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心动理由(1 / 2)

你又在乱来[电竞]

沈雁鸣嘴上念了几句, 行动上倒是不怎么拖泥带水,抱着东西回去,一边走一边唱着凄婉的歌:“小白菜呀, 地里黄呀, 两三岁呀, 没了娘啊~”

直把贺长空唱得心虚,甚至贺长空后来都改变主意了,改说:“我随便提一下而已, 要不你还是……”

沈雁鸣很酷地抽出手来, 做了个表示打住的手势:“不必, 我是时候断奶了, 总有些风雨要我自己面对的, 你就不用再担心我……沃日。”

他这动作是想做成那种潇洒的、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的感觉,然而他手一抽出来毯子和枕头就往下滑, 差点掉到地上去,他赶紧弯腰伸手去捞, 姿态并不十分优美。

一言以蔽之,就是耍帅失败了。

沈雁鸣重新抱好他的东西,下巴抵在枕头上, 当作刚才的狼狈并不存在,转过来又对贺长空做了个福身的动作,并掐着嗓子道:“皇上, 什么时候再想临幸臣妾,微信dd一下我就行了。”

贺长空:“……”

沈雁鸣继续阴阳怪气道:“泡面需要三分钟,泡我只需要一句在吗……”

贺长空:“在吗?”

沈雁鸣一开始没过脑,还以为贺长空说的是“停”之类的话,下意识就接了句自我吐槽:“哈哈哈哈太土了是不是?”

吐槽完才发现不对劲, 空哥不仅没阻止他恶心人,甚至又接他梗了?

本来有些梗也不怎么好笑,可是老实人空哥一本正经接梗的样子在沈雁鸣看来就有种迷之幽默感。

于是沈雁鸣干脆把脸埋在他抱着的枕头里,肩膀一抖一抖的,笑了出来:“不在。”

始作俑者贺长空却好像什么也没说过,只道:“你先回去吧,我晚上……确实有点事。”

沈雁鸣把头抬起来,敛了下表情,不过眼角眉梢的笑意仍然明显。他道:“好吧。”

其实他也有猜到估计贺长空是有些什么事,毕竟他们近来几乎24小时都黏在一起,训练在一起,打比赛在一起,回到房间还在一起,谈恋爱都没这样的,搞得人一点自己的空间都没了。因此沈雁鸣嘴上说几句过过嘴瘾,实际上也还是很识相地溜了。

沈雁鸣出去的时候刚好碰见其他几个队友扛着盆小盆栽过来,孟衍扛,pudding梳着双马尾站在后面指挥他放。

俩人见沈雁鸣出来俱是一惊,关切地问了几句。沈雁鸣不去演戏实在可惜,因为他几乎没有酝酿就立刻做出了被抛弃的小狗专用的表情:“被老婆赶出来了,呜呜。”

孟衍把一株看起来还很小的发财树放到走廊尽头,边道:“床头吵床尾和,大不了你去跪键盘。”

这沈雁鸣就很不满意了:“键盘才是我的第一老婆好吧,怎么能拿来跪?跪坏了我的键盘我怎么打比赛啊。”

“这都不重要,”孟衍嘟囔了句,“那我这金贵的手还不是被人使唤着搬盆栽?等下没拿稳一砸下来后天直接告别赛场。”

沈雁鸣对他们半夜搬盆栽的行为感到好奇:“这从哪搞来的?”

孟衍解释了下:“刚才和丁酱去吃宵夜,路边看到有人卖,跟他说什么放在房屋二楼走廊尽头能生财,他就非要买,神经病。”

孟衍在那弯着腰挪动盆栽的位置,pudding穿着拖鞋,直接伸脚轻轻踹了下孟衍的屁屁,一边说:“我都说我搬了啊……”

孟衍:“你搬个屁,刚做完理疗,肩膀不想要了?”

听到这个,沈雁鸣警觉了些:“丁丁,你又痛了吗?”

沈雁鸣心说人都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之前谈过心后,他又跟pudding说了几次,可每次pudding都是敷衍他。

这次也是,pudding说着不知道是真是假的话,样子像是想随便说几句搪塞过去:“没有没有,我就未雨绸缪一下,衍酱比较大惊小怪罢了。”说着又踢了一下孟衍的屁股。

孟衍直起身来,怒道:“老子的屁股好玩吗?”

pudding点评道:“好玩,很q弹。”

孟衍也作势要去踢pudding:“你神经病!”

pudding一躲,嬉皮笑脸道:“诶,你挨不到我。”

沈雁鸣心里想着应该要改变思路了,去理疗师那里串一下口供,权威人士说的话总比他说的有用吧,要实在不行,就五花大绑把人绑过去。他这么想着,嘴上却说:“很q弹吗,那让我也玩玩。”

说完打了个哈欠。

他们就在贺长空门口说什么玩屁股,实际上刚刚沈雁鸣出来的时候门没关实,聊什么都让他听去了。

贺长空打开门:“玩什么?”

沈雁鸣:“……屁股。”这俩字让沈雁鸣说起来轻如羽毛,不仔细听几乎听不见声音,沈雁鸣也不知道在心虚什么,仿佛他真就是偷吃还被老婆抓到的渣男。

孟衍给沈雁鸣解了下围:“《守望先锋》你都不知道?”这是另一款游戏,又名屁股。

贺长空:“……”

pudding又说:“对了乱酱,我买了漂头发和染头发的,我们待会互相补一下色?”

这个话题转移得高,当然也不知道pudding是不是故意在转移话题,总之在此刻是救了沈雁鸣一命。

贺长空自然也听见了,提醒了一句:“别弄太晚。”

沈雁鸣连忙应下来,也不知道有没有把贺长空的叮嘱放心上,他回房放好东西,等他们把盆栽摆好了,又跟着跑去了pudding房里。

时间确实不早了。沈雁鸣近来生物钟被养得十分规律,到了这个点就已经开始犯困,要是给他递个枕头他就能表演一秒入睡。不过pudding热情相邀,他盛情难却,还是去一起折腾头发了。

pudding先帮沈雁鸣漂发根,照着说明书的指引在上面涂涂抹抹,一开始还好,后来实在有点无聊,沈雁鸣眼睛就有些睁不开了。

看沈雁鸣一副困得灵魂出窍的样子,pudding道:“嗐,要不我给你弄完你明天再给我弄吧,看你都困成这样了。”

沈雁鸣挤了挤眼睛:“那不行,都是兄弟,不能只有我一个人帅。”

“好吧,”pudding又说,“要不弄完你干脆在我这睡得了呗。”

沈雁鸣想也没想:“那不成。”

最新小说: 大夏文圣 剑神在星际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