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这很冒犯(1 / 2)

你又在乱来[电竞]

贺长空给了肯定的回答, 沈雁鸣却不那么满意了,他稍稍站直了身子,手还攀在贺长空肩上。

“你怎么不说你还是不开心?”沈雁鸣问。

一开始贺长空没反应过来, 直到看见面前的人红着脸眼神飘忽的模样, 贺长空才恍然。

贺长空捏了捏沈雁鸣的耳垂:“现在又不开心了。”

沈雁鸣一副大义凛然:“那没办法了, 你这么不开心,我只好再安慰你一下……就是这么善解人意!”说着又仰头把唇送过去了。

折腾了有一会儿,沈雁鸣被推去洗漱。

房内床有两张, 然而其中一张完全被闲置了, 上面本来乱糟糟地堆了些衣物和其他零零碎碎的东西, 大多是沈雁鸣的。贺长空回来之后收拾了下, 沈雁鸣一从浴室出来翻找完东西, 那张被当成置物处的床就再次成为灾难现场。

沈雁鸣拿完东西,又觉得挺心虚, 想到他的空哥像个贤妻良母一般在酒店房间里帮他叠衣服,把东西摆好, 望眼欲穿地等着他回来。结果他自己在外面跟别的人打游戏打到嗨,打到浑然忘我。

是渣男本渣了。

沈渣男平时要是一个人待着,绝对不会做那种拿完东西顺手整理归位的事, 现在倒是老老实实按贺长空之前帮他整理好的样子重新将物品放好。

随后轻车熟路踢掉室内拖鞋,跳到贺长空正躺着的那张床上,很是自然地进了他的被窝。

熬夜打游戏过后的兴奋劲过去, 大脑开始困倦,沈雁鸣跟贺长空嘀咕了几句之后变得昏沉。迷迷瞪瞪的时候他听到贺长空说:“其实我也研究过几个改动比较大的角色,你想玩也可以找我玩的。”

沈雁鸣的瞌睡气泡瞬时被戳破。

“知道了老婆,我只和老婆玩。”沈雁鸣笑了几声,蹭到贺长空身边, 和他紧紧挨着,又去捧他的脸,非常大声的啵唧了他一口。

贺长空:“也不是这个意思,和更多不同的选手玩有助于从多角度找问题……”

沈雁鸣很配合贺长空的每一句话,哪怕前后两句完全不是同个意思:“那我就只和他们逢场作戏一下。”

贺长空亲亲沈雁鸣的额头:“好了,睡了。”

贺长空是很少睡到日上三竿的,这天确实难得,临近中午他才起来。沈雁鸣还在睡,感觉到身边的重量消失,也只是抱着被子翻了个身。

贺长空没叫醒他,自己放轻了动作起身,弄好后出门,刚好撞上隔壁房间的孟衍和sunday一起出来。

孟衍十分震惊:“你这是刚起?还是回来拿东西?”

贺长空如实回答:“刚起。”

贺长空还没关好门,孟衍往里边一瞧,震惊程度指数爆/炸:“你和乱酱睡一床!还这么晚起来!干什么了干什么了!”

平时在基地,沈雁鸣喜欢往贺长空房里跑,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只是出到外头有两张床还非得挤一起就还是挺没道理的。

何况贺长空一贯自律,这个点钟见他才起床无异于白日见鬼。

sunday用胳膊肘撞了撞孟衍:“hiong~小声点。”

孟衍捂了下嘴,压低了音量:“你们这……进展突飞猛进?”

贺长空:“……”

他们谈恋爱是瞒着其他人的,虽然沈雁鸣平时口无遮拦,但没人会觉得他说那些话是真有什么。真要牵个手或是做点其他亲昵些的动作,他们都是背着人的。

贺长空觉得说出来也无妨,但他没和沈雁鸣沟通过,不知道沈雁鸣是怎么想的。

在没征求过对方意见之前,哪怕是对着自己的好哥们,他也不会直接就把事情交代出去。

他正色道:“昨晚他那个床洒了水,太晚了没叫阿姨换,就跟我一起挤了。”

sunday用他新学的互联网段子回应贺长空:“真的吗?我不信。”

“真的吗?我不……”孟衍复读到一半看见贺长空冷冰冰的神色,自觉闭了嘴,又干巴巴地换个话题,“你不等乱酱一起下去?”

贺长空:“让他再睡会儿吧。”

沈雁鸣确实挺能睡的,主要是有好长一段时间没熬了,前一天刚来又倒了时差,本身作息就有点混乱,现在一睡沉了更是不想起。

主办搞这么个训练营,虽说更偏向娱乐性质,且第二天也没有具体的行程,可也不是真就让选手过来度假的,因此还是有规定下午的自由训练最迟到场时间是两点钟。

何况主办说会有主持人随时进训练室突击采访,美其名曰让观看直播的水友们看到选手们最真实的一面。

当时孟衍一看到行程表就开始骂骂咧咧:“搞什么啊,我们就几个臭打比赛的,看我们最真实的一面干嘛?”

不过既然人家是如此安排的,也不是什么太过分的环节,选手们也就私下吐槽几句,实际上并没有多抗拒,还是老老实实接受了。

沈雁鸣睡到一点多,被电话吵醒,贺长空喊他起床。

他起来,看见床边压着纸条,还放了些吃的,以及烧好放凉的凉白开。

最新小说: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 木叶之争权夺丽 无上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