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特别朋友(1 / 2)

你又在乱来[电竞]

平时sunday那口中文说得是极不利索, 现下嘴却像抹了油,什么都能讲清楚了:“乱乱hiong不是还要跟窝一起去见领导嘛?”

沈雁鸣真是服了sunday张嘴就来的本事:“你刚不是说用不着我吗!”

sunday捂住嘴笑,又飞快地挥了挥手跑了。

沈雁鸣赶紧向贺长空解释:“他乱说。”

虽然他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急着解释……

“嗯?”贺长空像是没有想要继续追问这事的意思, 只是转过去往楼梯的方向看, “回去换下衣服吧, 然后去吃早饭。”

沈雁鸣跑回去收拾完自己,下来的时候看见贺长空还杵在那儿等他。样子看上去和往常也没什么不同,可沈雁鸣就是直觉贺长空兴致不高。

不过也是, 也不知道贺长空在他门口等了多久, 早上刚起来敲门敲了个寂寞, 确实容易烦躁。

沈雁鸣有些愧疚, 还是解释了下刚才只是因为起床看到了令人震惊的微博发言才下来找sunday的。

说完他又觉得搞笑, 像在和女朋友报备行程似的……这念头刚一起来,他又晃了晃脑袋把它晃了出去。

开什么玩笑, 怎么能这么肖想空哥呢。

然而这一天下来贺长空还是不太对劲。

表面上贺长空倒也还按部就班地做着该做的事,该练的时候练, 到了吃饭时间一起吃,也还会安安静静地听沈雁鸣叭叭个没完,甚至时不时也会应上一两句。

可沈雁鸣就是觉得贺长空似乎有些低落。平时的贺长空也总一副没太大情绪起伏的样子, 至少眉目里是藏着些笑意的,不明显,却能看出来心情还算舒适。今日那点笑意躲起来了, 沈雁鸣没能找到——贺长空站进乌云里去了。

当然他觉得贺长空不高兴应该不至于是因为自己早上让对方扑了个空。贺长空又不是这么小心眼的人。

估计是遇上别的事了。

沈雁鸣是很想探听一番的,可左思右想之后又觉得难以开口。谁没点自己的心事?也不是每个人都习惯把自己遇到的问题摊出来讲。

甚至看贺长空这副努力维持平静的模样,应该也是不想让人知道,或者说不想让人去打听吧。

实际上沈雁鸣猜错了,贺长空就是很小心眼。

贺长空的不快是真的, 自然也不是因为早上去敲门没蹲到人而不高兴。

他今天最初的负面情绪来源的确和这有关,特别是看到沈雁鸣穿着睡衣从sunday房里出来,和听到sunday说他们一起睡觉的时候,郁闷的感受一下被拉到最满。但他一向是理智的,这种郁闷缓下来之后,他问自己,到底为什么不高兴?

他从前段时间就发现了,他的情绪很容易被沈雁鸣牵动。这不奇怪,沈雁鸣于他而言是个特别的朋友,是他重新回到这个时间线后第一个去主动关注的人,是他决定对世界敞开心扉时第一个撞上来的人,后来也是拥有相同秘密的人,是有一样目标的人。

可是仅仅因为这个理由也太单薄了。

孟衍和pudding也是他重要的队友、朋友,也是他想交心的人,也是有共同目标的人。甚至孟衍和他认识了也有十年了,他也不会因为看到孟衍和别人玩得好就不舒服。

他的思考,到“沈雁鸣是个特别的朋友”为止就停了下来。

他不能再想了。

因为他只要稍微再往下想,就会想到那句“觉得你的一举一动都很亲切,不高兴你比喜欢我更喜欢别人”。

这句话是他最近看的书的作家写给爱人的话,用在他和沈雁鸣身上不合适。

尽管他的的确确就是这么个想法。

不高兴沈雁鸣比亲近他更亲近别人。

可是贺长空完全明白,每个人都不止会有一个朋友,沈雁鸣这样像小太阳一样的人更是如此,他的光会照到更多人身上,他会有更多的朋友。

贺长空认为自己不应该像一个几岁小孩一样计较这些,沈雁鸣是他的朋友,同样也是别人的朋友。

他勒令自己不许再小心眼,情绪偏偏不受控制。中午sunday回训练室,委屈巴巴地和沈雁鸣说起被教练训斥的事,沈雁鸣弹了sunday的额头,又揽着对方的肩嘻嘻哈哈地说了不知道什么。随后pudding也凑过去,几个人讲着讲着笑作一团,沈雁鸣整个倒在pudding身上。

沈雁鸣却很少对他做过这样的动作。有是有,不过拎出来算的话一只手就数得过来。

这不受他控制的情绪一开始泛滥,他就强压下去。

可压下去了,他还是气自己,气自己二十多岁人了,甚至活了两次,依旧这样不成熟。

也气自己好像总是无法做讨人欢心的那一个。

趁着他们还在聊有的没的,贺长空自己排了一把,用的也是奶妈,只不过下来后遭了投诉。

最新小说: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 木叶之争权夺丽 无上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