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是队友了(1 / 2)

你又在乱来[电竞]

本来刚拆开信封看到是信的时候, 沈雁鸣还想调侃几句的,看完之后却久久说不出话来。

是什么心情呢?成长在这个高度信息化的时代,沈雁鸣只有在上课被同学偷偷问“中午吃什么”时才会收到手写的纸条。

他还没有收到过这种手写的信。以前人家还说有些女孩告白的时候会写情书, 沈雁鸣却是从没遇到过这种浪漫的桥段, 大概看上他的女孩都比较野, 要么就直接问要不要交往,哪怕含蓄点的也是给他发短信。当然他也没答应过就是了,不然不至于母胎solo这么多年。

也不知道怎么会联想到情书上去, 明明就是一个文艺男青年给他写的正儿八经的信。

沈雁鸣收回纷乱的思绪。

上一次贺长空也写过几句话给他, 不过那时是拍了照过来的, 且其中的言语也不像这次的这样——

一整页纸, 每一句都在将他因迷茫而发皱的情绪抚平。

说不感动是假的。

他没有想到他随便问的一个看起来矫情万分的问题也能得到这么认真的对待。

“冲冲冲!”他把信重新装好, 放到自己的背包夹层里,扬起一个明媚笑容, 可与外头重新转霁的太阳媲美。

也不知道在会客室里坐了多久,才有人过来带沈雁鸣去详谈, 贺长空没跟着去,只在沈雁鸣要走的时候小声交待了几句:“好好聊一下,你也有经验了, 如果对什么条件不满意就好好争取,也不急着签。”

沈雁鸣感觉贺长空就真跟个慈母似的,生怕孩子吃点亏。他亲妈都没管他这些, 就让他自己看着办。

沈雁鸣摆了摆手:“知道了妈妈。”

贺长空:“……好好说话。”

沈雁鸣挤眉弄眼道:“知道了葛格!”

说着就跟工作人员走了。贺长空在原地看着沈雁鸣的背影走远,轻轻摇了摇头。

这个小孩子。

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再坐电梯上去才能到谈事情的办公室。沈雁鸣以前没来过tmm的基地,只在网上的爆料里窥探过一角,现在忍不住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多看了几眼, 豪门俱乐部确实是壕,因为有多个游戏分部,占地面积也够大,整个基地是充满科技感的深色基调,设计得跟个什么太空舱似的,比起他上一世待的小战队那类似网吧的基地好上太多。

沈雁鸣问领着他的那个工作人员:“小姐姐,到时候住是住在后面?”

后面有几栋小别墅,来时沈雁鸣远远看了一眼。

“对,”工作人员笑着说,估计也是看到沈雁鸣是贺长空带过来的,又多说了一句,“kong住的那一栋旁边还有空房,你喜欢的话可以住过去,或者有些选手不喜欢一个人住,也可以找舍友。”

沈雁鸣还挺惊讶的:“二队或者青训队的选手也住这么好?”据他所知,不少非正式成员训练条件都挺一般,更别说住了。俱乐部资源都有限,能把一队搞好,不苛待剩下的队员就很不错了。

“老板有钱嘛。”

那真滴是美汁汁。

然而沈雁鸣还没美上多久,迎面撞上来个人。

大概是一早被叫起来问话,又不是问什么好事情的缘故,宋澜脸色并不好看,冷得像能从他脸上铲下冰碴子。

宋澜应该是听到了沈雁鸣和工作人员的对话,和沈雁鸣擦肩时,宋澜故意嗤笑了一声:“也别以为来了就能飞了,坐几年板凳再说吧,不是当主播运气好秀上几把就能打职业的。”

沈雁鸣:“……”以前真是没想到lan是这么个阴阳怪气的人,之前沈雁鸣也算是lan的操作粉,再加上他对tmm整个队都戴着滤镜,因此对此人也很是欣赏。

旁边的工作人员也听得皱眉:“lan,你注意一点。”

宋澜无所谓地耸肩:“说点实话,爱听不听,这两年我们主队有哪个人被换下去了?新人可以做做出人头地的梦,但别太好高骛远,脚踏实地吧。”

这话看似是在忠告,实际上满是不屑。似乎他就认定了沈雁鸣来也是一直当个替补甚至连替补都当不了的命。

而且从他的话语间也不难看出,他感情生活混乱的事似乎也没有对他造成太大影响,顶多就是挨了批评警告,或者罚点钱,但没有被处分,更没有被禁赛。

和贺长空说的差不多,常规赛第一轮马上就要轮到tmm的场次,除非事情闹大,不然俱乐部肯定不希望节外生枝。

真是把这人得瑟的。

沈雁鸣当然也不是圣人,听了这种话丝毫没点反应。不过最近他也学贱了不少,明明心里也是有点火气的,却故意做出一副听不见宋澜那些话的模样,对工作人员小姐姐咧开一个笑:“那等下姐姐带我去看看别墅嘛,kong那栋还有谁啊?”

没等工作人员应他,他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看向宋澜,笑得很真诚的样子:“lan也在同一栋吧,我住你隔壁怎么样,当对好邻居互相串串门啊……不过感觉lan哥这种时间管理大师不一定经常能回基地住吧,那就很可惜了,我还想和lan哥多多相处交个朋友呢。”

宋澜被噎了一下:“你!”

沈雁鸣在心里翻白眼,脸上仍然笑眯眯,又转向工作人员,似乎是在咨询:“听空哥说我的合同签的直接是正式队员那一份?姐姐跟我说说各种合同有什么区别可以吗?”

最新小说: 大夏文圣 剑神在星际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