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你加把劲(2 / 2)

随意排了两把娱乐局之后下了播,倒也不是有别的什么安排,纯粹就是pudding那边效率过高,之前那些聊天记录什么的他事先都拼好了,现在连视频也处理好了,就在他们拉的新小群里了所有人。

[护士姐姐天下第一]:爷把视频图片文案都搞好了,怎么说,什么时候发?

[主治医师天下第一]:都行,先给我们看看。

这个顶着主治医师做id的是孟衍,某天pudding在群内对每天来给他换药的护士大吹特吹的时候,孟衍很煞风景地改成了这个。换来pudding一阵狂喷:我主治医师是个五十多岁的大哥,没想到你好这口。

孟衍则表示在夸对方的医术天下第一,pudding无话可说,只是每每看到这个id出来说话还是感到一阵蛋疼。

[护士姐姐天下第一]:表演赛打完了?

[主治医师天下第一]:打完了,经理开车送我回呢,和几个小明星一起打,又不敢打太好,怕伤到他们自尊心

[护士姐姐天下第一]:你想太多了,人家就是拿钱上节目,有什么伤不伤自尊的

沈雁鸣和贺长空又回小别墅去了,看他们闲聊了一堆没的,赶紧把话题拉回正轨。

[kong酱天下第一]:图呢视频呢,让我看看让我看看。

pudding发了长图,里面基本上都是最近钓鱼的成果,明面上有女朋友的moonlight实际上热衷于在约泡软件上猎艳。其实他们打听之后还知道了当时pudding的私人住址可能就是moonlight说出去的,不过pudding已经不再是几年前那个傻小子,现在他一点也不想让无关的人知道他的家事,因此没把这一part写上去。

不过光这些应该就够他喝一壶了。

[主治医师天下第一]:我刚又去那孙子的主页看了看,刚刚还发了什么和女朋友交往纪念日的庆祝微博[图片]

[护士姐姐天下第一]:那让姑娘过完这最后的纪念日吧,明天挑个流量大的时候再发,天天把你微博账号密码发给我下

[护士姐姐天下第一]:不过这个b是真的厉害哈,一边过纪念日一边还能约人出来,一天不搞jj就痒吗

[主治医师天下第一]:你注意点,孩子还在群里呢

[护士姐姐天下第一]:没事,天天又不识字

[阳光男孩]:我识很多字的!!!

[阳光男孩]:账号sunda***,密码littlemonster***

[护士姐姐天下第一]:宝宝,你私发给我就行了……

阳光男孩打字打得比较艰难,发了一条语音过来:“煤油关系的,以后哥哥萌想骂人可以上窝的号骂。”

沈雁鸣没在群聊里回话,他情绪明显有些低落,此刻正久违地坐在贺长空房间里,霸占了他书桌前的椅子,整个人趴着,下巴搁在书桌上:“他那女朋友挺惨的,今天可能还高高兴兴过纪念日呢,明天一看微博,翻了天了。”

当然沈雁鸣也不是什么圣母,之前在赛场上大挫对方锐气他已经爽过一次了,对方品行不端,能翻车的话他更喜闻乐见。但妹子应该是无辜的,想想还是有点可怜。

贺长空把手搭在他脑袋上:“其实是好事,让那女孩及时止损吧,总好过以后结婚甚至生孩子了才知道对方是个私生活混乱的同性恋好……”

“也是,”沈雁鸣转过头,抬眼去看贺长空,既然说到这话题了,沈雁鸣又伸出了试探的jiojio,“哥有想过结婚生孩子吗?”

贺长空没想到沈雁鸣会问这种问题,他怔了怔:“暂时还没有。”

“暂时还没有,那以后会有吗,”沈雁鸣不依不饶,又打起了嘴炮,“……老婆,你都有我了,你还要和别人结婚生孩子吗?你加把劲,说不定我也可以给你生。”

贺长空耳朵一下子红了:“……胡说什么。”

沈雁鸣说完之后目光也有些游移,他重新把脑袋搁桌子上,揉了揉自己的脸,半晌又说:“懒得动了,我今晚能在你这边睡吗?”

“可以是可以……”贺长空觉得今晚沈雁鸣讲话一直有点跳跃,“怎么突然?”

沈雁鸣继续揉脸,他脸有些热,也不知道是被自己揉出来的还是怎么回事:“想占你便宜。”

想待在一起,想黏在一起,想到刚才直播的时候没有完成的那个亲亲有点不甘心,那时候要是真的亲了估计也没什么问题,就说卖腐卖全套呗。

好喜欢贺长空哦。喜欢这种情绪不知道是不是有魔法,没意识到的时候就像未出土的种子,一旦发了芽,这样的情绪就会越来越浓烈,总觉得看他哪里都顺眼,他也没做什么特别的事,可是就是一天比一天都要更喜欢他一点点。

他对自己到底有没有意思?应该还是有点的吧。

当然沈雁鸣也不敢确定,他怕自己像网上女生吐槽的那种自信直男一样,别人看他一眼他就开始考虑孩子的上学问题了……就算他已经不再直男,那他也怕是自己太过自信。不过不是直男的话,也不用考虑什么孩子的问题了,毕竟他生不出来。

他胡糟糟地想着些有的没的,他想要是空哥真的对自己有意思,那要不他就直接强吻算了。

嗐,归根结底,他就是怂。

贺长空拍了拍沈雁鸣的脑袋:“行吧。”

沈雁鸣说是说懒得动,还是回去洗澡换了睡衣拿了枕头,入秋了,他那小毯子也不够盖了,抱个棉被过来未免太过夸张,他直接和贺长空挤一个被窝了。

瞎聊了些话,聊到差不多到点了,贺长空关掉灯。

贺长空以为沈雁鸣还是会像以前那样睡着了就不自觉滚进他怀里。然而贺长空等了很久都没等到沈雁鸣过来抱他。

是睡不着还是?

贺长空想着要是过一会儿还没动静,就小小声问问看是不是还没睡着。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他忽然感觉他旁边的沈雁鸣蹭了过来。

啊,该来的还是来了。

……但贺长空等来的不是一个抱,而是脸颊上掠过的轻轻一吻。

贺长空整个僵住,但他没有表现出来,甚至努力保持着呼吸平稳,假装正在睡梦之中。

黑暗中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一起一伏几乎同步。

沈雁鸣很快又滚了回去,抱住被子把脸埋在里面。

最新小说: 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 皓月当空 苟在仙界成大佬 玄尘道途 我有一座无敌城 猎命人 斗罗大陆外传斗罗世界 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 漫步在武侠世界 死亡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