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直播卖腐(2 / 2)

说这话的时候沈雁鸣其实已经开了直播了,平台直播会给订阅了直播间的观众发推送,因此立马就有不少人进了直播间里。

-妈耶我是不是进错房了

-露脸了!

-乱子哥今天这小辫子扎得还挺别致,你队是不是人均布丁审美

-哦豁,今天玩啥

-练习完了吗就嘻嘻哈哈的来直播了?后天比赛稳了?

-不是吧直个播都有人上纲上线,you can you up,no canbb啊

-我也觉得你们都好帅!这边建议可以拍个结婚照保留在珍贵的结婚照里呢!

-搞cp的出去好吧,对着俩直男天天说这些有意思吗

……

“没事,大家喜欢说什么都行,今天直播直男卖腐,想看什么恶心人的内容都可以点播,”沈雁鸣精准捕捉到这几条弹幕,给cp粉站了下台,但语气不太正经,就这么四两拨千斤打了个圆场,他挪了挪椅子,整个人靠到贺长空半边肩上,“拍结婚照吗哥?”

“坐好,”贺长空这么说着,也只是在沈雁鸣靠过来的时候动作有些许凝滞,之后也并没把他掰回去,“排?”

“不坐好,贴贴,”沈雁鸣得寸进尺,双手抱着贺长空的手臂,整个人跟个什么软体动物似的,“换号吧哥哥。”

贺长空转过来看他:“嗯?”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今天的沈雁鸣似乎比起平日更加黏人……当然也可能就是觉得直播卖腐好玩,贺长空在心里无声叹了口气。

沈雁鸣也是想借着直播卖腐这样的由头搞些小动作。

空哥没太抗拒他,沈雁鸣这么想着,感觉有些高兴,嘴角不自觉又往上翘了点。

两个人其实想的是一件事情,思路却相差十万八千里。

“换我们以前在一二段玩的小号,随便打打吧,赛前放松。”沈雁鸣说着终于坐直起来,登了那个许久未登的账号[我又在乱来]。

贺长空也上了[我奶不动了]那个号。

直播间的观众开始鸡叫。

-我透,这货还真的是kong神???我之前就这么觉得的,mmp我身边没一个人信我,都说kong不可能这么无聊

-我新来的,有没有人科普一下怎么回事啊

-我奶不动了是以前乱子哥排到过的一个路人奶妈

-晕,怎么是kong啊

-不是,你们都对一个路人奶妈的id记得这么清楚的吗?

-你们一天天的不务正业就是在一二段摸鱼?

-有时候玩点别的咋了,也不妨碍人家打比赛时还是那么猛啊

-我记得乱乱子还管这奶妈叫过老婆的,卧槽原来jq从那时候就有了,后面那些乱七八糟的事都串起来了有没有

-去低段位打没意思啊,想看点犀利的操作,别玩小号好不

沈雁鸣挑了几条弹幕回:“玩小号也能玩得有意思啊,这样吧,这把空哥输出我来奶怎么样,没看过我奶人吧?……不是有些弹幕什么意思,什么叫我不奶人是因为我菜?我不奶人那是因为……”

其实是因为他更享受技能砸在对手身上直接要人狗命的快乐。

不过这会儿他转过去看了贺长空一眼:“因为除了空哥,我不想守护别的人。”

贺长空:“……”

沈雁鸣又看回弹幕,一张脸垮着:“什么啊,什么叫我好油腻,我说的都是心里话啊。”

弹幕针对他油腻的卖腐行为进行了大规模的批评,连cp粉都忍不住刷“过了过了”。

卖腐这事说着,还有人记得刚才沈雁鸣说的可以随意点播恶心人的内容,就在弹幕里刷起了要求。

-我信你不菜,你们要是输了你和你的卖腐对象现场表演啵嘴

有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开始复制这句话,一时间整个屏幕都被这句可怕的要求支配了。

贺长空:“……”

沈雁鸣也无语道:“不是,你们是不是忘了这是什么段位啊……”

于是有机智的观众立刻更改要求。

-那你们要是赢了就表演啵嘴

最新小说: 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 皓月当空 苟在仙界成大佬 玄尘道途 我有一座无敌城 猎命人 斗罗大陆外传斗罗世界 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 漫步在武侠世界 死亡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