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感恩的心(2 / 2)

“然后呢?”

孟衍:“然后我们就去扮恶人了啊。”

阿风开了个头:“我跟他爸说,小贤欠了我们几千万高/利/贷,在俱乐部打白工。”

孟衍弹坐起来,开始还原当时的场景:“风哥真的该去演戏,他平时看着还蛮正经的,到了那儿戴个墨镜叼根烟,真就像黑/社/会一样,风哥跟丁丁他爸说‘你是他爸对吧?那你帮他还,这个月他得还十万,要是还不上……你说你想留着自己的左腿还是右腿?’,然后他这爸一听就怂了,说什么自己还有别的事,灰溜溜地就走了。”

沈雁鸣竖了个拇指:“他真就信了?”

孟衍:“信了啊,我们搞了张假借条,他爸法盲来的,看着白纸黑字还有章,真以为丁酱欠了好多钱,还不得赶紧跟他撇清关系啊?”

pudding叹了口气:“至少短时间内不会来了吧,还得再带我妈搬家,麻烦。”

沈雁鸣给pudding顺了顺背,他们说着挺轻松的,可是他听着就觉得挺不是滋味。谁愿意自己的爸爸做尽烂事还没一点温情,以前动不动就使用暴力,断绝关系这么久,听说孩子有钱就闻着味来了,听说孩子身上有债务跑得比谁都快。

私人地址暴露了,还要重新找房,忙各种七七八八的事……

布丁酱现在应该很糟心吧。

沈雁鸣挺能跟人共情,现在也万分低落,谁知道他又听pudding道:“房产太多了,不知道要带我妈搬去哪一套,真滴很麻烦,愁死我了。”

“……给我闭嘴吧!”沈雁鸣恼了,“你这么有钱的吗?”

确实想想穷也不可能穷,他们俱乐部给得多,因为人气高平时直播间分成拿得也多,还有各类代言和其他商业活动……不过在海城说自己房产太多还是有些夸张了。

贺长空解释了下:“他之前攒了点钱跟人一起搞投资……”

沈雁鸣正襟危坐,对着pudding认真道:“你们家缺萨摩耶吗,没上过大学但是会打游戏那种。”

贺长空:“……”

“去去去,去找你的饲主,”pudding嫌弃地换了个位置,“还有件事想跟大家说一下,今天看到我们家小朋友在赛场上的表现,我十分欣慰。”

说着pudding往sunday房间的方向看了眼,门还紧闭着,估计这孩子一边播着音乐一边写作业,根本不知道外面的动静。

pudding继续说:“我肩膀有点问题大家应该都知道。”

最开始他都没打算说,后来是因为疼了几次队友们才知道了这事,不过基本都以为是劳损导致的,每个人都劝他去看看,他也不太乐意。

现在他才说:“其实不是因为打职业才受的伤,之前在家跟我爸打架搞的,以前怕职业队不要我,不敢说。对不起。”

开始是这样,后来就是怕队友担心才不敢说,总觉得能撑住。而且在没找到能接替他的人之前,他也不放心离开,就这么拖到了现在。

大家纷纷表示没关系,pudding又说:“天酱可以的,他去打我放心……”

孟衍一愣:“你怎么说得好像要退役了似的?”

pudding锤了他一下:“什么啊,我现在是想说,为了延长我的职业生涯,我想去治一下这个肩,天天总要回去的,到时候我还得回来带你们这群不争气的崽子飞。”

孟衍:“谁带谁飞?”

沈雁鸣打圆场:“比翼双飞行了吧。”

几个人在楼下客厅聊了会儿,等教练走了又密谋起钓鱼执法那事。孟衍被委以重任,下载了某个著名的同志约泡软件,一边找moonlight的账号,一边摇头叹息:“我脏了,我不干净了。”

在找到moonlight之前孟衍先随机点了个群组进去聊天。

[绝世美0]:有1吗?

pudding看到这个名字,脸立刻崩了:“你确定起这种名字能钓到鱼?”

孟衍扮gay上瘾,一边在群组里发些恶心心的话,一边瞟pudding:“你懂什么?”

他们在这玩得不亦乐乎,沈雁鸣说要上去先洗洗睡了,贺长空也跟着回去,当然回的是各自的房。

贺长空还没忘记那封他刚才没看的信。

他给沈雁鸣写的时候,当然没想着要收到什么回应,纯粹只是想鼓励一下他。但是收到回信也让他难以自禁地感到有些悸动。

终于恢复清净了,他靠在床边展开信纸。

仍然是工工整整的小学生字迹,上面写着——

“哥,收到你的信我非常感动,我没有什么文化也没有看过莎士比亚,平时最大的业余爱好是听歌,那么我也摘点歌词表达一下我的心情。”

“……要苍天知道我不认输/感恩的心/感谢有你/伴我一生/让我有勇气做我自己……”

竟然直接抄了一整首《感恩的心》送给了他。

最新小说: 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 皓月当空 苟在仙界成大佬 玄尘道途 我有一座无敌城 猎命人 斗罗大陆外传斗罗世界 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 漫步在武侠世界 死亡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