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不拖后腿(1 / 2)

你又在乱来[电竞]

沈雁鸣被吓了一跳, 难不成贺长空还跟他睡上瘾了?

虽然听说自己睡相尚可之后,沈雁鸣也不大介意和亲朋好友共睡一床了,但自己房间放着不睡老去别人那儿也不是事。沈雁鸣想了想, 又道:“嗐, 看看今天师傅来不来修吧, 不修也没事,其实最近天气也慢慢转凉了……”

这话说着沈雁鸣自己都觉得太客套。

转眼是快步入十月份了没错,只是海城这地方秋季来得晚, 到了十月也湿热依然。

不开空调还是有点难顶。

贺长空没声了。

沈雁鸣把手机放好, 从床上下来, 再看向贺长空。

其实贺长空面上还是一如往常。只不过沈雁鸣自觉自己拥有了透过现象看本质的能力。

如果贺长空脑袋上有一根表示情绪的天线, 高兴了竖起不高兴了耷下的话, 这会儿这根天线应该是后者的状态。

奇怪本来沈雁鸣觉得贺长空今天心情应该算还可以了,被这么一拒绝, 似乎又有了点低落的意思。

不是吧。沈雁鸣想。难道贺长空冷漠的外表下有一颗空巢老母亲的心?崽一要离巢他还就恋恋不舍起来了?

于是沈雁鸣极为生硬地调转了话头:“但是吧凉也凉不到哪儿去,有空调蹭我肯定过来蹭空调啊。”

“……随你, ”贺长空没对沈雁鸣紧急打的补丁发表什么看法,又说,“我先去跑步了, 待会见。”

沈雁鸣比了个ok的手势。在贺长空即将迈出房门那一刻,沈雁鸣忽又想到了些什么:“空哥,你要洗澡的话, 为什么不跑完步再洗?跑完步又出汗,你刚不就白洗了吗?”

贺长空:“……”

沈雁鸣也就随便问问,并没有真想从贺长空这里得到什么答案,问完他就也跟在贺长空后面出了门,准备回自己房洗漱。

问的人无心, 听的人心里一池本也不太平静的水却被如同被小石子光顾,泛起更为荡漾的层层涟漪。

贺长空跑步的时候一直在思索,沈雁鸣是不是发现了他的举动有些奇怪?他会怎么想?

旋即又觉得自己也搞不懂的事,旁的人难道就能知道他的真实想法吗?

这一天的训练和往常比起来并没有多大区别,对贺长空来说唯一一点小插曲是下午和其他队约训练赛,期间和孟衍走一路的pudding中途挂了一次,孟衍哀道:“丁酱你死了我怎么办,我一个人孤苦伶仃……”

贺长空正准备过去给个复活,听到沈雁鸣说了句:“衍哥你是不是有点怕寂寞啊?”

语气还挺认真的,孟衍也不知道沈雁鸣是不是顺着他的话开玩笑,不过还是回道:“嗐,谁不怕寂寞呢?”

沈雁鸣一脸恍然大悟:“怪不得我听说你喜欢到处跟人睡……”

贺长空竖着耳朵听,在沈雁鸣讲一半的时候咳了几声。

沈雁鸣停下话头,转而问贺长空:“空哥你怎么了?”

贺长空道:“没事,你过来我这边,别跑远了。”

沈雁鸣:“得令!”他这把拿的角色是个超级脆皮,确实也不敢离奶妈太远。

孟衍没听清楚沈雁鸣刚才那话,被贺长空打岔完还是在意,不依不饶问:“我喜欢到处跟人干嘛?”

这次贺长空抢先回答:“喜欢到处跟人讨论新出的鞋子。”

孟衍:“???”他好像也没有到处跟人讨论这东西啊,鞋的话肯定还是跟懂鞋的人聊,哪有可能到处说?

倒是沈雁鸣眼睛睁圆了些,他用余光瞄了下贺长空,心说自己还是失言了,确实一个大男人怕寂寞老是要找别人一起睡觉这事说出来很丢孟衍的面子,他这么直接说,是唐突了。

还好贺长空帮他把话圆回去了。

沈雁鸣在心里又给贺长空竖了个大拇指。这人看上去冷冷淡淡的,其实内心还挺细腻,如此体贴朋友。

贺长空心怀鬼胎,也没继续说话,哪怕孟衍全程都是懵圈的,也没能再从贺长空嘴里撬出什么来。

不过多亏了贺长空平日里话就不太多,他现在不说话懒得理人,也没人觉得太奇怪,孟衍问几句问不出答案也就不自讨没趣了。

晚上训练结束沈雁鸣先回了自己房间,一看在他白天搬砖的时候空调已经有人来修过了,也就说明他不必再寄人篱下。他没多大感觉,不过洗完澡出来一看手机,看见贺长空给他发了信息。

[kong_]:空调修好了没。

沈雁鸣不自觉地勾了勾唇角。

这个贺长空整天就光关心他的空调好没好了。

[沈bird]:修好了。

那边隔了一会儿才回。

[kong_]:嗯,你好好休息。

换作别人,沈雁鸣应该会认为只是纯粹关心几句,然而想起早上贺长空那副空巢奶妈的可怜样子,沈雁鸣又抱起了他的小毯子和枕头出了房门,边往隔壁走,边感慨自己真是个贴心的好儿子。

敲开门,贺长空面上浮现出一丝讶然:“空调不是修好了?”

沈雁鸣眨了眨眼:“想跟葛格一起睡。”

贺长空心又陡然跳了下,半晌才道:“……行。”

来睡过一次,沈雁鸣就熟门熟路了,他把毯子和枕头往床上一扔,趴倒在床上又开始玩手机。周身仍萦绕着贺长空身上淡淡的气息,沈雁鸣还挺喜欢这个味道的,他趁贺长空背对他的时候偷偷深吸了口气嗅了嗅,又问了句:“葛格用的什么沐浴露?”

贺长空说了个沐浴露牌子,沈雁鸣又道:“等我的用完了也买这个,或者干脆我来你这洗好了,哈哈哈要不一起洗吧,节约用水。”

沈雁鸣随口说说而已,贺长空却感觉沈雁鸣的话如同一条火舌,舔过他的耳朵,他不受控制地察觉到耳朵有些发烫,或许心脏也有些发烫。

贺长空没搭他这话,他拿了东西转过去,看见沈雁鸣趴着,睡衣下摆因为姿势的关系被蹭上去了一些,露出一小截白皙的腰。贺长空拿东西的手顿了顿,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干巴巴地憋出一句:“别趴着玩手机。”

沈雁鸣心说这哥真的还挺老妈子的,不过还是乖乖翻了身坐起来,靠着床玩手机。

刚坐起来,就听到门被敲了三下,有人大呼小叫地推门直接进来了。

贺长空刚才没把门锁实,以至于外面的人推一下就直接进到了这间屋子。

进来的是孟衍、pudding和sunday,这几个人训练完溜出去吃了鱼粥,回来给其他没出去浪的队友都打包了点。

孟衍喊着“您的外卖来了”,一个“了”字说了一半,变成了惊异的“我擦”。

最新小说: 大夏文圣 剑神在星际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