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你神经病(1 / 2)

你又在乱来[电竞]

贺长空当然不至于连大猛1是什么意思都不知道, 纯粹有些好奇怎么一个晚上过去其他队友就都管沈雁鸣叫大猛1了。只是他这么顺口一问,却见沈雁鸣反应大得出奇,对着pudding一直做些奇怪的脸部表情。

绝对有问题。

贺长空又问:“怎么回事?”

沈雁鸣停止再向pudding发射电波——反正对方似乎也接收不到。他转过去对贺长空露出一个笑, 笑容里有尴尬有讨好:“没有没有, 就是夸我又强又猛而已。”

pudding却丝毫不给沈雁鸣面子。他冷笑一声:“呵, 他说他是大猛1,你是他的……”

沈雁鸣及时打断,并深情唱了起来:“你是我滴玫瑰, 你是我滴花……这歌以前我爸车里老是放, 大家感兴趣可以听一听, 哈哈。”

这欲盖弥彰的样子也太离谱了, 看起来不仅有问题, 问题说不定还挺大。贺长空没有理会沈雁鸣生硬的话题转移术,看向pudding:“你继续说。”

沈雁鸣站起身, 趁pudding还没来得及说话,疾步走到贺长空跟前蹲下, 仰着头,眼里都是真诚:“哥我错了,我不该编排你, 你我都是大猛1,今天在这里听到这话的人,听者有份, 人人都是大猛1。”

孟衍皱起眉上下扫视了沈雁鸣一番,嫌弃道:“你好奇怪,我们为什么要当1,我和教练和丁酱只是普通猛男,你们两个基佬自己去争去吧。”

沈雁鸣一时竟无言以对。

也是啊, 为什么他非得当1不可?他好像挖坑给自己跳了。

正常直男会纠结自己是不是1吗?

不过贺长空没被他们带跑,倒也不是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只是实在很好奇,于是他再次问:“所以布丁没说完的话到底是什么?”

pudding这次抢在沈雁鸣有什么骚操作之前先一步开了口:“他说他是大猛1,你是他老婆,那夜他让你蚀骨销魂,让你……”

沈雁鸣急了:“你怎么还瞎编呢?我明明没有说后面的那些!”

pudding摆了摆手:“你想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

昨晚pudding在理发店听了沈雁鸣的话深受冲击,他基本上信了个七八成,只是回来之后还是感觉略有些难以接受,吃宵夜的时候忍不住跟孟衍说了起来。

结果孟衍直接给了他一个白眼,意思是沈雁鸣敢说,他竟然也敢信。

等孟衍一通分析,pudding才明白过来贺长空和沈雁鸣之间或许是有点猫腻,不过八字也没一撇,沈雁鸣又是个嘴没把门的,从他嘴里吐出什么话来那都不奇怪的。

pudding这才后知后觉意识到他被沈雁鸣逗了。

人心真是险恶!

他必须勇敢地站出来揭开黑恶势力的真面目!

于是pudding假装没收到沈雁鸣的眼神暗示,该说的都说了,甚至报着点“你耍我我也要耍回去”的报复心理,再给沈雁鸣的话添油加醋了一番。

沈雁鸣反驳完pudding的话便急急扭头回去看贺长空的反应,他说的时候也没考虑太多,当时看pudding那表情,他甚至恨不得再讲夸张点让pudding怀疑人生。现下被抖出来了,他过长的反射弧才开始工作,毕竟这种玩笑应该不是谁都会喜欢的,贺长空这一脸正气的样子,听到他这么瞎编排,会不会生气?

沈雁鸣忐忑不安,他还保持着蹲在贺长空面前的姿势,微微抬了头,又想看贺长空是个什么表情,又心虚不敢直视人家,不上不下的,就很尴尬。

没想到贺长空也没恼,听完他们俩的话甚至几不可察地勾了勾嘴角。

过了会儿贺长空伸手轻轻拍了拍沈雁鸣的脑袋:“就会胡说。”

“哥不生气吗?”沈雁鸣这么问的时候,声音弱了下去,有些没底气。

贺长空道:“有什么好生气?”

孟衍也应和道:“他哪那么容易生气啊,恋爱中的小基佬就是这么患得患失。”

沈雁鸣转过去对孟衍不满道:“莫要乱说话啊衍酱。”

孟衍像模像样地拍了下桌子,一副开始准备清算的模样:“不是,先乱说话的不是你?我总结一下啊,你这嘴叭叭的给空酱封了多少身份,又是什么妈妈啦,葛格啦,还有老婆是吧,再来几个什么爸爸之类的叫法,他一个人就能扮演你全部家人,了不起,一个人为你撑起一个家。”

小学鸡斗嘴就是毫无逻辑的,上一秒沈雁鸣还在计较孟衍给他们盖章恋爱中的基佬,现在为了争口气又开始口不择言:“对,他一个人给我撑起一个家,你是不是嫉妒我?”

孟衍:“嫉妒你什么?”

沈雁鸣自豪道:“你嫉妒我和空哥关系好,你竹马打不过我天降。”

孟衍:“你神经病。”

沈雁鸣:“你气急败坏!”

说着沈雁鸣又转回去看贺长空:“他说不过我就骂我神经病。”

这话说完沈雁鸣又立马怂了,刚才一上头这张嘴就疯狂输出,这说的都是些什么啊,空哥不嫌他们弱智就不错了,难道他还指望空哥给他撑腰吗?

贺长空脸上看上去依然古井无波,仔细看眼底却隐隐有了些笑意。他没为哪边站台,托着沈雁鸣的手臂试图把他扶起来:“一直蹲着,腿不麻?”

最新小说: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 木叶之争权夺丽 无上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