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对个暗号(2 / 2)

这样的心情贺长空也能体会一点,一觉醒来一切变回了过去的样子,身旁的人好像还是那些人,但他们没有后来的记忆,有些话说也没法说。看起来好像是有了再来一次的机会,实际操作起来却没有那么简单,能做的事情也始终有限。

而且贺长空和沈雁鸣还不一样。

沈雁鸣是出了那样的意外死掉的,如果真死了也就一了百了了,可是还保留着那一刻的记忆的话,很疼吧。

再加上那时候遇到了那么多事情,果然是被污蔑的……因为这样而没法再打职业,换了个人可能连再相信别人都很难吧。

而且连一个能当树洞的对象都没有,明明经历了很多事,又只能当作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再生活一遍。

好不容易知道有一个和自己一样的人,就激动得像看到主人下班回家的小狗。

真的是,可怜兮兮的。

贺长空揉了揉沈雁鸣的脑袋。

沈雁鸣把头低了下去,声音带上了些鼻音:“……哥,你是不是在我挂了之后才来的。”

贺长空:“嗯。”

“那后来moonlight还在打吗?”

“在。”

“他进世界赛了吗?”

贺长空想了想:“最好的一次随队拿了四强。”

“靠,”沈雁鸣骂了句,“那他和他那小男友呢?分了没?还是好好的?”

贺长空有些没明白:“小男友?”

看到贺长空这反应,沈雁鸣已经懂了,看来他们还是如愿没暴露自己是gay的事,说不定小日子还过得美滋滋的,爱□□业双丰收。

沈雁鸣又问:“那我的事呢,有没有人再提起过?”

“……嗯,”贺长空道,“很多喜欢你的人其实不相信。”

不相信,但也只是一厢情愿的不相信而已。就凭贺长空这句话,沈雁鸣也知道了,他那事就没有什么后续了。

沈雁鸣之前一直让自己别再去想这些事,他人都没了,后来的事怎样了他也无从得知。反正他的人生也重新开始了,他不是不想计较了,是也没必要计较了,总不可能对着这个世界线上什么也没对他做过的这些人搞什么报仇雪恨那一套吧,那不是有病吗?他能想到的最好的解决办法也就是远离小人了。

可是现在他有机会知道之后的事了,他不可能不好奇的。

他也不诅咒别人过得不好了,但他的的确确是幻想过之后那些人能良心发现给他洗白一下,或是有其他人帮他澄清一下这事的。

可是没有。

犯规的人得到更多,他却什么也没有了。

他想如果他当时不是人没了的话,他或许会想办法帮自己平反的,只是一开始就错过了最好的时机。

除了好兄弟作假证之外,还因为想着那个小基佬以前说过,他妈知道他是gay之后自杀过一次,他怕他妈再出意外所以装作自己“改好了”,沈雁鸣到底还是心软,也不想把人家性向抖出来,总想着还能不能找点别的证据为自己辩白。

如果当时他狠一点,也不至于搞成这样了。

或许他是会被这些人恶心到,但他应该还是会在在解决完这一身腥之后再找个战队打他的比赛的,毕竟想挖他的战队也不少。

以前每到转会期都有人接触他,他都是来一个拒绝一个,就是想着ctg对他有知遇之恩,队友们都是并肩作战过来的,他不能打出名堂了就跑。

现在想想,自己真的傻逼一个。

最后到底得到了什么啊?

沈雁鸣抬头:“哥,我要打比赛,我要打爆moonlight狗头,让他别说四强,我想让他连世界赛都进不去。”

气死了,到底凭什么啊。

贺长空倒是有些意外:“这么快就想好了?”

刚才还在那满脸纠结说什么自己丢掉过一次梦想呢……

看来要激发小白狼的狼性果然不能讲些什么伤春悲秋的事。

贺长空难得想逗他一下:“可是……”

原先贺长空叫他来他还各种推辞,现在看贺长空露出反悔的意思,沈雁鸣反而急了:“可是什么?之前不还说要做我专属治疗的?我一口奶都还没喝到,你就说话不算话了吗qoq?”

最新小说: 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 皓月当空 苟在仙界成大佬 玄尘道途 我有一座无敌城 猎命人 斗罗大陆外传斗罗世界 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 漫步在武侠世界 死亡作业