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以牙还牙(1 / 2)

你又在乱来[电竞]

也不知道是不是沈雁鸣戴了有色眼镜看人, 打比赛前和对方选手握手的时候,沈雁鸣总觉得moonlight这个人看上去斯斯文文,笑容底下却藏着不怀好意。

可能也不是沈雁鸣的错觉, 毕竟正常人想表达友好的话, 应该不会只翘一边嘴角, 翘得整张脸都失衡了,简单说来,就是整张脸都是扭曲的。

管他是不是不怀好意, 比赛场上一切以实力说话。早年间电竞产业还未成规模时, 电竞比赛中偶尔会有一些不合规矩的行为, 比如通过场下观众反应判断局势, 甚至直接让观众报点, 再比如公屏嘲讽,还有些更夸张的过激粉丝会往台上扔瓶子……现在比赛早就规范化了, 有些人就算想作妖也很难。

也不知道这个moonlight在得意什么,光靠实力的话, tr虽然也说不上菜,但不至于让moonlight信心爆棚到能露出这么志得意满的表情吧?

沈雁鸣很想跟他说一句,与其在这努力歪嘴邪魅一笑整得像个赘婿似的, 还不如操心操心自己。

沈雁鸣之所以这么想,除了有想赛场上见真章的意思,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此刻同时担负起主持职责的漂亮女解说走到观众席第一排, 把话筒递给一位女观众。那女观众对着镜头笑得羞赧。

场上起哄声渐起,沈雁鸣认出来了,这就是moonlight那个女朋友。

他们的恩爱模范情侣人设的确深入人心,主持人这会儿已经开始采访了,这女友说自己本来在两千公里外的另一个城市上学, 为了看moonlight比赛特意紧赶慢赶把课题赶完再请假过来,虽然错过了前面的不少场,不过终于还是赶上了这一场。

沈雁鸣越听越觉得心里不舒服,也不晓得这傻姑娘知不知道他男友是个感情骗子。他心说这事要是抖出来了,moonlight基本也就告别职业生涯了。就是可怜了姑娘。

他看了一眼pudding,刚好pudding可能想着同样的事,也看了过来。两人对视一眼,沈雁鸣瘪嘴,摇了摇头。

贺长空站在两人中间,看他们越过他在做奇怪的眼神交流,颇为不解。他把手搭到沈雁鸣肩上,给了个疑问的表情。

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搭肩而已,沈雁鸣不自觉发了点颤。这八卦不好说得太名目张胆,他凑到贺长空耳边:“回去再跟你说。”

说完沈雁鸣重新站好,等着主持人那边下达可以进选手房的指令。

贺长空摸了摸耳朵。

噱头搞完了还是要好好打比赛的。

出于某些原因,tmm并没有和tr约过训练赛,然而老话说得好,赛场上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比赛前他们研究过不少tr在其他场次的录像,这支队伍的打法算是中规中矩,比如一般开场也是分两路,一路主要寻宝一路和敌方对线。

出乎意料的是,这次开场好一段时间,在外头游荡的奶刺二人组没能找到架打,直到pudding一声“卧槽”响起。

pudding:“他们直接四个人一起过来我这边了。”

四个人抱团以多欺少也不失为一种战术,只不过一般情况下都是优先围攻更为脆皮的输出才对,这几个人却失心疯一样,将pudding边上的nightmare视若无物,只围着pudding打。

这着实令人有些捉摸不透。

甚至过了会儿tr的奶妈和坦克直接拖住了nightmare,就和他耗,剩下的俩输出集火,技能跟不要钱似的甩到pudding身上。

连解说都有些不得其解:“这是他们新开发出来的套路吗?但是这个时候用会不会太早了?”

一般有什么新奇打法和操作那都是拿来压箱底的,不会在常规赛这种还不算最后鏖战的阶段用。就算对手是相对较强的队伍,可赛制又不是说输了就得回家,最后是按积分来结算的,没必要这么早就交底牌。

沈雁鸣看着也挺懵的:“要我们过去吗?”

贺长空问了句:“还能撑一会儿么?”

pudding/点头:“行,我抗揍。”

贺长空在地图上标了个点,又对沈雁鸣道:“这边刷了两只地精出来,我们先去看看能不能拿buff,拿了buff再去支援。”

按他们平时的游戏数据来分析,触发完一个随机事件再去打团,时间绰绰有余。

这时候意外陡生。

孟衍被对面的奶妈和坦克拖着,他俩虽然没什么输出,但是一个血厚一个能续航,跟永动机似的,孟衍打出去的技能就跟投进深海里的石子一样,溅起一点水花之后就消失在水中。他后来干脆不想搭理这俩了,然而他想过去帮pudding打架时,奶妈一个控制技能丢过来,他躲开,躲开之后则离pudding更远了。

好不容易借着地势换了个方向跳到pudding身边,孟衍把刚才攒的连招对准了对面同为法师位的moonlight。

奇怪的是moonlight躲也不躲,孟衍暗想糟了,对pudding喊了句:“撤撤撤!”

只见moonlight的角色拿了一面镜子,对着pudding的方向,直接把孟衍打出来的伤害反射到了pudding身上。

这面镜子也是随机事件给的道具,可以反弹伤害,不过实在太稀有了,一般情况下玩家不会对这东西太过防备。要是每次打架都担心伤害会反弹那还怎么打?打太极算了。

孟衍也是没想到对面运气这么好,开场没多久就拿到了镜子。

其实正常情况下pudding是躲得开的。

现在他也差一点就躲开了,然而还是慢了那么一点点,他本来刚才被两个输出围攻,血量就不大健康,现在再被这么一击,整个猛汉倒地。

pudding咬了咬唇:“……对不起。”

一开始孟衍没搭理他,pudding没了他就得一对四,然而一对四丝血反杀这种事需要天时地利人和,除了过硬的技术和心理素质之外,真的还要靠那么点运气。

他一通操作猛如虎,最后还是没能逃过被对面四人群殴阵亡的命运。等两个角色的尸体并排倒在一起了,孟衍才转过去看了pudding一眼。

看见pudding发白的脸,孟衍也蹙起眉:“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又痛了。”

pudding现在脸上的白就不是粉底的白,哪怕有粉底盖着,是个人都还是能看出他的状态不太行。

pudding摇了摇头:“真没。”

他没说谎,他是不疼。

他昨晚回家,和他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局子里出来的爸吵了一架,吵到后面他爸又想对他妈动手,他拦在前头,伤处不可避免地被拉扯,甚至受到了些二次伤害。

那个时候是疼的,到了第二天也疼。不过他回基地之前偷偷去打了一针封闭,现在暂时是感觉不到疼了。

正常打比赛应该是没问题的。

可是他忘了他精神状态不太行,他太高估自己了。

能进到常规赛第二轮的队伍都不菜,除非有演员出没,不然很难出现什么碾压的情况。他们拼的可能就是千钧一发之际的反应。就像刚刚,他就是迟了那么一点点,那么一点点,可能就是眨一下眼的功夫,他人就归西了。

他不想找借口:“确实是我的锅,不过跟肩膀没什么关系。”

贺长空道:“没事,接下来好好打。”

孟衍也“嗯”了一声:“没事的。”

沈雁鸣也跟上:“打比赛的时候就不要想漂亮姐姐啦。”

pudding:“……好。”

连拿了tmm两个人头之后,tr那边似乎是想一鼓作气把剩下的两人也灭了。不过很遗憾他们没能做到。

只是贺长空逮着空将他们队两具尸体复活之后,pudding接下来的表现也仍旧不大尽如人意。大的失误没有,但是关键时候总会慢那么一拍。且大约是恶性循环,越到比赛后期,pudding就越有些力不从心。

和tmm这边相对沉闷的氛围相比,tr那边明显喜气洋洋得多,充满了欢声笑语。

有名队员揶揄了下moonlight:“你小子行啊,能想出这么个战术来。”

moonlight只是笑了笑。

他一开始提出要所有火力对准pudding的时候其他人还觉得他疯了,他费了很大功夫才让队员们相信pudding这一局绝对会是tmm的短板。围攻一个短板是为比赛找到突破口,和单纯围攻pudding这个选手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但他没告诉别人他是怎么知道pudding会成为短板的。

他搞了pudding心态。

这年头想搞人心态,可不像当年那样,随便嘲讽几句就完事了。能当这么久选手的什么辱骂没听过?还怕你几句不痛不痒的言语攻击?更别说出言嘲讽是要挨处分的。

不过他做的比嘲讽过分多了——他自己也知道做得挺恶心人,因此没对其他人说。

pudding有个渣爹,这事不是什么众所周知的事,但也不算什么秘密。当年pudding或许是为了显得自己坦然,有关系还不错的人问他他都会直说。

pudding的渣爹长期赌钱酗酒,喝醉了还会在家打老婆打孩子,小时候pudding只能跟着一起被揍,也偷偷报过警,不过他们小地方的民警觉得这是家务事,来了也就和稀泥。长大了能反抗了,他爸倒是不打人了。pudding本来以为他爸改了,直到有一天提早从学校回来目睹他妈被打的现场,才知道他爸不是改了,只是懂得挑他不在的时候欺负人,他妈是个软弱的传统家庭妇女,也不敢跟儿子说这事。

pudding那时候和他爸打了一架,一时冲动就带着妈妈连夜坐火车到了海城。

学也不上了,身无分文,好在平时会打一点游戏,他给所有发布了招新信息的俱乐部都发了自己的段位信息,进了青训队,一开始只能拿小几千块,不过也够母子二人对付生活了。

后来听说他爸喝醉酒打伤了人进了局子,pudding帮着他妈向法院提起诉讼,终于让他爸妈离了婚。

最新小说: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 木叶之争权夺丽 无上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