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太厉害了(1 / 2)

你又在乱来[电竞]

沈雁鸣怔了一下。他完全没想到贺长空看上去一本正经的居然也是个毛绒绒猫耳控。

不过谁会不喜欢这东西呢——只要不是戴在自己身上, 那都是可可爱爱的。

沈雁鸣也喜欢,喜欢看别人戴。

但自己戴还是算了吧。沈雁鸣自然不可能答应贺长空的要求,他那天在体育场外面会戴上那个耳朵也纯粹是因为不想看到妹子们失望的眼神, 而且戴的时候还是千辛万苦洗脑自己那是狼耳朵, 做好了心理建设, 才戴上去的。

贺长空又不是萌妹,沈雁鸣肯定不听他的。

不过要是贺长空真喜欢猫耳,那也不是没有别的途径欣赏。

沈雁鸣忽然压低声音, 神秘道:“我家里有几本在漫展上买的猫耳美少女画集, 你要是喜欢的话我给你带过来。”

贺长空:“……”

贺长空自问没有什么奇怪的癖好, 也不喜欢看什么猫耳美少女画集, 他刚才那样提, 也就是一瞬间冒出一个无厘头的想法。

那天看到沈雁鸣戴着那东西走上台,耳朵还随着脚步一抖一抖, 当时他就很有伸手去戳戳那双假耳朵的冲动。

不过他也就说说罢了。听到沈雁鸣说什么给他带画集,他又无奈道:“我不看这个。”

沈雁鸣笑嘻嘻道:“不用不好意思啦葛格, 猛男都爱看的好吧。”

“……”也不知道这口音跟哪儿学来的,贺长空无视了这声“葛格”,想澄清一下自己确实对这个传说中的画集并不感兴趣, 但也不知道怎样解释刚才那句戴猫耳的提议,最后他道,“我就是觉得看比赛举横幅什么的太麻烦了, 你要是真想加油,戴那个比较方便。”

沈雁鸣见贺长空还是面不改色,并且说了个如此滴水不漏的理由,觉得自己在这儿逗正经人实在是罪过一桩,于是收起猫耳的话题。

他看向还打开着的游戏界面, 心里开始发痒。

来这里好几天了,他还没碰过电脑,也没碰过游戏。其实刚才进来看到贺长空在玩时沈雁鸣就有点蠢蠢欲动了,只不过当时有正事要讲,他便先把那点念头压了下去。

现在也无事了,本来在聊的话题又戛然而止,他看向游戏界面时就像看久未重逢的异地恋人。

……当然他也不晓得异地恋人再会是个什么感觉。

但游戏是他大老婆,是绝对没错的。

也许是沈雁鸣的目光有些过于灼热了,连贺长空也感觉到了他的热切,于是问:“想玩?”

沈雁鸣点头如捣蒜。

贺长空又问:“不是说下午要坐飞机?订的几点的票?”

沈雁鸣掐指一算:“来得及来得及,我们就玩一盘。”

贺长空抬了抬下巴指向旁边那一台电脑:“开机。”

沈雁鸣颠颠地坐过去了,一边开机一边问:“这电脑是衍哥的吧?他待会来了会不会揍我?”

“你都开了才想到问这个?”贺长空道,“没事,他昨晚三四点才睡,没那么早起来。起来了也不会揍你。”

沈雁鸣也是随口说说。开了机,进了游戏登陆大厅,他又停住了。

贺长空问:“怎么了?”

沈雁鸣愁道:“我没号了,我只有‘我又在乱来’那个号。”

他之前不想玩了,就把自己大号卖了,后来只有这个瞎玩的号,段位低,也排不到厉害点的对手。

以后正式当选手了,俱乐部这边会向王座联赛组委会申请选手专用的账号,可以在职业服专门和旗鼓相当的对手排,但他现在暂时还没有。

贺长空倒没觉得这是个什么问题,过来沈雁鸣这边,俯下身输了一串账号和密码。

登陆成功,界面上显示的用户名为:sajfhkasi2

就是一串乱码。

这串乱码却成功让沈雁鸣受到了冲击:“卧槽,这也是你啊?”

这乱码哥也是王座圈中一名奇人,除了治疗师之外其他三个职业都专精,有段时间常常在高段位局里出没,不少排名还挺高的玩家乃至职业选手碰上他都被虐得苦不堪言。

不过网友们一度以为这是个外国人,因为他从来不在频道里说话,被问了问题也不回答,大家认为肯定是不会讲中文才不讲的。就是比较疑惑此人怎么不去外服待着。

贺长空点头:“嗯,之前想试试玩一下别的职业。”

他用自己的号去排虽然也会玩下别的职业,但毕竟顶着自己的id,每次一去排位就很多人围观他,有时候他感觉不是太方便,干脆弄了个小号。

其实他也不止这个小号,一般他怕麻烦,都是玩一段时间就换一个。

沈雁鸣愣愣道:“其实我用以前那个号排位的时候也被你这个乱码号揍过,你应该没印象了……你玩奶妈真的亏了啊,你这一个人能分饰四角。”

贺长空说:“我喜欢玩治疗。”

也是,就算什么位置都能玩,肯定也有自己的偏好,何况贺长空其他职业虽然也玩得好,但要仔细计算这“好”的程度,肯定是没奶妈那么精的。

最新小说: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 木叶之争权夺丽 无上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