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你加把劲(1 / 2)

你又在乱来[电竞]

沈雁鸣托腮:“什么话都让你们说了, 那我只好……打个平手了。”

事实上这游戏是没有平局这种设定的。沈雁鸣话一说出口,弹幕上立时嘘声一片。

-怂了?

-让我见识见识什么叫真正的卖腐,别光说不做啊, 我不怕被恶心

-别说这些废话了赶紧排吧

-#乱子哥不行##乱子哥怂#

沈雁鸣怒拍桌子:“不能说男人不行!”

在弹幕的激将之下, 沈雁鸣恶从胆边生, 雄赳赳气昂昂地站起身来,移步到贺长空面前,一手叉腰, 另一手撑在电竞椅的扶手上, 给了贺长空一个椅咚。

贺长空:“……”

沈雁鸣脸慢慢靠近, 贺长空没往后缩, 只是这么定定地看着沈雁鸣——实际上他就是想退也无路可退, 总不能把电竞椅当轮椅划,来个光速逃走吧。

越靠越近了, 直到两人的鼻尖都快撞上的时候,沈雁鸣屏住呼吸, 咬住唇,整个人木在了原地。

该不会要真的亲吧。

沈雁鸣看着贺长空薄薄的下嘴唇,对方平时就很注重点什么养生小细节, 哪怕进入了干燥的秋季,这人的嘴唇也不像其他糙汉一样干燥起皮,反而看起来健康润泽……还很性感。

他胡糟糟地想着, 要是弹幕有声音的话,应该会像军训拉歌的时候一样,一群人在旁边疯狂喊什么“亲一个、亲一个”……这种情况以前也不是没发生过嘛——当然也不是他自己,是他看别人被起哄罢了。

时间仿佛定格住了,几秒后, 沈雁鸣重新直起身。

算了。

他是恶从胆边生,可惜凑过去就花了99.9%的勇气。

他回到自己位置上,拨了拨额前的碎发,面对直播间里“就这?”的质疑,恶狠狠说道:“怎么了?刚才舌吻了一分钟!就什么这,房管给我把这人叉出去。”

-你不就在他面前呆站了一会儿吗?你管这叫舌吻啊?

-不错了,还知道舌吻,上次我在小八直播间,那个煞笔以为亲嘴儿就是嘴巴碰嘴巴

-聪明的人才看得到的舌吻,很精彩,看完我的五个舍友都去生孩子了,我顺利保研了,下次还会回购,谢谢主播的推荐

-#乱子哥不行##乱子哥只有一分钟#

沈雁鸣:“……”

全程没发一言的贺长空终于出来打破僵局,他无奈叹气:“排吧,你想玩治疗?”

沈雁鸣选了个圣牧师:“嗯呢,我的奶只让空哥喝。”

贺长空:“别乱说话,直播间被封了就麻烦了。”

沈雁鸣大惊:“干嘛啊!我是说我只给你一个人治疗啊。”

贺长空:“……我知道。”

弹幕:哈哈哈哈哈。

贺长空拿了平时沈雁鸣喜欢玩的小白狼。两人排了路人队友进入对局。

在游戏正式开始前,沈雁鸣语重心长道:“作为空哥唯一亲传大弟子,我给大家随便讲讲玩好奶妈的一些关键要点,大家都知道,一个优秀的奶妈,从来不会让任何队友死于非命。”

沈雁鸣讲得正儿八经,格外认真,观众们还真以为他要讲什么干货,虽然只是开了个头,说了几句废话,但还是有人刷起了“讲得好”“说得对”。

沈雁鸣满意点头,继续说:“优秀的奶妈,宁愿自己死,也不会让队友死。所以在对局一开始,奶妈就要冲上去送,反正自己先死,死了之后别的队友再死,那就不关奶妈的事了……我要冲了!”

贺长空:“……”

弹幕:kong神真的不想打他吗???

看到这一句,沈雁鸣颇为羞涩道:“老婆很温柔的,不打人。”

[我又在乱来]这个id重出江湖,再加上刚刚的那番毫无道理的话,众人终于想起了曾经被乱子哥瞎几把玩所支配的恐惧。

而且平时哪怕不是胡来,就算是在正经赛场上他也是以激进著称的,总喜欢搞些令人意想不到的操作。

围观群众们都准备好提前为匹配到的队友点蜡烛了,没想到开始游戏之后,这乱子哥跟在kong身后就像一个小媳妇,连跑远都不敢,更别说做什么骚操作了。

看到贺长空掉了一点血,沈雁鸣就啊啊啊地叫着立马给对方奶满:“打在你身,痛在我心,虽然只掉了那么一点血,但一定很痛,是我不好,我的盾不够厚,让你受苦了,呜呜。”

观众们本来还说什么倒也不必如此,谁知道贺长空来了句:“不掉血也行。”

可能也是欺负对面是二段小朋友,接下来贺长空居然真的无伤拿下了一个人头。

沈雁鸣又哼唧道:“你都能无伤杀人了,你要我还有什么用,我对于你来说根本只是可有可无……”

贺长空:“……过来,奶我。”

沈雁鸣于是操纵着角色很是欢快地蹦跶过去了。

-呃啊啊啊这才是真的卖腐吧,这不比刚才那些土味情话真多了?

-kong哥,高啊

-我什么时候才能有这样的神仙搭档

……

最新小说: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 木叶之争权夺丽 无上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