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你神经病(2 / 2)

沈雁鸣站了起来。

贺长空忽然没头没尾地来了句:“你有空是该锻炼一下。”

沈雁鸣:“……?锻炼什么?”

“锻炼身体,”贺长空回想了下刚才扶沈雁鸣起来时手碰到的触感,“手臂,软。”

孟衍趁机补刀:“就这样还当大猛1?”

pudding当起无情的复读机:“就这样还当大猛1?”

沈雁鸣:“……”

最后还是忍无可忍的教练阿风拍了几下手示意他们安静。一群男孩子聚在一起经常会发生这样的事,正事讲着讲着他们就会跑偏到十万八千里外去。

好在他们都挺给阿风面子,很快安静了下来。

阿风确认了下:“所以id就叫chaos了?”

虽然是要伴随自己整个职业生涯的id,但沈雁鸣也没有太多想法,他认为叫什么名字倒是不太重要,再响亮的名字也不会给实力提供什么加成,打得好的话叫铁柱、二狗或者翠花都没问题。

何况这个chaos也不难听,还贴合他现在更广为人知的名字。

沈雁鸣点头:“就叫这个吧。”

pudding趁机占便宜:“这名字我给你起的,你该叫我什么?”

没想到沈雁鸣毫无心理负担:“丁丁妈。”

想看沈雁鸣被气到的pudding:“……”果然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甚至他还莫名其妙就妈化了!

决定好选手名,教练又和他们讨论了下接下来的训练日程和新的打法。

pudding是唯一一个没什么变动的。孟衍从刺客位回到法师位,需要适应的地方有很多,虽然他之前带了法师在远处输出的习惯去玩刺客,玩得都挺猥琐,但毕竟太久没练,也不一定就能无缝切换回一个优秀的法师。

而在教练眼里沈雁鸣的不确定性更多,目前他们只知道沈雁鸣白狼玩得好,其他角色偶尔有见他玩,但也只看他玩了一两把,不知道他玩得好不好。如果他角色池不够深,对面在选角色阶段直接把白狼禁了,他很可能就凉凉了。因此教练还是打算让他在保持和精进白狼这一角色水平的同时,再有选择性地多练习几个角色。

沈雁鸣表示同意。虽然他并不是真的只有白狼玩得好,实际上他还有几个玩得挺秀的角色压着箱底没拿出来过。

至于贺长空,以前他是跟孟衍的,现在跟沈雁鸣打,也需要再适应新搭档的风格。

又商量了几个具体的练习细节之后,再把沈雁鸣的账号搞定以后,教练就把人都赶去电脑前。走之前他拉过pudding单独叮嘱了他几句,让他悠着点。

pudding:“我知道,我还想跟着队伍再拿几次冠军。”

教练终究也没再说什么,只是让他赶紧回去和大家一起训练。

拿到新账号的第一把,沈雁鸣非常有仪式感地登上了职业服——当然这个服他以前也不陌生,只是没想到现在会换个名字重新进入这个服务器,从前缀的tmm到后面那个也很乱来的吵死,一切都是新的。

自由练习时间,他们暂时还不打算四个人一起排,而是分成两人一组各自双排去。贺长空拉了沈雁鸣进队,匹配到的队友是两个韩国赛区的选手。

看到tmm这里出现了个新名字,搭档还是kong,其他人都还蛮惊讶的。

韩国人在队伍频道里发问:new member?

沈雁鸣初生牛犊不怕虎,十分勇地回了句:new father!

贺长空提醒他:“不要说得太过。”

沈雁鸣也就是嘴上跑跑火车:“你放心,我很文明的。”

说到这又想起他可能会有的新队友,沈雁鸣顺口提了一句:“那刘日天如果真来了,我们也得让他收敛收敛,毕竟现在对这一块管得还是比较严的。”

其实打游戏的很多打恼了嘴都臭,况且哪个青春年少的大小伙子着急了不得说几句难听的?理解是都能理解,不过现在因为电竞市场广了,很多粉丝,尤其是年纪比较小的,容易受到喜欢的选手影响,选手满口脏话,粉丝也会以嘴臭为荣,觉得讲这些话很酷很帅。

这风气就不太好。

再综合各种因素,现在联赛组委会对选手要求都比较严格,比赛期间和直播时选手都是不能公开说脏话以及和别人起太激烈的冲突的。前几天还刚有个选手打得太上头骂了几句被罚了款。

当然刘日天也不是那种只会骂脏的,沈雁鸣围观过他和人掐架时的发言,除却一些脏话,有些骂人的句子还真挺妙的。

但不管骂人的话妙不妙,恶言都是利剑,对付先挑起事端的人或者杠精之类的自然也不是非要忍气吞声,但除此外的情况下,沈雁鸣的观点是能少说点就少说点。

贺长空道:“见到他你就知道了,他不是你想的那样。”

沈雁鸣本来也没想多,贺长空这么一说,他那种奇怪的感觉又泛滥于心头:“哥和他很熟的样子?”

最新小说: 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 皓月当空 苟在仙界成大佬 玄尘道途 我有一座无敌城 猎命人 斗罗大陆外传斗罗世界 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 漫步在武侠世界 死亡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