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直播卖腐(1 / 2)

你又在乱来[电竞]

moonlight没走到他俩跟前, 他也就往这边瞟了几眼又转头走了。沈雁鸣松了口气,只是这心里一块石头落下的同时,随着贺长空先松开手的动作, 一阵微小的失落又涌上沈雁鸣心头。

还挺想再抱会儿的。

不过再这么抱着确实不是事儿, 沈雁鸣整理了下因为这个拥抱而有些歪的帽子, 垂着眼没敢继续直视贺长空的脸:“我们还是快回去吧?”

他要是抬起头,估计能看到贺长空微微泛红的耳朵尖。

但他没有,他只听到了贺长空一声不咸不淡的“嗯”。

两人打车回了基地, 沈雁鸣把录像导出来存好, 连同那些聊天截图一起发给了pudding。pudding如今闲得很, 每天躺在医院单人病房里无所事事, 除了和护士小姐姐交流下美妆心得之外就是看比赛, 于是处理视频和整理截图的光荣任务就压到了他身上——现在让他长时间打游戏肯定是不可行,不过偶尔活动一下还是可以的。

这些都是在自己房间用私人电脑传的。在训练室的电脑搞事容易留下痕迹。

贺长空就站在沈雁鸣身边看他做完这一系列动作, 等沈雁鸣拍拍手说搞定的时候,贺长空问他:“回去训练室吗?”

沈雁鸣正想应一句“回”, 忽然想到了什么:“哥你先去换身衣服。”

贺长空不太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嗯?”

只听沈雁鸣又开了口,只是说的话和换衣服风马牛不相及:“这个月直播时长还没混完呢。”

即便不明所以,贺长空还是回去换了件衣服, 套了队服外套。把穿过的衣服换下来的时候,贺长空特意前后翻看了下,没见衣服上有什么污渍, 他又把衣服拿起来嗅了嗅,入秋了,刚才也没出汗,除了洗衣液的味道也闻不到别的……所以沈雁鸣应该不是嫌弃他衣服有问题。

那他到底要干什么?难道是觉得这件衣服不好看?平时也没见他说。

换好再去找沈雁鸣,贺长空发现沈雁鸣也把自己衣服换了, 也是套了队服的外套,帽子摘了,头上的小辫子还绑着,只不过被帽子压得有些乱了,有些扎不住的碎发跑了出来,倒是有点颓丧的帅气感。

沈雁鸣跑过来扯了扯贺长空的外套袖子:“心有灵犀呢。”

贺长空淡淡应了声:“……嗯。”

沈雁鸣瞄了贺长空一脸,又继续说:“是情侣装呢!”

贺长空:“全队都是这件衣服。”

“我不管,”沈雁鸣直接抓住了贺长空的右手小指,“他们穿的是普通煤炭黑队服,我们俩穿的是至尊豪华五彩斑斓深空黑,不一样的。”

贺长空压根没听完沈雁鸣后面那一长串的话,他尾指被对方的指尖捏住时,他就有些绷不住了。本来沈雁鸣说得多天花乱坠贺长空都能听听就算了,可是沈雁鸣拉了他的手。

刚才在外面广场抱着的时候,他就想糟糕,要是再抱久一点,沈雁鸣是不是就很轻易就能发现他怀了些别的心思了?

好不容易平复下来……

沈雁鸣见贺长空没什么反应,指尖又换了个目标,直接轻轻挠了挠贺长空的手心。

贺长空条件反射一般把手收了起来。

沈雁鸣:“……哥怕痒啊?”

贺长空:“没。”

沈雁鸣瘪了瘪嘴。

他确实是刻意的,近来他的试探都没什么成效,贺长空似乎免疫了他的一切言语调戏。的确也怪他平时说话轻浮。

他想靠嘴说的撼不动这铜墙铁壁,做些实际行动总行吧。

只是他表面看着还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心里其实没什么底,去拉贺长空的手也花了他不少勇气。这和刚才在外面突然抱住贺长空还不一样,那时候还有些堂而皇之的理由,为了躲人嘛。现在是没有理由的,现在就是无端端去拉人的小指,还去挠人的手心。

贺长空倒是有点反应了,只是这反应吧,你要说他是不好意思也可以,解读成不喜欢身体接触也行。

沈雁鸣又回想了下,之前有时候往贺长空身上靠,或者正常像对其他朋友那样的普通勾肩搭背,贺长空的样子看上去都挺抗拒的。

但应该是不好意思吧?毕竟贺长空也没表现出厌恶。

沈雁鸣还在兀自揣测着,贺长空咳了咳:“我们下去吧。”

沈雁鸣于是跟在贺长空后头亦步亦趋地下了楼。

回到只剩他俩人的训练室,贺长空想起沈雁鸣说的直播时长没混完的事,又问:“是要直播打游戏?”

“是啊。”沈雁鸣点头,开了电脑后又给摄像头调好位置,弄好了自己这边的,他又起身去折腾贺长空那个位置的。

贺长空问:“开摄像头?”

“对,”沈雁鸣又说,“或者我这边开就行了,你要一起直播吗,你时长播完了没?”

贺长空好像知道刚才沈雁鸣为什么说要换衣服了,刚才穿的那套在外头溜达过一圈了,moonlight虽然没看见他们的脸,但衣服还是看见了的,要露脸直播的话,最好就还是换一件。

不过令贺长空感到诧异的还是沈雁鸣要露脸直播这件事本身。平时沈雁鸣直播都是只开个游戏界面的,就算有时候不打游戏纯唠嗑,沈雁鸣也不怎么爱开摄像头。

“怎么忽然就……”

沈雁鸣笑嘻嘻道:“觉得自己今天好帅,空哥也好帅,这么帅的样子不能浪费,要保留在珍贵的影像资料里。”

最新小说: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 木叶之争权夺丽 无上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