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搞基不易(2 / 2)

贺长空应了句:“在打游戏,怎么了。”

那边很快道:“打游戏啊,那不打扰你了,我挂了拜——”

“等等,”反正还在选角色环节,贺长空干脆起身,示意fish坐回来,又对着手机道,“没事,还没开始打。”

说着他跟屋子里几个队员点头示意了下,脚步匆匆离开了这间训练室。

贺长空一离开,fish直播间的弹幕就炸了。

-刚才那是谁???

-不是吧?kong恋爱了?

-我擦,我要是在我对象打游戏的时候给他打电话,他能把我大卸八块

-你们太会脑补了吧,或许人家就是有什么正事呢

-你没看到那备注吗,备注是小朋友诶,而且kong的语气那么温柔??他不是以冷淡著称的吗???

-可能是真的小朋友啊,家里的小弟弟小妹妹啥的

-别了吧,kong和家人关系不好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如果是真的恋爱是不是有点恋爱脑啊,这tm直播播一半呢就走人了,我怕他被对象搞得无心打机,如果真这样的话我会做他一生黑:)

-神经病吧,这是fish直播间啊,而且游戏又还没开始,他也赶紧叫fish过来打了,说不定真的是有急事呢?

……

说话间fish已经选好了角色进了游戏,刚才那头像他也有看到,那就是乱子哥的头像嘛。他感觉网友真的是想很多,于是抽空说了句:“你们怎么那么能瞎猜?刚打电话来的是我们队友好吧……来来来接下来看我表演,虽然我肯定没kong哥那么秀……”

-给队友备注是小朋友??哪个队友?

-啊那个头像好像是乱乱子的吧,我朋友的朋友有他好友,刚去确认了下

-这两个人怎么给里给气的??

-行了行了别讲了,看鱼哥这把怎么玩

……

贺长空也是想着沈雁鸣说不定是有什么急事才找他的,而且还这么反常地叫他“老婆”……不过等走出外面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继续讲时,他才发现沈雁鸣似乎真的是没什么事,纯粹就是无聊了才找他打电话。

说的也都是些很没营养的话。

比如什么“老婆我出来染头回去你还会爱我吗你会变心吗?”之类的。

很不成体统,还很没有意义。

如果是平时,贺长空应该会觉得烦的。虽然游戏没开始,也只是打着玩给观众看看的对局,且本来也不是该他打的局,他能让fish回去打。

要是换作别人找他,他应该会更想打游戏而不是听别人跟他说些没有实际意思的话。

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听沈雁鸣说这些的时候不觉得不耐烦。

甚至他愿意听他再多说一些。

贺长空问:“染成什么样了?”

贺长空还以为沈雁鸣会就新发色的问题跟他长篇大论聊上好久,结果沈雁鸣讲了几句以后,猝不及防就来了句:“回去让你看看,先不聊了哦~”

贺长空:“……”

反复无常又很难猜透的坏小朋友,上一秒亲亲热热跟你说着正常人听到说不定都会脸红的话,下一秒说完先不聊就果断挂了电话。

其实也没什么不对的,大概是弄头发无聊了想找人说说话,可是偏偏他又不太善言辞,让对方觉得更无趣了吧。

贺长空叹了口气,收起电话去他们自己那间训练室。

还是打打游戏吧。

沈雁鸣挂电话是因为碍眼的小基佬走开了,约莫这小基佬走开也是出于感觉到他的排斥。

而且他刚才打过去听到贺长空说在打游戏,本来就觉得影响到贺长空了,恨不得赶紧说完赶紧挂,于是卓敏行一走,沈雁鸣看差不多了就不和贺长空继续聊了。

只是挂了电话以后沈雁鸣看到pudding的脸色变幻莫测的,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便问:“丁丁酱怎么了?”

pudding欲言又止:“你和空酱……”

沈雁鸣起初还没明白pudding这是什么意思,后来一想明白过来,pudding大约是误会了什么。

看pudding好像一脸当真的样子实在搞笑,看着这样的pudding,他甚至连刚才碰见卓敏行的郁结心情也被一扫而空。

沈雁鸣努力憋笑,装作很严肃道:“是兄弟就保守秘密,你知道的,搞基不易……唉,你不会看不起我们吧。”

pudding此刻明显陷入了混乱,话说得也颠三倒四的:“当然不会,就是有点意外,啊,也不算太意外……但是……”

沈雁鸣忍笑忍得脸都快变形了:“但是?”

pudding脸上的表情更难以描述了:“就是……难道空酱竟然是0吗?”

沈雁鸣终于没忍住笑出了声,好不容易缓过来了,又继续瞎诌:“怎么难道我看起来不是那种大猛1吗,我跟你说我很厉害的,那夜我让他……”

pudding大惊失色:“你不要再说了!我不想听基佬分享爱情故事和细节!tony老师,我申请换个位置做我的头发!!!”

沈雁鸣:“哈哈哈哈哈。”

最新小说: 玄尘道途 我有一座无敌城 猎命人 斗罗大陆外传斗罗世界 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 漫步在武侠世界 死亡作业 生存作业 大海贼巴基 万界,无敌圣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