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搞基不易(1 / 2)

你又在乱来[电竞]

pudding很少见这副模样的沈雁鸣, 印象里这小孩整天嘻嘻哈哈没个正形。但pudding也没能想明白是怎么回事,他俩就一直一动不动地坐在这,没什么状况发生, 何况刚刚沈雁鸣还在和另外的玩家谈笑风生, 从版本改动谈到某某选手的操作简直化腐朽为神奇……怎的突然就变了脸?

也不能是因为头发染得难看所以郁闷吧?他们这头上还裹了层层的东西没拆呢, 镜子里就是俩白皮肤印度人,也看不出来染得好不好看。

pudding问了句:“怎么了乱酱?”

沈雁鸣眯眼挤出一个笑:“没有啊。”

他总不能说碰见晦气的恋爱脑小基佬了吧。这时候他们都还不认识,这时候这个叫卓敏行的小基佬也完全没开罪他, 沈雁鸣要是表现出什么拽样说不定立马就被编排成对粉丝态度不好了。

虽然他们是靠技术吃饭, 但沾上这些七七八八的流言也很麻烦。

卓敏行听到pudding的话, 才看清边上那一个是目前在王座圈中风头正盛的乱子哥, 原先是个主播, 传说已经进了tmm了。

他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冲沈雁鸣笑了笑:“你是乱乱子吗?我之前一直有看你的直播, 也很喜欢你……”

又来了又来了,沈雁鸣一阵反胃。他想起来上一世也是这样, 其实他都忘了一开始是在哪遇见的了,总之对方一上来就一顿夸。

当然很多玩家见到他们都会夸几句,光是夸, 曾经的沈雁鸣也不会跟这人成为朋友。

主要是他后来还经常去比赛现场,甚至还去基地……以前ctg那个小破战队又没那么规范,这人天天来送吃送喝的, 看到哪个成员状态不好还会发长私信开解人家,队里很多人都挺喜欢他。

至少这人看上去不是那种招人烦的,甚至没那件事以前,沈雁鸣一直觉得卓敏行简直像贴心小棉袄。本来他是直男一个,虽然对基佬这种生物也没什么看法, 但因为和自己不一样,又没接触过活的基佬,他多少还是有些好奇,认识卓敏行之后,他还一度认为要是基佬都这么温柔,那全世界的男人都去当基佬他也没意见。

结果后面差点没把他搞成恐同。

沈雁鸣很快打断了卓敏行的话:“别别别,喜欢什么的倒是不必了……我老婆会吃醋的哈。”

前半句是真心话,这种人的欣赏沈雁鸣还是挺消受不起的。只是现在人家也没得罪他,何况pudding也在这,他不想搞得太难看,才勉强加了后半句显得火/药味没那么重。

pudding一双桃花眼罕见地瞪得极圆:“你老婆???”

“嗯啊,我有老婆很奇怪吗?”沈雁鸣不想给卓敏行和他搭话的机会,吃力地挪着身子把放在桌上的手机拿过来,翻起了联系人列表。

看出来卓敏行还有一堆话要说的样子,要是他和别人打电话的话,这小基佬应该会识相点爬远点吧?

被他喊过“老婆”的直男朋友不少,不过很多在学校里,这时候肯定没法跟他唠。

沈雁鸣在通讯录里翻翻找找,点开贺长空的聊天框又迟疑了下。

年少无知的时候他也是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喊过他空哥老婆的……

现在好像就这个老婆似乎能接受他的骚扰了。

要不要打电话呢……?还是打吧。回去以后他也想找贺长空说这事的。

贺长空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听他讲这些的人。

于是沈雁鸣对pudding扯了个笑:“你们聊呗,我出来这么久我老婆肯定着急了,我给他打个电话。”说这话的时候仍然是没给卓敏行一个正眼。

pudding:“???”孩子什么时候偷偷早恋的?为什么他不知道?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pudding又瞟了一眼沈雁鸣的手机屏幕,看到沈雁鸣拨电话的对象竟然是贺长空!

pudding引以为傲的面部表情管理能力在此刻终于完全失效,他表情像是正在品尝一道叫青椒炒苍蝇的菜时,看见面前有个人类腐烂成丧尸,随后这个丧尸在他眼前跳起了快手上的土嗨舞蹈。

他的心情复杂得无法形容。

原来孟衍之前说的是真的!!!

这俩人有猫腻!

而且!

贺长空是老婆!

pudding:“Σ(っ°皿°;)っ!!!”

贺长空接到电话时正在训练室。他对吃宵夜这件事兴趣缺缺,一个人回了基地,回去以后也没什么事做,干脆去二队的训练室看了看。

去的时候fish在直播,看见贺长空过来还吓了一跳,毕竟平时贺长空很少到他们这里来。于是他兴奋地在直播间里说了句“kong哥过来了”,于是弹幕起哄着要让kong过来打一盘,fish也不想错过这个机会,跟着说:“kong哥教教我。”

贺长空没推辞,坐到了fish的位置上,现场来了一把圣牧师教学。fish则在旁边当起了解说。其他几个没什么事的队员也凑过来看。

打完一把之后大家意犹未尽,包括fish也是,又嚷嚷着让贺长空再来一把。

刚进了游戏房间,还没选角色,沈雁鸣的电话就进来了。

贺长空的手机是放桌子上的,而fish的直播摄像头开着,直播间的人也能看到弹出来的语音通话提示。

于是大家看到一个头像是一拳超人的人给kong打了电话。

kong给此人的备注是:小朋友。

贺长空把手机划拉过来——不是把电话挂了,而是接了起来。

他接起来以后什么话也还没说,就先听到对方一句撒娇似的“老婆你在干嘛,老婆我好想你”。

声音软软的,顺着电波从听筒传到他耳朵里,让他感觉一阵莫名的痒,像有人拿着羽毛在他心间搔了搔。

当然他没开免提,这句话别人也听不到。

他不知道沈雁鸣突然打电话给他干嘛,又为什么突然这么叫他,之前在网上沈雁鸣是会这么喊,但那也是建立在不知道他是贺长空的前提下。

自从在线下见过面以后,沈雁鸣正常的时候叫他一声哥,闹起来时要么喊妈妈要么用那种奇怪的腔调叫他葛格。

总之是没再喊他“老婆”。

最新小说: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 木叶之争权夺丽 无上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