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感到混乱(1 / 2)

你又在乱来[电竞]

沈雁鸣丝毫没觉得自己抄一首公益歌曲给贺长空会给对方带来怎样的冲击, 因为歌词挺动人,他送信的时候还颇有些不好意思。送完了他也没记挂这事了,回房间躺床上刷微博, 搞了个小号给官博底下夸他们的一些热评点了赞, 对那些跑来挑事的tr粉丝回了个“略略略”。

玩了一会儿手机屏幕上的字就开始变成重影。

迷迷糊糊间好像又坐回了饭桌前, 这回对面没有sunday,周遭空寂寂的,也没有旁人。他和贺长空面对面坐着, 两人中间摆着一杯可乐, 沈雁鸣先去喝了一口, 马上贺长空也凑过来了。

沈雁鸣心想空哥也想喝的话怎么不等他喝完?然而他还没来得及把可乐放下, 贺长空一只手绕到后面托住了他的后脑勺。

贺长空凑近来, 目标不是吸管,而是他的唇。

他含着他的下嘴唇轻轻摩挲。

很快可乐被打翻了, 洒了一桌子,沈雁鸣举起手做了个投降的姿势, 于是贺长空的右手交缠上来,和他十指紧扣。贺长空整个人压过来了,可乐流到桌子边缘滴到地上发出滴滴答答的声响。贺长空和他亲吻, 唇舌间也漫出了水声。

……

沈雁鸣惊醒。

确实有滴滴答答的声音,然而并非是那杯实际上并不存在的可乐往下滴,这声音是来自窗外。秋雨淅淅沥沥, 他睡前没关好窗,让这雨声吵醒了。

如果不是被这雨声吵醒,梦里的贺长空似乎就要……

沈雁鸣还有些懵,他下意识抬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嘴唇。

等意识完全回笼了,他才骂出声来:“我日, 这做的什么梦啊!!!”

他皱着眉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认命从床上爬起来。

洗澡,换掉脏内裤!

他思绪纷乱,大半夜进了浴室,本来想冲个凉水澡清醒清醒的,可现在天气凉了,他接下来还有密集的比赛要打,并不敢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要是搞个重感冒出来那就麻烦了。

于是在热水氤氲和倦意加成中,他又不知不觉回到了刚才那个梦境里。真他妈诡异,母胎solo这么多年,根本不知道接吻是种什么感觉,怎么能梦得那么具体?

不过很快沈雁鸣就不敢再复盘刚才的梦了,因为他发现他想着贺长空的脸,他的小兄弟就又抬头了。

神经病啊!!!

沈雁鸣愤怒地从浴室里出来,打开手机里的音乐播放软件,开始给自己播放《大悲咒》。

这么一折腾又不知道到了几点才睡着,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第二天没能按时起来。

平时沈雁鸣都是听到闹钟响,甚至先于闹钟设定的时间就醒了,随后刷牙洗脸玩手机,坐等锻炼完身体回来的贺长空过来喊他。

今天贺长空来敲门的时候沈雁鸣还没醒。

之前他们就说好早上如果贺长空要来叫人的话,敲门没反应可以直接进来。贺长空敲了几次都没得到回应,干脆就拧开门进去了。

在门外的时候他就隐隐约约听到里头有点似有若无的声音,进去以后听清楚了,房间内流淌着的bgm是《大悲咒》。

沈雁鸣还在床上睡着,裹着被子蜷成一团,像个蚕宝宝,露出一点点脸,还有睡得乱糟糟的头发。

贺长空在沈雁鸣脸颊上戳了戳:“小乱起床了。”

沈雁鸣迷迷瞪瞪地睁了点眼,看清楚来人之后往后缩了缩,红霞飞快染上他的脸。

贺长空不明所以:“脸这么红?生病了?”

说着试图伸手去探他额头的温度。

沈雁鸣反应极大:“你别过来!”

贺长空一下怔住了,手堪堪停在半空,不上不下的,有些许尴尬。

沈雁鸣喊完也觉得自己这样不太礼貌,抓了抓他还没梳的鸡窝头:“不是,我做噩梦……刚才一睁眼看到你,有点反应不过来。”

贺长空倒是也接受了他的说法,这样睡觉配乐配佛经也说得通了。

没想到沈雁鸣还怕鬼?贺长空又往前靠了点,伸手揉了揉沈雁鸣的脑袋:“不用怕,都是假的。”

沈雁鸣含混地“嗯”了一声,感觉脸更热了。

这一天沈雁鸣都有些心不在焉,练习的时候还好,一从对局中抽离出来他的注意力就总忍不住往别处飘。

都怪昨天头昏眼花手贱拿错的那杯可乐,如果不是拿错了那杯可乐,也许就不会做这种梦。

都怪那场雨,如果不是下了雨把他吵醒,他可能也不会知道自己做了梦。

可能也不该怪这些有的没的,最该怪自己。

沈雁鸣很想找个人说说。pudding说要去看医生但还没出发,今天还在训练室里晃来晃去指点江山,有好几次沈雁鸣都决定拦下pudding,找个无人的角落倾诉一番了,可临要开口了他却说不出来。

直人会做gay梦吗?

直人做了gay梦还不感到恶心能称之为直人吗?

其实也不用问了,答案很明显,不会,不能。

沈雁鸣排完一把就是灵魂出窍的状态,直到下一把开始他才元神归位,打完之后又继续游离,周而复始。

一直带着他排的贺长空终于忍不住问:“你今天怎么了?”

沈雁鸣根本不敢直视贺长空,眼神闪烁:“没有……就,我做的梦,太恐怖了。”

也不算说谎。

真的太恐怖了。两辈子加起来直了二十四年,在梦里和男人接吻接到那个。

实在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最新小说: 玄尘道途 我有一座无敌城 猎命人 斗罗大陆外传斗罗世界 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 漫步在武侠世界 死亡作业 生存作业 大海贼巴基 万界,无敌圣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