震惊到后面笑容逐渐失控。张西西甚至很突兀地鼓起了掌:“我乱哥真的无敌!”

最新小说: 玄尘道途 我有一座无敌城 猎命人 斗罗大陆外传斗罗世界 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 漫步在武侠世界 死亡作业 生存作业 大海贼巴基 万界,无敌圣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