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我家奶妈(1 / 2)

你又在乱来[电竞]

说干就干。

其实在沈雁鸣喊完那句话之后对面的奶妈已经不算落单了, 因为他的队友们很快赶了过来。还能苟延残喘一下的奶妈趁机溜到队友身后,打算借着掩护把刚刚死亡的刺客拉起来。

风之射手吃的伤害加成buff还有几秒才结束。在奶妈面前有一坦克一法师挡着的前提下,沈雁鸣直接开了个疾跑冲了上去。

等于说是冲进了敌人的包围圈里。

对面的攻击技能没有任何缓冲直接打到风射身上, 这个脆皮角色扛不住伤, 本来绿色的血条很快见红。

原先还对沈雁鸣刚才那波操作赞不绝口的解说也有点懵:“我能理解chaos想一鼓作气带走glx奶妈bored的心情, 不过他这个行为还是有些激进……”

毕竟要是他用个血厚一点的角色大家可能还会赌一下他能把奶妈也带走。

可是看现在的情况,风射还没完全走到奶妈面前,血量就见底了。

而且为了把技能留住, 这风射在移动过程中几乎没有反击。

刚对沈雁鸣印象好转了些的其他观众和看直播的网友也提心吊胆的。

-我tm现在心情就跟坐过山车似的

-我裂了, 别浪啊乱子哥

-你们还记得表演赛那次吗?乱子哥当时被鱼cue上去打, 本来也是大好开局结果他硬要冲上去送……虽然最后还是翻盘了, 可是我想说这人是不是习惯一顺风就得意忘形啊

-稳一点稳一点ball ball了

-kong神应该奶得住的吧!!

……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风射要光荣赴死的时候, 贺长空的月使眼疾手快给风射套了个盾,再几乎没有停顿地给法师上了个控制。

对面奶妈还在咏唱复活技能——复活技能咏唱时间长, 咏唱过程中奶妈不敢走动,坦克挡到他身前。

沈雁鸣一个走位绕开, 后头的孟衍把坦克勾引过去。

沈雁鸣平a打断奶妈读条,奶妈复活失败,干脆决定和沈雁鸣鱼死网破。

月使的奶量虽然不大, 但是现下一口接一口的几乎没停过,风射的血量一直保持在岌岌可危可也没有死的状态。

解说:“这不是侥幸,kong对血量的计算简直精准到了一种十分恐怖的境界……chaos把刚才剩下的半个连招打了出去, nightmare一个突进过来,kong竟然还能在如此紧凑的时间内分给nightmare一个即刻咏唱的buff,没了读条限制的nightmare和chaos一起把bored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屏幕上显示tmm_chaos再次拿到一个击杀。

观众都沸腾了。

-啊啊啊啊啊!

-刚才谁说乱子哥有勇无谋的?!出来挨打!

-不就是有勇无谋吗,要不是kong把他奶住了这一局不就凉了?

-有的人是不是搞错了前提啊?很明显是乱乱子知道kong能奶住他才敢这么放飞的好吧,这一波看起来是乱搞的可是仔细一想孟衍和他俩也配合得很好, 所有队员都没有那种手忙脚乱的感觉,显然就是他们商量过后才决定这样打的啊???

-靠!!这才是团队游戏该有的样子啊!!!每个队员都能发挥出比自己单打独斗时更强悍的实力,这是真正的一加一大于二啊!!

-那万一失误了呢?

-可是没有失误啊??他们这几个就是每一步都拿捏死了,就是牛逼啊???

-不管了!tmm牛批!

-卧槽你们看pudding在干啥?

……

这边团战打得火热,pudding一个人已经畅游遍整个地图,在众人毫无察觉之际,他已经扛起了王冠施施然往终点走。

原来刚才本也有其他人对pudding围追堵截,pudding一个除了壮点之外弱小无助又可怜的坦克靠着随机事件给的buff顽强抵抗了好一段时间。等地图下方战火燃起来了,敌方几个都跑去团战了,正常思路下pudding应该也会参与进来,结果这人偏不,他一个转身,开始了自己自由自在的旅程。

到时候选手语音要是公开出去,大家就会听到当时他们队的发言非常割裂。

这一头的沈雁鸣:“哥哥奶住我奶住我,还能再挤挤吗?还能再给口吗?啊啊啊我快没了……啊我又活过来了。”

那厢pudding哼着歌:“我一个人~吃饭旅行~到处走走停停~”

沈雁鸣犹在大呼小叫:“我buff快没了!!!啊啊啊!”

贺长空冷静道:“没事,你上就行,不怕。”

pudding换了首歌:“你看过了许多美景~也看过了许多美女~你迷失在地图上每一道短暂的光阴~”

孟衍打断了这人的自我陶醉演唱会:“丁酱你别迷失了,你偷到王冠了没。”

pudding:“好好说话,什么叫偷?胜利就在眼前,爷带你们看看王座上的风景。”

说一不二,第一局顺利拿下。

当胜利字样在屏幕中央漂浮起来时,沈雁鸣急急摘下耳机,直接蹭到贺长空身边,双手一伸抱住他的上半身,脑袋在贺长空右半边肩上拱来拱去。

“哥我真的太爱你了。”沈雁鸣语气里是掩不住的兴奋。

即便上场前他表现得多胸有成竹,但只要是赛场总有可能有意外发生,没拿到胜利始终没有底气。这下第一局不仅赢了,还赢得十分漂亮,沈雁鸣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能安定下来。

安定的同时也抑制不住雀跃。

pudding将头发往耳后拢了拢:“什么,王冠是我去偷的,胜利果实是我窃取的,你怎么不爱我?”

沈雁鸣转过去敷衍道:“你先往后稍稍,等下再爱。”

随后沈雁鸣又对着贺长空道:“真的……我一直都很想在赛场上试一些看起来很危险的操作,但是从来没人能配合得了我。”

贺长空被猛地抱住,他先是一怔,视线不知道该往哪儿摆,只好盯着沈雁鸣的发旋看。前阵子染的头发已经长出了一点新的黑色的部分。

最新小说: 大夏文圣 剑神在星际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