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特别朋友(2 / 2)

队友嚎道:本来看见kong用奶妈单排我还贼乐,心想我有生之年也能当一回kong罩子下的无敌法师,结果这奶妈根本不奶人!!他一心只有输出!!!他杀人杀到杀红了眼!可恨的是他输出还比我高!!!这他妈是人吗!要不是这是kong,我绝对会怀疑我有问题,原地结束我的职业生涯!这是你们tmm的新战术吗!赛前出来搞人心态!我恨啊!!!

贺长空看这满屏的控诉,留了一句抱歉又退了出来。

没什么意思。

还好到处去别人跟前摇尾巴的小狗没忘了他,很快又笑嘻嘻地跑回来问他要不要双排。

“排吧。”贺长空对小狗弯了弯眼睛,他并不想让对方知道自己竟然在想这么多没意义的东西。

晚上回房间,沈雁鸣还记挂着贺长空那心事重重的样子——其实也不一定心事重重,只是他敏感些,单方面认为贺长空不太快乐。

洗澡的时候沈雁鸣在猜贺长空遇到什么了,洗完出来开始玩手机他也心不在焉。

刘日天那个账号在网上倒也没引起太大的波澜,主要别人以为他也就是一个出来帮乱子哥说话的玩家,顶多就是个玩得比较好的玩家。有些闲得慌的过去和他对线几句也就没下文了。

教练他们的意思是让sunday暂时都别用那个号了,被扒出来的话问题很大。

sunday也应下来了。

再翻了一下其他相关的言论,不看好他的还是占大多数。

包括已经离队的死渣男lan在这时候也适时出来踩一脚,阴阳怪气说什么“饥不择食,慌不择路”。

之前听说lan去了北美赛区一个还行的队里,沈雁鸣都还没吐槽那个队才是饥不择食。

轮得到他来bb?

沈雁鸣翻了个白眼,回到首页,刷新了一下动态,看到贺长空转发了官博那一条充满争议的微博。

_kong:我相信我的每一个队友。

没有什么过激的言辞,但为新队友——也就是沈雁鸣本人站台的意思不能更明显了。

沈雁鸣一看,心又提了起来。

诚然他是很感动于贺长空出来帮他说话,可是这话说得实在太容易遭喷了,站在玩家的角度上想,贺长空这么说未免有点盲目自信,甚至会有些资格老的事业粉可能会觉得这队伍翅膀硬了不听劝了等等等等……

沈雁鸣能接受自己被这些人指指点点,反正过段时间比赛一打就能见分晓。

可是他依旧无法看着贺长空又一次因为他而被喷。

他也没多想,翻身下床跑去隔壁敲了门。

贺长空很快开了门,他对沈雁鸣的突然到访也感到惊讶:“怎么了?”

沈雁鸣跑出来的时候着急,见到人了又不知道要说什么了。难道要问你怎么发那样的微博吗?未免有些得便宜卖乖了。

而且除了这事,他本来也想过来看看贺长空的。

就是没合适的理由——虽然正常来说也不用什么理由,他去别人那玩,一句“好无聊”就够了。找贺长空,他倒是非要找个缘由,不然总怕打扰到对方。

他还在踌躇着怎么说比较自然,贺长空倒是先帮他想好了。

贺长空问:“你房间空调滴水还没修好,被吵着了?”大概贺长空也不知道沈雁鸣怎么没事突然来找他,想来想去也就这个理由了。

这是昨天早上贺长空去叫沈雁鸣时发现的,当时贺长空还不知道从哪找了个桶过来放在滴水的地方,说晚上要是开空调的话可以先用桶接一下。

也喊了修空调的师傅,不过师傅似乎忙,也没过来修。中午吃饭的时候贺长空又听沈雁鸣提了句说滴滴答答的晚上根本没法睡。

pudding还热情邀请沈雁鸣去他那挤一挤,等修好了再回去,不过沈雁鸣残忍地拒绝了他。

说是戴个耳塞就完事了。

沈雁鸣听贺长空给他找好理由,也没过脑,直接就点了头。

哪知道贺长空的下一句是:“那你是要过来我这边睡?”

仔细一想,因为空调滴水不能安眠而跑到别人房间的话,那意图不就很明显了吗?无非就是要借宿一晚。

他点头的时候点得飞快,却没有想到这一层上去。

如果现在要否认的话又很奇怪。

沈雁鸣也不是矫情,他就是怕自己睡相太差,因此长大以后很少和别人睡一张床。

还在考虑着,贺长空却似乎已经认定了沈雁鸣就是来借宿的,他侧过了身子:“那进来吧,我再给你拿个枕头,你要高一点的还是低一点的?”

最新小说: 玄尘道途 我有一座无敌城 猎命人 斗罗大陆外传斗罗世界 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 漫步在武侠世界 死亡作业 生存作业 大海贼巴基 万界,无敌圣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