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愿意爱你(1 / 2)

你又在乱来[电竞]

长久以来, 尽管没有明确提起,这份压力却是实实在在压在沈雁鸣心上的。在这一天他终于尽数宣泄出来。

大概是哭得太猛,哭到后来他没有眼泪了, 却忍不住抽抽, 连打了两个哭嗝。本来可怜兮兮的小狗, 因着这两个哭嗝,也变得滑稽起来。

“靠,”沈雁鸣骂了一声, 从贺长空肩头抬起脸, 又快速地背过身去, 双手捂住脸, “别跟别人说……嗝。”

贺长空把他的手拿下来, 从兜里翻出随身带着的纸巾,给沈雁鸣擦了擦脸, 又把手和手指一根根擦干净:“好了,回去洗个脸。”

贺长空把沈雁鸣牵回去, 上楼,进了他房里的洗手间,依旧像一个尽职尽责的奶妈, 用温水洗了毛巾,撩起沈雁鸣额前的碎发,再把毛巾盖到对方脸上轻轻揉搓。

毛巾盖住了沈雁鸣的脸, 没盖住他的耳朵,他耳朵红红的。

“有一件事……”沈雁鸣说话还带着点鼻音,“想跟哥确认一下。”

贺长空:“什么?”

沈雁鸣忸怩起来:“就是……”

怎么问呢?问咱们现在算不算在谈恋爱?也太那个了。

话说别人谈恋爱怎么谈的?沈雁鸣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流程总得做足吧,不然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多不浪漫啊。

这个流程中包含的必要一环就比如说表白。

斟酌许久, 沈雁鸣最后吞吞吐吐道:“哥,你愿意……和我搞基吗?”

说完沈雁鸣就想自抽巴掌。

这句话也浪漫不到哪儿去啊!

只听贺长空笑了笑,把盖在沈雁鸣脸前的毛巾掀开来。

没说愿意与否,只是俯身在沈雁鸣左脸上亲了亲。

沈雁鸣不合时宜地想到古装电视剧里新娘被掀盖头的场景,他快冒烟了,说话愈发结巴:“我……知道了,你愿、愿意和我搞基。”

贺长空耳朵也泛着红:“嗯。”

沈雁鸣把毛巾拿下来挂好:“我、我,我先出去待着!”

他出去的时候有些同手同脚,走姿僵硬,坐回房间的桌前冷静了下——完全冷静不下来,脑子里一直有个大喇叭在广播:号外号外!沈雁鸣和他喜欢的kong神搞对象了!

背景音乐是那首“我爱你/你爱我/我们真的真的初恋了……”,不停地在他脑内循环。

啊啊啊。

没一会儿沈雁鸣收到了几米开外贺长空发来的信息。

[kong_]:我愿意爱你。

沈雁鸣直接捂住脸趴在了桌子上。

贺长空还在洗手间里待着,他发完那句信息也感到有些脸热。

“爱”这样的字眼太过郑重,但他愿意一试。

再出来的时候沈雁鸣已经溜了,不过东西还落在他这里,等会儿估计还要过来。贺长空整理了一下床铺,手上抖着被褥,思绪早已飘远。其实这一切对他来说挺突然的,几天前他还觉得自己大概要抱着这份绮念不知到何时,忽然爱神就对他开了一个玩笑,他喜欢的人在半夜偷亲了他,被他逮个正着。

但他并没有明确表示什么,一来是觉得草率,二来多少有些胆怯。

沈雁鸣比他勇敢得多,被揭穿了,就问他能不能牵手。

可是贺长空想,不该只是这样,他当然愿意和沈雁鸣在一块,但不能只是这么随随便便地开始。

他还没想出个自认为满意的方式对沈雁鸣表明心意,又被对方抢先一步。

沈雁鸣的确比他勇敢得多,像一颗脱轨的太阳,横冲直撞撞到他心里来。

贺长空把床铺好,拿了换洗衣服去洗漱,想到刚刚发了那条信息又觉得相比起沈雁鸣的勇敢,他的应对实在太没诚意。尽管他在被问及愿不愿意时,脑子里浮现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愿意去爱他。然而他生来就不是会用嘴说这种漂亮话的人,踟蹰了一阵也没能说出来,只好退而求其次用打字的方式传达出去。

不过沈雁鸣似乎不太注意。

等贺长空出来,就见到沈雁鸣自动自觉躺到床的一边,包裹在被子里,露出半张脸,眼睛亮亮的,看起来好似还有些难为情,时不时生硬地眨一下眼。

“我这样上赶着跑到你屋里睡会不会进展太快了……”沈雁鸣说完立马又来了个自我否决,“哈哈哈不过我之前也老是跑来你这里睡觉的。”

贺长空坐到他边上,沈雁鸣也坐起来,双手撑着床,眼神随着贺长空脖颈间没有完全擦干的水珠移动,直到它隐没进贺长空睡衣的衣领。沈雁鸣做了个吞咽的动作:“哥,可以抱一下吗?”

贺长空点头,沈雁鸣就像什么小动物一样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慢慢环住贺长空的腰。

“不用什么都问……”贺长空顿了顿,看着靠到他肩上的白色脑袋,“你想怎样都行。”

“我gay得好值,”沈雁鸣就傻笑起来,“那,有一件事我早就想说了,那你可以让我上你的号玩一下吗,我馋那个冠军认证的小王冠好久了,感觉用冠军的账号都像有buff加成呢,应该特别有排面吧……”

贺长空:“……可以。”

最新小说: 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 皓月当空 苟在仙界成大佬 玄尘道途 我有一座无敌城 猎命人 斗罗大陆外传斗罗世界 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 漫步在武侠世界 死亡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