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寂寞少男(2 / 2)

pudding拍了一下他的头:“小屁孩,叫哥。”

沈雁鸣:“?”怎么你和孟衍就能互相酱来酱去他就不行吗,一个两个都让他叫哥?谁还不是个老二次元了?

“这b力气够大的,推得我肩膀疼,”pudding揉了揉刚才被lan推的地方,对上沈雁鸣带着些关切的眼神,又摆了摆手,“我也真的圣父,看他一个人在那收拾行李觉得怪惨的,想到毕竟还是一起打了这么多年……我算算,认识也有三四年了,真觉得挺唏嘘的……就还是想要不说两句吧。”

沈雁鸣问:“那你说了什么?”

pudding:“我说他现在这样,国内肯定没俱乐部愿意要他了,除非有俱乐部脸都不要了。但他实力是有的,以后改过自新,专心训练,别搞些花里胡哨的,还是能去别的赛区重新做人。”

沈雁鸣震惊得张圆了嘴:“你真就这样说了啊。”

pudding:“对啊,有爪子问题嘛。”

沈雁鸣:“……你确定你没在阴阳他吗?”

pudding无辜摇头:“我实话实说啊,哪个正经俱乐部还敢要他哦。”

“这就是大阴阳师吧,杀人于无形,他现在肯定也知道自己是块没人要的臭狗屎了,你还非提一下,”沈雁鸣竖起拇指,“也是,不过像他这样的,你说他他肯定不觉得你在为他好,他要是能觉得你是在劝他,一开始你发现他那个那个的时候说他,他就该听了。”

pudding:“不管那傻逼了,祝他前程似锦,走花路~”

沈雁鸣:“……”不是,怎么这个布丁哥讲话自带嘲讽buff的?

但是听起来还怪爽的。

估计这人之后只能前程似荆棘,走滑路了吧。

pudding也不想再多为这事消耗脑细胞,他搭上沈雁鸣的肩:“乱酱走,我带你去我们住的地方。”

沈雁鸣到了他们住的小别墅。本来他们说要是有新成员来那都是要搞点欢迎仪式的,虽然已经很久没新成员加入,所谓的欢迎仪式也就是大家找个理由点个烧烤吃吃。

但他们第二天要比赛,为了保持在赛场上的良好状态,这大晚上的就不吃那么油腻了。

于是什么仪式都省了,沈雁鸣收拾收拾,整理完一切之后洗了澡躺床上,也不知道是熬夜熬多导致睡不着还是有些认床,他翻来覆去几个来回之后终于又从床上爬起来。

他坐到桌前,从书包里翻了个本子出来。

本子里夹着上次贺长空给他写的信,他又拿出来看了一遍。

他也想给贺长空写点什么东西,礼尚往来嘛。

不过坐在书桌前老半天也没想出来写什么好,这东西又不像写作文,随便编编就好了。主要还是传达一个心意。

其实他也没什么心意,就是想说句加油。

要比赛了嘛。虽然只是第一轮……不过也不能完全掉以轻心,毕竟临时换了个新队员。

但真就写句加油的话,和人家那占满一页纸的信比起来也太敷衍了点。

沈雁鸣此刻恨自己不是个文青。

思来想去,沈雁鸣最终在纸上摘抄了几句他挺喜欢的歌词。

“带笑逆风去,飞一趟,青春的我未随俗韵。比赛加油妈妈!”

写完他又把“妈妈”划掉,改成了“空哥”。

划掉了又觉得不太好看,重新抄了一遍。

再次抄完他还是不满意自己的狗爬字,感觉很上不了台面。

总之反反复复抄了好几次,浪费了几张纸,他才终于把小纸片折好拿手上,出了房门。

贺长空的房间就在他隔壁,此刻正紧闭着。

应该也没有这么早睡,但是万一睡了呢?

沈雁鸣蹲下去,企图从门缝中是否有漏出光来判断贺长空是不是睡了。

看到一片黑暗,他正犹豫要不要把小纸片塞进去,转念又想万一被当成垃圾扫走了,那他这一晚上不就当纯练字了?要不还是搞个信封?或者明天上场前再给?

他兀自蹲在门前想着实行哪个计划,忽然一片阴影漫过了他。

他抬头一看。

哦,原来贺长空的房间灯暗着是因为他根本不在房间里。

贺长空低头看他:“你在做什么?”

沈雁鸣随口一扯:“……呃,我准备往你房里塞小卡片?”

总不能说自己想塞点不算亲笔信的亲笔信吧。

贺长空不解:“小卡片?”

说起这,沈雁鸣就来劲了,他很老练地解释道:“你住酒店的时候没收到过吗,就那种啊,叫特殊服务的,上面印点美女图片……”

住些廉价点的宾馆时是收到过,但贺长空还是感觉很迷茫,“你给我塞这个……?”

沈雁鸣也不知道背了多少这些小卡片上的台词,嘴一瓢:“不一样的人带给你不一样的激情,寂寞少男等待你的……”

贺长空:“……停。”

最新小说: 玄尘道途 我有一座无敌城 猎命人 斗罗大陆外传斗罗世界 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 漫步在武侠世界 死亡作业 生存作业 大海贼巴基 万界,无敌圣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